誰說親人死得一個都不剩了就一定要是個小可憐?

誰說恐龍就一定會求愛若渴?

想欺負我的,我就讓他看看女人到底有多小心眼! 

────────────────────────────────── 

一位年紀看起來17歲的胖女孩,以快要趴到桌上的姿態,神情認真的握著一隻黑色粗體油性簽字筆在一張白色A4紙上塗塗寫寫,半晌寫完,把筆蓋闔上隨意扔進抽屜裡,拎起桌上的紙來仔細端詳,從頭看完後滿意的點了點頭。

 

〝啪!〞忽然一隻纖白手掌狠狠的拍在桌上,發出好大一聲聲響,嚇得胖女孩打了個顫,皺眉將視線從紙上移開,往手的主人看去,在看清來人後,心情迅速直線下降。 

纖白手掌的主人是一位五官姣好、身材火辣的美女,燙了一頭大波浪捲的長髮讓她整個人顯得更為美艷,臉上畫著不至於濃厚但也不薄的妝,也許是因為化妝的關係,年紀看起來比胖女孩大了2、3歲,此時正氣勢洶洶的瞪著胖女孩,整體氣質破壞殆盡。 

「白芊環你到底還不還錢?雖然妳人肥臉肉多,但妳臉皮怎麼就厚成這麼個前無古人呢?」塗抹大紅色口紅的〝血口〞一張一闔,生生破壞了她原本不錯的底子,俗不可耐。

 

「林燕妳少血口噴人,我什麼時候欠妳錢了?」胖女孩,也就是白芊環雖然沒有像來人這般破口大罵,維持著正常說話的音量卻也氣勢不低的堵了回去。 

火辣美女──林燕聞言氣極,原本拍在桌上的手抬起指著白芊環:「哼!妳還敢不敢再無賴一點,妳是沒直接欠我錢,但妳欠承翰的錢不要跟我說妳已經忘記了,承翰現在是我男朋友,他人好不好意思找妳討,我這個做女朋友的可辦不到,別以為你們分手了欠債就可以跟著一筆勾銷!」

 

「妳到底要我說幾次,我根本沒跟王承翰借過錢!」真是……到底無賴的是誰啊!

 

「妳是沒跟他借過錢,但承翰之前幫妳付的那些吃的喝的錢,帶妳出去玩的包括油錢那些,還有那些包包衣服娃娃什麼的零零碎碎的錢,加一加零頭就不要算了,算整數最少也有30幾萬,現在只要妳還30萬而已妳也好意思裝蒜?真不曉得承翰之前是怎麼被妳賴上的,我就說他人太好,現在有我把關就不一樣了,總之妳休想賴掉這筆錢!」林燕繼續氣勢洶洶的叨叨碎碎,大有妳不還錢就絕不善罷甘休之意,搞得白芊環肝火直往上飆。

 

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男人跟這麼不講裡的女人呢?!

 

王承翰是她的前男友,兩人在上個月就因為王承翰移情別戀林燕而分手,原本她就對王承翰沒多少感覺,兩人會交往也是王承翰主動來追求她的,本著交往看看的念頭,還有一點為啥長相、家世皆優的王承翰會來追她的好奇心,她跟他不鹹不淡的交往了三個月。

 

期間兩人也有約過幾次會,看看電影、吃個飯什麼的,他也送過她幾件禮物,不外乎是一些衣服、包包、首飾、娃娃等女生普遍最常收到的東西,家世不錯的王承翰送的雖然不是名牌,但也不會是一些便宜的地攤貨,即使東西不算便宜,她也沒被這堆禮物給砸出什麼好感,因為那時兩人是男女朋友,白芊環並沒有多想就收了。

 

兩人分手時她也沒像一般女生那樣來個失戀情傷什麼的,她反而還在心裡暗讚王承翰沒有東拉西扯一堆理由,而是直接甩句〝我喜歡林燕,我們分手吧〞,雖然還是好奇王承翰當初到底為啥追她,她仍然很平靜的就接受他分手的提議,誰知道後來會拉扯出討債問題,現在她恨不得把那堆東西全部往他們臉上砸還給他們。

 

喵的!交往期間送給女朋友的東西分手後要折現討還,不僅如此,還不是自己正大光明來討,而是讓現任女友來討要,別說王承翰家世跟長相都不錯,好歹也算得上多金帥哥,就算是普通男生也做不出這樣無恥的事來吧?他王承翰到底還要不要臉皮了?

 

白芊環深呼吸再深呼吸,幾次循環後才一臉平靜的開口說道:「首先,妳要搞清楚,當初我跟王承翰交往不是我提出的,是他自己主動來追我,他要分手我也沒多糾纏什麼,我從頭到尾都沒賴過他,至於妳說他送我的那些東西我也不希罕,東西我明天會全部拿來,妳要就通通拿去,給妳30萬這個沒道理的要求我是不可能會答應的。」

 

說起來林燕也真是個瘋婆娘,難到美女都是這樣注重臉蛋不重氣質的嗎?她就不信哪天她跟王承翰分手了會把他送的東西全數歸還給他,更不要說折現了!

 

白芊環想著退一步海闊天空,誰曉得林燕還是依然蠻不講理,一副沒得商量又理直氣壯的模樣說道:「東西都被妳用過了誰還要啊!我不管,總之妳就是得還錢,最多讓妳寫欠條分期付款。」

 

白芊環怒極反笑,說道:「呵呵,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人,喂!請教妳個問題,這錢是王承翰讓妳來要的嗎?」

 

林燕高傲的撇嘴回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我是他女朋友,我說的就代表他說的,哼!」

 

「到底是還不是!」白芊環瞪眼氣勢一勝。 

不知為何,原本氣燄囂張的林燕在白芊環的怒視之下竟然有點發虛,隨即反應過來自己居然有點畏懼,很不甘心的腦羞成怒,大聲吼道:「是承翰的意思沒錯!所以妳這不要臉的賤女人趕快把錢還來!否則我要妳以後在藍霖沒臉做人!」 

白芊環不屑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目光鄙夷:「呵呵……哼,好,既然是王承翰本人的意思,這30萬我會給他,不過我要他本人直接來拿,別在那邊當婊子還想立牌坊,至於東西,我也不屑留著,我明天一樣會拿來,妳要就拿去,不要就扔掉!」

 

「願意還30萬就好,但錢妳就不用想要承翰來直接跟妳拿,誰知到來了會不會又被妳賴上,況且,就憑妳還不夠格讓承翰親自來找妳,那些東西的話,妳這又醜又胖的醜女用過的東西誰敢要啊?東西就當我們承翰施捨給妳了。」達到此行目的的林燕語畢無視周圍一群看熱鬧的人群,高傲的甩頭轉身離去。

 

林燕離開後,圍著看好戲的人們見沒戲好看了,三三兩兩的散場,其中坐在附近的兩個女生起身一左一右的朝白芊環靠了過來。

 

「去!跩什麼跩啊!」右手邊的女生──黃玉珊滿臉不爽的瞪視林燕漸行漸遠的背影。

 

「芊芊妳還好吧?」左手邊的女孩──溫倩穎聲音細細柔柔的詢問,這可不是她被林燕給嚇著了,而是天生講話如此。

 

「沒事,剛才就像是一個瘋婆娘在叫,我哪有可能會有事,我反倒是比較擔心妳們會忍不住跟她吵,幸好妳們沒有。」白芊環皺著眉看著剛剛忘記先放下的紙張,也許應該用紙團來形容會比較貼切,原本平整的紙張顯然被她一個激動給捏成團了……

 

「唉~怎麼就這麼憋屈咧!老娘不爽啊~」黃玉珊煩躁的扯著短髮,很不甘心的嚷嚷,要她一個大剌剌個性的人像縮頭烏龜般隱忍,簡直就像要她命一樣痛苦,要不是白芊環事先又是威脅又是軟言的告誡,她剛剛絕不可能忍氣吞聲的! 

溫倩穎也是擰眉抿嘴:「可是……芊芊這樣好嗎?妳不就真的得給他們30萬了……」

 

一句話就像點燃了瓦斯桶,黃玉珊馬上爆炸:「我呸!芊芊我可是先跟妳說了,他們要是再敢來要什麼狗屁30萬,老娘就左右開弓用巴掌賞他們30萬!」

 

「別激動別激動,關於這30萬我有我的考量,就當是買個清靜好了,否則他們天天這樣吵,總有天我會被他們吵得精神衰弱,最好他們拿了30萬就走,以後我見他們就繞道閃,還我一個清靜。」白芊環試圖將紙團在桌上攤開用手掌壓平,可怎麼壓它還是皺巴巴的,只好沮喪的嘆了口氣,從抽屜裡重新拿出一張A4白紙和剛剛被她收進去的簽字筆,打算重寫一張。

 

黃玉珊聞言停住虐待自己頭髮的手,沒好氣的伸手用食指戳著白芊環的腦袋,邊戳邊說道:「妳怎麼就這麼傻呢?那是30萬不是30塊啊!妳當是路邊就能撿到還是天上會掉錢砸妳嗎?」

 

黃玉珊越戳越使勁,恨不得把白芊環給戳得開竅,最好能直接戳得她去反擊那對狗男女,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一昧忍讓,都快忍成忍者龜了。

 

「珊珊說的對啊,30萬……芊芊妳要怎麼湊啊……」溫倩穎努力的在腦中組織措詞,就怕說錯話傷到白芊環。

 

白芊環父母雙亡,父母還在世時也是家境普通,賺的錢只能夠維持正常生活,過世後並未留下一星半點兒的財產,她現在名下唯一的財產是一棟樓房,是祖父打拼來的,祖父走的比父親晚,過世後遺囑指名要將這棟樓房轉到白芊環的名下。 

還在就學階段的白芊環可以說除了這棟樓房就什麼都沒有,怎麼會有30萬這筆巨款給王承翰那對狗男女訛詐? 

沒錯!就是訛詐!

 

在黃玉珊和溫倩穎看來,林燕的要求簡直就是無理到了極點,張口就是30萬,怎麼不去做強盜搶啊!

 

「慢慢湊唄。」相較於黃玉珊的忿忿不平和溫倩穎的憂心忡忡,一派平靜之色的白芊環心態道是很輕鬆,都說人至賤天下無敵,林燕兩人要這麼沒臉沒皮她還能怎樣? 

人家要錢有錢、要勢有勢,撇開王承翰不說,林燕可是她們就讀的這所藍霖高校的董事會會長的女兒,王承翰的老爸也不是好相與的角色,雖然從商,但在政界頗有人脈,黑白兩道都還算吃得開。 

反觀她這個沒錢沒姿色沒靠山的小孤女,真要跟他們槓上,吃虧的終究是她,搞不好還會殃及池魚,傷害到黃玉珊跟溫倩穎。 

胖子走到哪都是遭人白眼的,所以她很珍惜這兩位真心對待她的死黨,絕不願意她們受到傷害,哪怕只是在學校遭人排擠,她都不想。 

「慢慢湊……30萬妳得湊多久啊?況且,妳要怎麼湊?」黃玉珊沒好氣的白了白芊環一眼。 

真是的,沒看見她跟小穎有多擔心嗎?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啊! 

白芊環將好不容易重新寫好的紙張拿起來現寶般的揮了揮,說道:「鏘鏘~這樣湊囉!」 

黃玉珊伸手抓住紙張,白芊環順從的鬆開手,笑咪咪的看著黃玉珊和好奇湊上去一同觀看的溫倩穎。

 

黃玉珊撇了幾眼後挑眉說道:「租屋?妳要把妳那棟樓房出租?」

 

白芊環回道:「不是直接整棟出租,有好幾間房呢!我打算一間房一間房分租。」 

「這倒也是個好方法,雖然只有兩層,但勝在寬敞,以前我老覺得妳家格局怪詭異的,寬得不像話,卻拿來蓋普通住宅還只蓋兩層,房間是挺寬沒錯,但也太多間了,現在看來,拿來出租正好啊!」黃玉珊搓著下巴思考,越想越覺得這主意特好,不禁連連點頭。 

「沒辦法,那我爺爺自己設計的,大概我爺爺是想蓋來整個家族住吧。」白芊環聳肩猜測。

 

溫倩穎也替白芊環解決溫飽問題感到開心,方才的緊張之色稍緩,但馬上又皺起眉頭:「可……真的要給林燕他們30萬嗎?」

 

就算房間順利出租,靠收租金30萬也是一筆很難湊足的巨額啊!更何況還得吃、用。 

白芊環攤了攤手,一臉沒啥大不了的回道:「船到橋頭自然直囉,不管有沒有錢,先打發那個瘋婆娘最重要。」 

「妳這脾氣……真的會氣死我……」黃玉珊按了按額頭隱隱冒出的很不淑女的青筋,雖然替好友感到不值,卻拿這個性子不急不躁的死黨沒辦法,別以為白芊環性子溫吞,其實三人中最固執的就是她了。

 

白芊環分別拍了拍兩位死黨的肩膀安撫道:「好啦~別氣了,大不了咱們今晚上獵殺砍他們個十次八次洩憤,反正又認不出我們是誰。」 

〝獵殺〞是一款上市近三年的虛擬實境線上遊戲,遊戲背景是現世、主打戰爭,玩家可以直接使用官方接駁器在睡眠期間連接腦波遊玩,雖然人物只有幾款固定的臉型、眉、眼、鼻、嘴等五官跟身形、髮型、髮色供玩家拼湊選擇,但那種親身體驗感帶給玩家難以言喻的遊戲魅力,一上市就深深吸引了大多數玩家蜂擁而至。 

白芊環三人正是鑽了〝人物不真實〞的空子,在遊戲中使勁給林燕和王承翰下絆子,三天兩頭逮到機會就找碴,今晚王承翰在遊戲中創立的公會──繁華要打歷時兩小時的怪物攻城戰,這正是她們去搞破壞的好時機!

 

黃玉珊眼睛一亮,首先贊同:「正合我意,這回玩大點吧,反正我打算換遊戲玩了。」 

溫倩穎愣了愣,問道:「妳是說千幻嗎?」 

黃玉珊一臉興致勃勃,對著兩人說道:「沒錯,就是千幻,我看過它的官網介紹了,雖然目前揭露的訊息很少,但光是風景就已經足夠吸引人了,不管是人物還是遊戲觀感的真實度都很高,內容也很多樣靈活,正好我也玩膩獵殺了。」 

白芊環點了點頭:「嗯,我也有打算換玩千幻。」

 

「啊,那我也換吧。」兩個死黨都要換遊戲玩,溫倩穎想都沒想就打算跟進,原本以她的個性跟喜好來說就不適合玩獵殺,之前礙於只有獵殺一款虛擬實境遊戲可玩,現在多了個千幻即將上市,除了遊戲玩法比獵殺多樣化,從各個方面來說都比較符合她的喜好。

 

黃玉珊在兩人都表示贊同之後,心情愉悅的笑道:「我就知道妳們也會想玩,我幫妳們一人定了個遊戲艙,不要推辭,請我吃飯就好,哈哈~」

 

三人中家境最好的就是黃玉珊了,而且,黃玉珊的父親是這款遊戲的贊助商之一,對遊戲艙有比較優先的購買權跟優惠價格,她就理所當然的買了三個,有好東西怎可以漏掉死黨呢! 

了解黃玉珊性格的白芊環跟溫倩穎相視微笑,知道她們如果拒絕黃玉珊單純的好意會讓她彆扭難過,兩人也沒打算要推辭,默默的將這份溫馨放在心上。

 

「王承翰他們也有打算要去千幻玩吧,所以才腦抽的去佔領主城,估記是打算來個轟轟烈烈名垂不朽之類的。」黃玉珊鄙夷的撇了撇嘴。 

「肯定是!」溫倩穎也覺得正是如此。 

白芊環賊賊的笑道:「嘿嘿~那我們就給他們個轟轟烈成全他們,只不過這名嘛~得改成臭名囉~」 

黃玉珊樂得拍手叫好:「哈哈!對對!給他們來個遺臭萬年。」

 

「嘻嘻。」溫倩穎也是被想像給樂得不行。

  

於是就在這三個小女生的策亂之下,今晚獵殺倍受矚目的繁華公會守城戰揭開了序幕,為時兩小時,分前中後三波怪物潮攻城,怪物強度由弱至強,第一波怪物數量多但沒有BOSS只有三隻小王,第二波怪物依然多,不僅有精英怪物和數隻小王,還有一隻BOSS參與,第三波是最難的,怪物光是精英就佔了一半,小王多不勝數,BOSS地上一隻、空中一隻。 

城戰期間若是被攻破市政廳或者整個城市損壞度超過80%就宣告失敗,而白芊環三人正是瞄準了〝損壞度〞。 

三人賣掉身上所有裝備,留幾件加速度的裝備穿,趁著繁華全體成員都在城市邊際防守怪潮之際,開始──滿城埋炸彈! 

三人把全數家當都拿去換炸彈了,全是那種設置了隱藏紅外線、有怪接近就炸的那種,三人估計,以主城的攻城怪物強度來說,最後肯定是滿城的怪物亂竄,繁華要守下來本來就很懸,現在被這三個小女生一搞,第一、二波的漏網之魚就這麼晃啊竄的,伴隨著轟隆隆聲,有好幾棟建築物就這麼直接被炸塌了,沒等第三波怪物攻城,城市損壞度就破了80%,華麗麗的慘敗! 

「這是怎麼回事?」還搞不大清楚狀況的王承翰在接收到系統訊息之後,震驚的在公會頻道詢問著留守在市政廳防守的成員,他不相信就憑那些來不及打而放進去的怪物就能把城市毀損超過80%。 

他不是不曉得有漏網之魚,而是盤算著反正也沒很多隻,與其去追打,還不如在邊境擋怪,再把市政廳防好,可就憑這幾隻小魚小蝦,居然讓他敗了?!怎麼可能?! 

「會長……我們也不知道啊,你吩咐我們都不能離開市政廳的防守範圍,我們就一直都在這,可我們遇到的怪根本沒幾隻,而且都還蠻弱的啊。」一名顧守在市政廳的會員一頭霧水的說道。 

「我們也知道沒幾隻,還都不強,但為什麼城市毀損度會超過80%?!」林燕站在王承翰身邊,很是不解。 

全繁華上到會長副會長,下到普通見習成員都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看著刷滿整個世界頻的不屑、嘲笑、譏諷、幸災樂禍的話,繁華全體成員個個委屈得莫名其妙,一下子從無限風光摔落谷底。 

正當王承翰一臉鐵青,打算把世界頻關掉來個眼不見為淨之際,一個ID叫做〝浮萍〞的人買了全頻公告連刷了三次:「為慶祝繁華即將拿下主城,特以紅外線觸爆式炸彈代替煙花為繁華在怪物攻城戰中加油打氣,期望有達到助興效果,恭喜恭喜。」 

「……」一陣死寂般的沉默在公告刷頻之後漫開半晌,然後世界頻道就整個炸鍋了!除了繁華的公會頻道依然寂靜…… 

王承翰緊握雙拳,渾身氣得發抖,打開世界頻道仰天嘶吼:「浮萍……又是妳!TNND我們誓不兩立──」 

王承翰鐵了心要報仇,可確不知道隨著三個小女孩下線刪號之後,他再也沒機會找到〝浮萍〞報仇了。

 

王承翰憤怒的嘶吼聲漂蕩在破敗的主城,彷彿在預告隨著千幻的新生,將帶來獵殺的衰落。

, , ,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