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吃飯時冰塵夢並沒有出現,聽遲衛等人說是她有些事情要忙,林日揚把繩鍊的事情跟姚傲璿等人和趙紫雲兄妹說,一邊幫小銀狼戴上,雖然只是一條寵獸項鍊,可是其中的溫情卻讓他感到溫馨,對這位師長又加深了幾分好感。

 

趙紫雲和趙紫華兩人暗中對視了一眼,鏡像水晶恢復通訊時,趙舜就有私下找過他們兩人提及他與趙紫陽對讓五行禁區消失的兇手為什麼能在魔幻森林中快速穿行的猜測──冰塵夢有很大的嫌疑!

 

他們對冰塵夢此人的了解並不多,只知道她是目前實力最強的靈陣師,平常除了跟潘金蓮兩夫妻以及技學院的教師們比較有往來以外,很少跟其他人有交集,所以他們很難判斷冰塵夢究竟跟五行禁區消失之事有沒有關係。

 

兩人沒有把趙舜跟趙紫陽的猜測告訴其他人,打算要暗中觀察看看,可惜自獸潮過後冰塵夢除了幫忙救治傷患以外顯少露面,離開幻森城後也一直都在馬車裡養傷,所以他們沒有什麼觀察的機會,這段日子以來也沒有看出她有任何異樣。

 

現在看小揚一副開心的模樣,他們不約而同的提起警戒來,冰塵夢在龍朔學苑實就對小揚多方照顧,所以小揚也對冰塵夢比一般人來得親近一些,如果冰塵夢真的有古怪,小揚又對她毫無戒心,說不定就會受到傷害。

 

想到此,趙紫雲保持著柔和笑意的臉上幾不可察的閃過一道冷冽,跟姚傲璿對視一眼,低頭柔聲說道:「小揚,這麼漂亮的東西,只能當裝飾品的話太可惜了,你先拿給神君們看看,請他們幫你調整一番如何?」

 

「喔?」林日陽恍然大悟,覺得很有道理,伸手將剛戴上去沒多久的鍊子剝下,遞給另一邊的姚傲璿,懇求道:「你幫我看看好不好?可以的話,盡量不要改變它的外觀。」一來這東西的外觀他很喜歡,不怎麼想改變,二來這東西是冰塵夢送的,讓她知道他後來又拿給姚傲璿他們調整,豈不是很失禮嘛!

 

姚傲璿事先得到暗示,輕瞟了趙紫雲一眼,接過鍊子,二話不說的同意下來:「我知道了,我幫你調整就好,別拿給炤雅就能保證外觀不會變樣。」

 

一旁的姚炤雅挑眉,林日揚連忙雙手合十歉然道:「不好意思了炤雅,我知道經過你手一定會變得更好看,不過這鍊子是師長送的,被她知道我還另外調整過的話有點失禮。」

 

姚炤雅一臉無所謂的淡然點頭,換來林日揚如釋重負的微笑,看得周圍的人既好笑又有點兒沒好氣,不想讓他這麼小心翼翼,趙紫雲破天荒的彈了他的額頭一下,力道不重,但這還是他首次「教訓」他。

 

「你不需要這麼客氣,太過小心反而會變成疏離,輕鬆點就好。」

 

林日揚本來有些錯愕的臉轉變成為難,說道:「可是……」他根本沒發現自己太過小心了怎辦?

 

看他小臉煩惱的皺在一起,眾人一臉無奈,趙紫雲揉了揉他的頭,說道:「算了,慢慢來吧,不要放在心上。」

 

「嗯……」林日揚點了點頭,抬起頭來環視眾人,看著大家臉上的笑顏,微笑又更深了深。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