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個世界,引誘所有人踏足探險

究竟是原來的荒蕪世界艱辛

還是這個看似充滿生機的世界危險

 

──────────────────────────────────

 

西元2263年,木有迎來末世、木有T病毒製造殭屍、外星人木有入侵、隕石也懶得砸爆地球。雖然上述的每一項都沒有,但卻不代表這個世界是太平盛世。

 

在西元2021年,也許是破壞易挽救難,比專家所預期的還快,地球第六次物種大滅絕爆發了,全球約有71%物種消失,以鳥類、蝴蝶、土生植物佔主要比例,其中鳥類就佔了24%,蝴蝶除了極稀有的生態保護區以外可謂絕跡,原本生活在南北極區域的動物(例如企鵝、北極熊等)全數移居到復育區內監控保護。

接著全球各地氣溫越來越高,日夜溫差明顯變大,沙漠地帶以赤道為中心點往南北拓展越來越廣,甚至出現了全球性的〝大旱荒期〞,又被稱為〝食荒期〞,除了10根手指頭數得盡的區域以外,其它各地7~9月完全不降雨。 

人類終於明白科技並不能取代一切,可惜為時已晚,大旱荒期可以說是全人類最艱辛的時期,不僅要應付食荒,還有可能得煩惱更麻煩的,因為這時期很容易引發獸潮(分陸、空兩種)以及蟲災。 

人類還是一樣媲美螞蟻多,但的生存地卻越來越少,南北極海冰溶解消退,面積縮減為2011年的10分之1,海平面上升導致陸地減少,無數島嶼沉沒、大陸面積縮減。

現今全球被劃分為幾個大類,海洋區、淡水區、陸地區、荒無區。陸地區又分可居地(有些可居地是無法農耕的)、農耕養殖區、渡假觀光地、生態保護禁區,以及復原區(原本為荒無區,在經過時間和人力的努力之後逐漸恢復的區域)。

荒無區分三大類,一是獸潮佔領,二是沙漠區,三是分別為M國和C國在國內其中獸潮災情嚴重的區域,實施了焦土政策投放原子,因輻射不能居住最為嚴重的是J國一個大區,其原因是核場爆炸。 

淡水區跟過去沒有分別,依舊是河、池、泉、井、湖泊等。

海洋區面積最大,而且隨著氣候變化越來越廣,已經成為了所有人的心病之一,因為再這樣下去,搞不好有一天人類會失去陸地。 

人類在這個世界汲汲營營的求生存,可以兼顧睡眠的玩樂──全息網游成了所有人排解壓力、休閒消遣的娛樂,於是即將開啟的〝千幻〞打著前所未有的高真實感和生態自然的景色造成了空前的火爆!

 

 

星期六,千幻開啟的第一天。

 

看著跟黃玉珊幫她訂購的遊戲艙一同運送過來的另外8個遊戲艙,她才知道原來新的全息遊戲──千幻,其魅力連帥哥都無法擋,要知道首批遊戲艙各國只有600個啊!放到廣大的遊戲玩家中,這數量就像是大海中的那麼一顆沙粒,扔下去都不帶噗通聲的。

 

「原來芊環也打算玩千幻啊。」蔚景榆用一種心照不宣的眼神看了白芊環一眼後,就興沖沖的跟著其他人一起把遊戲艙搬回自己房間,她的遊戲艙當然是運送公司的人搬,她可搬不動,也不敢讓帥哥幫她搬。

 

8位房客在簽定租約當天就同一時間入住,傢俱也是在當天就搬了進來,蔚景榆住在她的隔壁房,童曦軒和東桓佔據了一樓另外兩間房,其他人則是住在二樓。

 

8人住進來之後,白芊環發現8人都不愛吃外食,而是輪流買菜回來開灶,更意外的是,負責煮飯的居然是程泊懷?!這發現太令人震驚了! 

她推辭了黃玉珊每天包攬的聚餐,有幸每天跟著8人分享晚餐,因為在8人搬進來整理完畢的隔天晚上,她一回家走進門就被童曦軒叫到飯廳,然後就看見飯桌上擺著6菜1湯,程泊懷正在幫眾人盛飯,包括她的那一碗……

 

她實在沒有勇氣拒絕那面癱,人家都降貴紆尊的煮好飯菜給妳享用了,妳敢說妳吃飽了嗎?敢嗎?所以那天晚上她吃得很撐……但飯菜很美味,撐得很值…… 

黃玉珊跟溫倩穎知道她家裡有位負責煮飯的房客之後,也沒堅持要包攬她的晚餐,但兩人還是輪流負責她的早餐跟午餐,雖然她表示房子已經全都分租完了,也收到8份押金,不會再這麼經濟拮据,兩人還是固執的要包攬到她收到第一個月的租金為止。 

唉,有朋如此,人生何求呢?她真的很感激也很慶幸能認識這兩位死黨。

遊戲艙已經妥當的安放在房間裡了,一樓的帥哥們似乎也是,他們剛搬進去沒多少傢俱,房間那麼大,區區一個遊戲艙搬進去隨便往哪擱都行,除了二樓的費勁了點,主要是怕不小心磕著碰著,便等待一樓的放好之後幫忙他們搬運上去,一個個放好之後都下樓聚集到大廳裡,人人手上還拿著本附贈的小手冊,白芊環想了想,反正也沒事做,拿著一樣的小手冊跟著一起聚到大廳。

 

沒辦法,遊戲要晚上7點才開呢,不能馬上玩,乾脆聚聚討論其它的。

 

「芊環遊戲艙會安裝吧?」蔚景榆看著坐到大廳來的白芊環,親切的問道。 

經過幾天的相處,白芊環對於這幾位帥哥的光環已經頗能適應,那8位除了沒跟她說過話的程泊懷,和一開口就會遭受多方打擊的邵殷然外,她跟每個人都能很自然的交談,她本來就是位神經粗的主,沒個幾天就很適應很淡定了。 

「嗯,剛才運送的人員順便幫我安裝好了,也有跟我說一些注意事項。」

 

「那就好,妳看過小手冊了沒?上面有稍微提到一些遊戲內容。」蔚景榆指了指她手上的小本子,一提到手冊便把大家的注意力也轉移了過來。

 

白芊環拿到手冊之後還沒來得及翻看就跑來大廳湊熱鬧了,正想翻看其他人就開始討論起來,她思考了下,覺得與其花時間看,還不如聽這幾人講來得省力、鮮活多了。

 

「這小本子上就只寫了每位玩家一天最多只能上線現實時間12小時,12小時後會自動斷線,還有什麼遊戲內有四季、天氣變化、生態自然、地型多樣,冷兵器魔法時代,杜絕一切熱武,遊戲自由性高,人物依照現實面貌只能作上或下10%調整,身高體型年齡可自由調整但差異過大會扣角色數值,每人限定創立一個角色後綁定,依然有種族、職業、等級、人物數值、職業技能、生活技能、裝備、物品與怪物稀有度、怪物等級、任務、副本,再加了句NPC全部都具有思考能力的智能,當然智能有高有低,與人類沒啥分別,遊戲中也有許多具有智能的非人型生物,只有這些根本等同什麼都沒寫嘛。」邵殷然翻著本子,神情不屑說完合上不夠,還彈了手冊一下。

 

只有這些?官網和論壇迄今為止也不過放了兩個3分鐘左右的宣傳短片,除此之外很光棍的放了句「前所未有的真實感,等待玩家自由探索」然後就沒了,不管玩家怎麼激怎麼罵,用求的用威脅的都沒用,全都被一蓋無視掉。

 

相比之下,這本手冊上的消息已經很詳盡了好不好。

 

蔚景榆小手冊翻到一半,聞言乾脆闔上說道:「把你知道的說一下吧。」

 

與此同時,白芊環面前落下一個馬克杯,裡面是冒著絲絲白煙和奶香的熱奶茶,她看著一一在其他人面前擺上冰紅茶的東桓,道謝之後汗了……

 

他是什麼時候跑去泡的?家裡雖然大但廚房不會離大廳很遠,而且她的這杯熱奶茶還是用冰箱裡的鮮奶加熱沖紅茶泡的,這動靜她居然沒發現,這個人……存在感很薄弱啊……

 

「燄你知道的比這更多啊?」童曦軒喝著紅茶問道。

 

「廢話,我知道的可多了。」能力受到質疑,邵殷然很不爽。

 

白芊環好奇的盯著他,她在跟眾人為數不多的聊天之中得知這幾人原先就是一個團隊的,平時大家都習慣互稱代號,邵殷然的代號是燄翼,團隊中專搞情報的,幾人會在這兒是因為前個任務太困難,他們花了很長的時間完成之後,疲憊感讓他們很想好好休息。 

她曾好奇的問過蔚景榆是什麼任務,他只是微笑顧左右而言他,她也很識趣的沒有多問,人總是有私人隱私的嘛,更何況大家又沒很熟,她也只是純粹好奇罷了。

 

對於他們是同個團隊的事情,她也沒覺得很意外,她在蔚景榆告知她還有另外7名同伴的時候就稍微猜到了,在這個生存越發艱難的年代裡,很多國家都設立了合法的傭兵機構,為了改善生活,大量人口專職或兼差的做傭兵解任務,各國最少也有50%以上的青壯年男性是傭兵,就連女性傭兵也不算太少。

 

不過要當傭兵也是有限制的,一定要完成規定的17年教育(小學6年、中學3年、高校3年、大學4年、戰區實習1年)後才能申請當傭兵。

對於家裡面住了8名傭兵,白芊環覺得蠻有安全感的,因為她居住的地方比較靠郊外,雖然城市與郊區之間設有各種防禦設備,這個城市蟲災跟獸潮爆發的時候規模也都很小,未曾衝擊到她住的區域來,但是一想到家裡有8個戰力,人又好好相處,長相很能治癒眼睛,飯菜好吃……

「咳咳。」

 

呃?

 

「喂!芊環妳太不給面子了吧,居然走神。」白芊環一回神就聽到邵殷然在不滿的喳呼,看過去就看見這位大爺臉很黑。

 

「啊,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長期都只有她一個人住,所以她有時常走神陷入自己思緒的習性。

 

「我這次一定專心,真的!」白芊環努力把表情維持嚴肅。

 

翟皓蒼白了邵殷然一眼,說道:「算了吧你,誰叫你剛剛都在講廢話,能怪別人不捧場嗎,像我剛就根本沒在聽。」

 

「嗯,我也沒有。」童曦軒講的很理直氣壯,表情那叫一個理所當然。

 

邵殷然還沒來得及對翟皓蒼發作就又給噎得臉更黑,把嘴一閉,他大爺不爽說了,想要情報?哼!自個兒去慢慢玩吧!

 

 

早早吃過晚餐,白芊環準時在7點躺進遊戲艙等待遊戲開啟,遊戲艙這東西是千幻首開先河的產物,在這之前的全息遊戲都是遊戲頭盔,高級一點的有遊戲床、遊戲椅,其實不過就是床或椅加上連結腦波的遊戲裝置罷了。 

 

而遊戲艙──自由調整坐或躺的弧度,還有附帶定時微電流按摩、身體狀態及精神狀態掃描、手機及網路連結功能、外界呼喚、定時提醒功能,值得一提的是,遊戲艙還有紅外線掃瞄監控周圍環境警戒功能,有任何活物接近玩家3米內都能在遊戲中接獲提醒,並且同時闔上B3級強化玻璃防護和倉內空氣循環系統,安全系數在這個比之過去危險得多的大環境中高了許多。

 

有些玩家在論壇留言,遊戲艙功能這麼多,為什麼沒有傳說中的營養液功能?遊戲公司的回答讓她覺得非常贊成的同時也笑噴了──營養液不是神水。

 

沒錯啊!不管再怎樣好的營養液也不能讓人類完全不吃不喝不動吧?就算身體不退化,體力也肯定會虛弱的,再者,人不能這麼頹廢呀,就算能靠遊戲賺錢,遊戲也還是遊戲,不會狗血的變成真實的世界還是某某異界,縱然人類有無數玄奇幻想,現實是無比骨感的……

 

遊戲公司後來又補充說明,他們不打算推出營養液,因為這東西可能會令玩家產生依賴性變懶,是不良的誘因,而且還把遊戲時間限制為現實時間12小時。

 

〝叮~〞隨著一陣成功登入的悅耳音樂,一道女性聲音在耳邊響起:「親愛的玩家AC021206您好,現在為您進行掃描及基因綁定,成功之後此遊戲艙將不接受您以外的玩家使用,請您靜待60秒。」

 

白芊環發現女音說的那串數字就是標示在遊戲艙上的編號,A是首批C是國家,號碼則是代表第幾號生產,萬這個數字看似很多,但這是供給全世界的產量,這數字就顯得微乎其微。

 

「已掃描綁定完畢,感謝您的耐心等待,由於您是首梯玩家,系統隨機發放一份禮物,請您在離開新手村之後注意您的個人包裹,接下來將協助您創立遊戲角色。」60秒稍縱即逝,耳邊又響起剛才的女音,這讓她有點悶,現在的全息網游都是有聲有色的畫面登場,然後開始創角色、挑職業、選種族啥的,怎麼這就一直都是語音啊?

 

白芊環才在心裡抱怨沒多久,眼前的黑暗世界就開始轉變了,先是一點亮光開始擴大、出現一小塊土壤,然後一顆小草扎根成長,土地慢慢擴張,藍天白雲、草地、花叢、樹木、小河蜿蜒、清風和煦……一個從無到有的綠色世界展現在她的眼前。

 

心中浮現莫名的感動,她吃驚的感受微風拂在身上的真實感,一花一草都是那麼的真實……

 

白芊環感嘆了,千幻的標語不是呼嚨而已,果然不愧為〝最真實〞的全息網游。

 

才剛欣賞這個乾淨清新的世界沒多久,白芊環就發現自己被轉移到一個希臘風格的大殿裡,眼前出現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自己,要不是那真實的立體感,她還以為照到鏡子了。

 

甫一出現,那個長得跟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就開口了:「白芊環玩家您好,我將協助您完成角色創立。」

 

疑?聲音是剛剛一直聽到的那個女音。

 

白芊環嘴角有點抽搐,這種創立方式也太奇怪了,這不是存心讓人不自在嗎?

 

「首先請您調整身高、年齡和體型、膚色,提醒您,調整幅度過大將會扣減您的遊戲人物數值。」

 

白芊環探試性的問:「在還沒確認之前可以變更吧?」

 

臉上掛著微笑,〝偽〞白芊環回答:「是的,在還沒確認之前,您可以自由進行修改調整。」

 

「嗯,這樣就不怕了。」既然可以在確認前修改變更,她開始肆無忌憚修修改改,不得不說,把自己變老變幼、搓圓捏扁、抽高拉瘦這種體驗挺新鮮的,玩了大概將近10幾分鐘才意猶未盡的開始認真調整了起來。

 

她想了想,決定還是不要變更太多,遊戲嘛~為了美而被扣人物數值她覺得挺不值得的,況且也不見得能調漂亮多少,本質還是自己的模樣,她對自己的底子如何很有自覺的。

 

最後她將自己的身高從原本的162公分抽高到165公分,身材調整得瘦些、腰纖細些,臉型稍做削尖得沒那麼圓潤,膚色她沒有變更,她皮膚本來就水嫩白皙,不需要變更。至於年齡,她沒有興趣裝嫩,也不想裝成熟,所以她選擇沒有變更。

 

白芊環圍著〝她〞看了看,終於定案:「確認。」

 

一陣亮光從〝她〞腳下開始閃到頭頂,白光閃過之後,白芊環發現〝她〞的模樣比剛剛她調整完的樣子自然許多,整體看起來天生就是模樣如此,爾後〝她〞開口說道:「遊戲人物身高、體型、年齡、膚色已調整完畢,調整弧度在系統許可的範圍以內,接下來請您選擇將容貌上調或下調10%。」

 

白芊環躊躇的問道:「唔……我想先請問,此項選擇會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她〞微笑答道:「此項調整將不會影響您的各種數值。」

 

「那我要上調10%。」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既然沒有任何影響,她不調白不調,何必矯情。

 

又是白光閃過,她端詳〝她〞上調10%後的容貌,感覺嘛……10%很多嗎?至少她就覺得沒差多少,她的五官本來就不會太差,只不過合在一起整體只能算是平凡,調整過後……感覺就是多了那麼一點可愛的味道,這發現讓她有點皺眉。

 

比起裝嫩或裝成熟,她更不想裝可愛,可惜這項選擇之後就不能反悔了,算了……反正也沒有變得多可愛。

 

「接下來請您選擇髮型和髮色、眉毛及瞳孔顏色,此項調整一樣不會影響您的各種數值,您可以放心自由調整。」

 

短髮髮型對臉型偏圓的白芊環來說都不是很適合,會讓她整個人看起來都是圓的,現實中她礙於在學中不想麻煩的整理頭髮,但也是留到披肩長度,她想了下,調調修修最後定案為及腰打薄的長直髮、瀏海斜分羽毛剪,在調整髮色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腦海中浮現慕藺慎眼珠的顏色,那讓她垂涎不已的漂亮紫羅蘭色,那魅惑的紫……最後她鬼使神差的就把髮色跟瞳孔都調成跟他眼珠子一樣的顏色了。

 

對於頂著這顏色遇到慕藺慎會不會尷尬,她壓根沒去想,心裡很沒負擔不說,反而越看越滿意。

 

「最後請您創立您的遊戲人物名稱。」

 

「琉璃。」不管在上個遊戲被她得罪慘了的王承翰一夥人會不會玩這遊戲,過去的ID她是不想再用了,想了下那令她滿意的髮色跟瞳色,取了一個她自覺符合新形象的名字,其實,她一直就是把慕藺慎的眼珠子想成紫色琉璃的……

 

「名稱可以使用,感謝您的配合,所有調整已進行完畢,種族統一為系統默認,職業需要您自行在遊戲中探索,接下來將由系統分配您到新手初生地,祝您遊戲愉快。」

 

啊?沒了嗎?終於可以進入遊戲啦?

 

因為千幻是第一款可以依玩家樣貌為藍本成為遊戲人物的全息遊戲,這份新鮮感讓她在一連串繁瑣的調整中並沒有絲毫不耐煩的情緒,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但她想大家應該都跟她差不多吧,光是人物創造就贏了之前那些只能拼湊固定樣式的遊戲老大一截。

 

雀躍的等待系統分配她到新手初生地,先是感覺自己融合到〝她〞的身體裡,然後腳下瞬間一空,整個人向下墜落,突如其來的失重感讓她忍不住閉眼發出〝呀啊〞的驚叫聲,但不到3秒的時間失重感便突然消失。

 

感覺腳下踩實的白芊環還有點發愣,過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甫一回神就發現一位用淡綠色底點綴朵朵白色小花圖的絲巾當作髮箍綁在頭上、翠綠色長髮、臉上有些歲月留下的細微皺紋、身材有點中年發福的中年女人。

 

白芊環看著正一臉驚喜盯著她瞧的大嬸,看了看發現她身上別著一個四葉幸運草的胸針,根據小手冊上寫的,這是代表NPC的象徵,由於每位NPC都具有智能,為了方便玩家們區分,每位NPC都會別著一個這樣的別針。

 

此外,這別針不僅僅是NPC的象徵,它還有保護NPC不受攻擊的功能,以及四次復活機會,若是NPC對玩家發起攻擊,別針就會從綠色變成紅色,此狀態下玩家可以進行反擊,但只要NPC停止攻擊,別針也會瞬間恢復不能攻擊的綠色狀態。

 

「呃……請問……」看來這是位NPC大嬸。

 

「孩子,我是妳的引導者,妳可以叫我翠西亞,在妳初生的這段時間,妳可以從我這得到幫助和基礎學習。」大嬸和藹的微笑著。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