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傲璿沉吟著思考了一下,說道:「說起來我還真沒注意過這方面的事,不過,在盤古大陸上只有執念太深的生靈死亡後會變成你那個世界說法中的靈魂,也就是你最怕的鬼。」姚傲璿說到此,側躺著用手支起頭,對著林日揚露出戲謔的笑。

 

林日揚正聽得專心就被姚傲璿那壺不開提那壺的調侃,沒好氣的回了他一個白眼,說道:「所以你的意思是盤古大陸沒有輪迴囉?」

 

姚傲璿一手支起腦袋,回道:「在你那個世界有許多負責與輪迴相關的神靈對吧?也有許多與輪迴相關的因果法則,可是這些在盤古大陸據我所知是沒有的,其實在你那個世界,輪迴也只不過是未經證實的傳說不是嗎?」

 

「嗯……」林日揚躊躇著,一時間不知該不該把日神的那句話對姚傲璿講,怕會進而牽扯到一些不能說的事情,與其事後掩瞞或者轉移話題,還不如乾脆不要提及,於是便只有說出他的疑問:「我只是在想,夏晨星現在在哪呢?她有沒有新的生命?」

 

「如果她沒有特別執念的事情的話,大概就是不存在了吧。」姚傲璿想了一下後回道。

 

「……」林日揚還想再問下去,可是突然發現也不能對姚傲璿說明日神要找夏晨星的事情,不知道該怎麼把問題繼續下去,只能沉默著。

 

姚傲璿與趙紫雲互相對視了一眼,互相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幾分了然與無奈,姚傲璿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因為他過去壓根就沒幾次安慰人的經驗,自認嘴笨只好向趙紫雲遞了個眼神,示意他接話開口。

 

其實不用姚傲璿暗示,趙紫雲也打算要開口,只不過是在思考該如何安慰林日揚罷了。

 

之前林日揚對他坦言自己並非夏晨星本人時,雖然因為獸潮的關係沒說多少,也能感覺到他對夏晨星感到愧疚的心理,本來他一向就是容易胡思亂想的把責任往自己身上攬,對於夏晨星的事情他就算不說,他也猜的到大概。

 

無非就是覺得自己搶走了屬於夏晨星的幸福吧?

 

趙紫雲在內心嘆了口氣,說道:「小揚,還記得我之前曾經對你說過,因為我喜歡你,所以對你好的話嗎?」林日揚聞言看向趙紫雲,點了點頭。

 

趙紫雲又道:「我們關心、疼愛你,並不是因為你是夏晨星,譬如說紫翊,他在跟夏晨星相處時就跟易燃的炮仗一樣,見面就會吵個不停,可是在與你相處時,關心與維護之情絕不會比對飛燕少。」

 

趙紫雲揉了揉林日揚的頭,微笑道:「所以你現在得到的一切,跟是不是夏晨星這個身分,其實沒多大的關係,如果我們不喜歡你,就算你是夏晨星又怎樣?我明白你會為此感到愧疚,可是小揚,人生總是充滿意外,你只是遇上了而已,不必一直耿耿於懷,你並沒有做錯什麼,不如說,夏晨星反倒該感謝你,你珍惜了她應該要珍惜卻沒有珍惜的,負擔了她應該負起的責任卻一直驕縱自私以對的。」

 

說到這裡,姚傲璿也接話道:「你想想,如果不是你而是夏晨星,會有機會跟本神君簽訂契約嗎?」

 

意指「本神君眼光有這麼差?」的意思嗎?!林日揚看著姚傲璿那副慵懶中掩不注滿滿的自我得意的高傲姿態斜線著,感覺似乎能聽到他沒有指明的真實含意……

 

趙紫雲溫柔的微笑、柔和的安撫嗓音,還有姚傲璿不知道是安慰還是自滿的話語,神奇的撫平了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低沉情緒,這才後知後覺的恍然大悟,原來他睡不著的原因,就是「情緒低落」嗎?

 

沒想到這一人一神竟然能察覺到,或者應該說是他自己太遲鈍了?想到這,林日揚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謝謝你們,我明白了。」爾後坐起身來,看著姚傲璿和趙紫雲兩人說道:「我總是很容易不自覺的鑽牛角尖,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卻一點也不為此感到擔心害怕,因為有你們、有大家在。」

 

林日揚直視兩人的目光太過純淨,盈滿信任和安心,嘴角揚起的微笑柔軟恬然……兩人有點怔怔的望著他,不一會兒,趙紫雲忍俊不禁的輕笑道:「原來你也知道自己總是愛鑽牛角尖嗎?」注視著因為他的揶揄而開始臉頰泛紅的小人兒,該是帶著笑意的眼卻滿是藏也藏不住的柔情。

 

他知道自己打從在御花園與他相遇開始就已經栽了,曾經他也疑惑過、抗拒過,不只是因為他原就難與人親近的個性,而且對象是他十分討厭、恨不得謀殺掉的夏晨星,也因為夏晨星是大皇兄未來不管喜不喜歡,都已經決定好的妻子人選,可是他的行為總會在再一次見到他的下一秒起就與理智背道而馳。

 

夏晨星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事也不喜歡大皇兄了,在她身上發生的變化彷彿就好像是換了一個完全不同的人,「這其實是另一個人了」,他給了自己一個繼續親近她的理由,御書房晨試之後這個原本只是說服自己的理由卻越來越真實,就連大皇兄都這麼認為──雖然外表是他們熟悉的夏晨星,靈魂卻已經是其他人了。

 

這個猜測沒有令他產生害怕或者警戒等任何負面情緒,反而是一股無法抑止的欣喜若狂,放下原有的成見去看他,他的善良、體貼、犯迷糊的呆樣、毫不做作的純真、令人吃驚的聰穎,還有像被拋棄的小動物一樣,明明想親近人,卻又笨拙的不知道該怎麼做。

 

受到他人關愛時,那副開心又膽怯的模樣,明明為他們做了許多,卻老是一副自己什麼忙也幫不上的愧疚模樣,他越來越令他心疼、憐愛,想將他據為己有、想一輩子都跟他在一起的心情越來越無法抑止,就算對手是高不可及的神君、就算得知「她」其實是「他」,也擋不住他永不放手的決心……

 

不過,後來確認他不是原來的夏晨星,確實消掉了他內心深處一塊疙瘩就是了,畢竟再如何說服自己,總還是會糾結夏晨星以前曾經癡纏大皇兄之事,確定了不是他愛上的人兒做的,心裡頭就跟艷陽高照似的暖洋洋。

 

另一邊,姚傲璿原本懶懶搭在自己身上的手緩緩抬起,遮住自己臉上的表情:「所以啊……」語未盡,姚傲璿就猛地探手將林日揚拉進懷裡,續道:「本神君才會這麼中意你……」這個人太過剔透,總是會出其不意坦承直率得可愛,明明什麼都不知道,明明神經比什麼都大條,而且還遲鈍得可以,卻一次比一次直接的撩動他的情緒,感動、無奈、心疼、快樂、開心……眷戀,彷彿遇上他才令他活起來一樣,令他忍不注生出一股恍然,過去的他原來是那樣死氣沉沉,儘管對此感到不服氣、不甘心,不想承認他堂堂朱雀神君沒有了誰就鮮活不起來,承認了就好像等於低頭認輸了,怎麼可能?怎麼可以?

 

直到剛剛……他投降了,「如果有一天沒有他」這個可能性竟然如此可怕,他必須承認,他膽卻了……光是想像,他就能感覺到有什麼從他身上剝離,情緒、思考彷彿都會停止,世界看起來全無顏色,這樣的行屍走肉,跟死了有何區別?

 

其實他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就早已敗陣,可笑他還在盤算要贏得這場勝利──「是小傢伙愛上他離不開他,而不是他先淪陷認輸」……

 

「哈哈哈,原來本神君根本沒有勝算嗎?」姚傲璿摟緊懷裡的林日揚,看著他臉上那莫名其妙、反應不過來的呆樣,笑容邪肆的忽地閃電出手往林日揚另一邊格擋,抬眸對視上趙紫雲同樣勢在必得的目光。

 

眼神的戰爭悄無聲息,姚傲璿擋著的手也沒有其他的攻擊動作,因為擊傷趙紫雲會讓小傢伙不高興,而且他也不爽因為這樣就讓小傢伙的注意力都放到趙紫雲身上,弄巧成拙的道理他是明白的,更何況……

 

姚傲璿臉上表情轉為得意,揉了揉林日揚的頭,嘴角拉開示威的笑,成功的看見趙紫雲想搶人又不敢動作太大的黑沉臉色。

 

不需要武力傷人,人就在他懷裡,光是示威激怒對手,就很爽!

 

臉被迫埋在姚傲璿胸口的林日揚迴過神來掙扎抗議,不過如果他有看見身旁這兩隻此時的魔王和鬼王樣,肯定會很慶幸自己看不到……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