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籠

沉陽篇

******

 昏昏沉沉之中,有股越來越強盛的不明炙熱感在身體裡面不斷湧出,趙紫陽皺著眉頭,終於從沉眠之中緩緩醒來。

甫一恢復意識趙紫陽就警惕的強迫自己馬上睜開雙眼,卻沒能克服身上的虛脫無力感,雖然還沒有完全搞清楚狀況,敏銳的神經早已本能得讓他察覺此刻不對勁的處境。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甜膩的氣味,像是沉香與花香混合的味道,又有點麝香和無法形容的氣味瀰漫交織。

渾身虛軟半趴著的他視線所能觸及的只有他身處的白色床鋪和放下的白紗床幔,房裡光線充足將白紗打成半透明感,讓他可以透白紗看到聖武國風格的拱型大窗和桌椅,再感受身上躺著的床鋪棉彈感、結合床幔罩著的方式,初步得出了一個結論。

這裡有可能是聖武國,或者是有著聖武國建築風格的地方!

他記得他帶著使團在即將跨越朱襄邊境之前紮營,怎麼一覺睡醒人卻不知道在哪了?!

就在趙紫陽思考能力還未完全恢復,努力釐清思緒之際,一道女音便從他身後傳來:「醒來了嗎?」

趙紫陽渾身一僵,稍稍恢復了些微體力的他倏地翻過身去,沉著臉看向出聲的女子一邊挪著身體往後拉開距離。

「嘻嘻,您反應真好玩,好像怕我強了您一樣。」入目的女人有著咖啡棕色的長髮和顏色稍淺的黑色瞳眸,五官戴著三分聖武國人的風格,看得出來是一位有著聖武國混血血統的人。

女人目測年齡20歲左右,美麗的臉蛋上眉眼成熟的風情加上脂粉看起來絕對可以算是賞心悅目,重點是,那沒有任何衣物蔽體的身體穠纖合宜,豐滿的胸、優美弧度的腰、全身佈著一層細汗、白皙肌膚透著淡淡的粉紅,渾身的春情足以摧毀絕大多數男人的理智!可惜不包含在看見女人之後一張臉就更加陰沉的趙紫陽在內。

「妳是誰?」趙紫陽憤怒加上警惕的瞇起雙眼,眼前的一幕越打量他的心就越沉,曾經納過一次妃子的他就算經驗再少也已經不是未經人事的人了,不詳的預感在心中蔓延開來。

女人對趙紫陽的臉色視若無睹,朝著他拋了一個挑逗意味濃厚的媚眼,嬌聲說道:「您真無情,才剛疼愛完奴家就翻臉不認人了。 

不詳的預感得到證實,趙紫陽努力將怒氣平息,冷著一張俊臉沉聲問道:「妳的主人是誰?」這類的算計他不是第一次遭遇,只是每次他都能安然無事,沒讓那些人的奸計得逞,沒想到今日還是栽了跟頭。

不過他心裡早就有所準備,也曾經打算過若是有朝一日中了圈套的話該如何應對,所以他的情緒波動並不大,很快就冷靜下來。

「您在說什麼啊,奴家的主人不就是您嘛!」女人佯怒嬌嗔,語畢便往他身上貼了上來。

「滾開。」對柔軟的觸感和美好春色無動於衷,趙紫陽面無表情、目光冰冷的說道,要不是他此時身體異常無力,剛才翻身跟後退的舉動早已耗盡體力,連手都抬不起來,他早就把這女人踹下床去了。

女人也不懼他,彷彿柔若無骨的身體貼在他強健的體魄上磨蹭,白嫩的指頭在他胸膛畫圈、滑動撩撥,仰起臉龐輕聲說道:「您別生奴家的氣嘛!是不是嫌奴家剛剛服侍得不好?奴家改,一定將您服侍得舒服周到。」表情似嗔似怨,小手撩撥的範圍越來越大。

趙紫陽雖然極度厭惡,卻壓不住逐漸上升的體溫,原本就在還未清醒之時感受到的不明炙熱感也越來越燥動,女人的臉色也越發嫣紅,兩人體溫一升趙紫陽就反應過來,那股好似麝香的不明氣味明顯就是男女情事後的體味。

察覺這個事實,一直控制住的理智彷彿血氣上湧一樣閃過幾秒的鬆動,不對勁,非常不對勁!他不是對女色這麼沒有意志力的人,可是眼下他的反應卻很奇怪,難道……

『下藥』兩個字在腦中劃過,趙紫陽忍著身體不正常的衝動,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們對我下了什麼藥?」他不意外兇手對他下了藥,卻無法不在乎下得是什麼藥!有許多陰損的藥會將人摧毀成淪陷性欲的野獸,或者其他長期作用的功效、增加受孕率之類的藥物,這些都是他不得不懼怕的。

「只是讓您助興的燃香。」女人的手在他的小腹上滑動,偶爾蜻蜓點水般從重點部位快速滑過,不夠直接又似不經意的觸感反而加大了幾分誘惑力,每每讓他的呼吸凌亂好幾息後才有辦法努力恢復。

那股怪異甜膩的香味果然有問題!趙紫陽努力保持清醒,轉動大腦思考著該如何脫離這個危險的局面,無奈本就處於血氣方剛的年紀,已經人事卻又長期禁欲,再加上催情藥物刺激,饒是銅牆鐵壁的意志也不得不漸漸敗下陣來。

「妳……馬上離開這裡!」趙紫陽的意志力越來越薄弱,已經無暇思考可不可能的問題,咬著牙想喝退這個在他身上加油添柴升火的女人。

[試閱到此結束]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