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觀光任務

 

花錦村是童話風格

綠楓村有著森林自然美

若要區別兩者最大的差異

就是玩家好多……

觀光之後的心得?

那就是好多玩家……

──────────────────────────────────

 

白芊環坐在縫布包包裡被程泊懷斜背在身上,包包內部的長度大約三十五公分、寬十三公分、高二十五公分左右,包包底部夾層內有一層薄薄的木板撐住底部不會被擠扁,內裏一摸就知道是花精才能生產的特殊布料,乳白色的絲綢像花瓣般的柔嫩觸感,兩顆抱枕鼓鼓又柔軟,粉紅色的枕套和鋪著的軟墊跟內裏是一樣的材質,讓她頗有坐在花朵裡面的感覺。

 

花精的東西拜體型和種族特性所賜既特別又精細,光是如花瓣般的布料就讓她讚嘆不已,就拿她身上花精族專用的新手裝來說,穿起來舒服得不得了,當然花精族使用的布料也不是全都跟花瓣一樣柔軟,要看織布的植物材料是什麼。

 

包包的兩端布片是黑色細網,另外還有兩片捲起來綁著的『窗簾』,黑色細網的圓點細縫很小,就算貼著看也看不清楚裡面的內容物,但是從裡面看出去卻很清晰,同時因為這兩塊細網讓整個包包內通風便得十分良好。

 

白芊環就這麼坐在包包裡面讓程泊懷背著在精靈新手村裡觀光,原本她一離開道具店的時候就不打算再繼續打擾他,可是他聽了之後眼神古怪的盯著她看了半晌,然後默默的分享任務面板給她看,她才知道原來他居然接到了正式的任務!

 

參觀……對於玩家居然會接到保護玩家去觀光的任務她也感到很驚訝,任務還能這樣玩嗎?

 

其實白芊環不知道的是,以花精族與精靈族的關係來說,她的到來就好像是老友的後輩來訪一樣,而且還是『瀕臨絕種、期盼已久的最後一位新生兒』,再加上花精族裡有許多花精都有跟精靈族保持聯絡,在她離村的時候,一群花精們便早早聯繫了各自認識的精靈,請他們好好照顧她,所以她在這個精靈新手村就被認定為『保護級別』的稀有動……訪客……

 

於是觀光就從口頭委託變成了正式的一次性特殊任務……

 

任務備註標示得很清楚,100%的進度裡分別為:各種NPC營業店面佔10%,中央圓環噴水池廣場、母樹內的精靈誕生池、阿爾文村長家、西洛艾雅的植物園等地佔10%,東邊怪物區15%、西邊怪物區20%、南邊怪物區20%、北邊怪物區15%,身為『觀光客』方的白芊環要記錄最少十種植物,而且要利用精靈新手村的植物做出最少三樣物品來算10%。

 

道具店算是有逛過了,阿爾文村長家也是,兩人從道具店出來時中央圓環噴水池廣場就順便逛了一下,不大的廣場、噴水池也小小的,接著就在村子裡完成所有營業店面的參觀,有鐵匠鋪、麵包店、旅店等等,因為是新手村,店面很少也很小。

 

精靈族的新手村綠意盎然,建築物都是樹屋,樹屋的所在處有高有低也有在平地上的,彷彿置身在森林中而不是在一個聚居地,只是玩家太多太擁擠而破壞了森林該有的靜謐感。

 

參觀精靈誕生地的時候,白芊環正好看見兩位精靈NPC領著一個NPC幼兒走出來,看起來就是一家人,程泊懷對白芊環解說精靈族也會誕生NPC新生兒,只是非常難得且稀少,今天剛好遇到了一位。

 

精靈誕生池被包在母樹挖空的區域裡分上下兩層,這樣的誕生方法跟白芊環的想像不同,她想像中精靈是從母樹上的果實裡生出來的,不過貌似這樣的誕生法也很奇怪就是了。

 

精靈玩家的誕生之地是在母樹內下層的池子裡,白芊環注意到千幻裡她已知的種族初生時都是在『水中』,像她是花精,出生時的花裡也是有水,不知道這樣設定是不是有什麼特殊含意?

 

位於第二層的NPC精靈新生兒的誕生池是禁地,玩家們不能接近,所以程泊懷只帶著白芊環在母樹底層晃了一下,玩家的精靈誕生池真的很擠,雖然千幻在遊戲中已經過了好幾天,但在遊戲外不過是遊戲開放的第二天,第一批開放的人潮仍在不斷湧入。

 

由於千幻對人物樣貌『調整過多會降人物屬性』的限制,玩家們跟現實世界的樣貌差不多,幾乎沒有人會為了美化樣貌而犧牲屬性點數,所以遊戲中看到的帥哥美女真實性很大,長相英氣俊美的程泊懷吸睛度就很高,走在人群裡一堆偷看的、明目張膽的視線不斷掃射過來,即使坐在包包裡的白芊環也有些不自在,反觀被盯的當事人程泊懷則是無比淡定,冷凍著臉全數無視掉,想上前搭訕一番的玩家無不鎩羽而歸,這樣完全不怕得罪人的姿態讓白芊環冷汗之餘莫名生出一股尊敬感,能冷成這樣也是一枚強人了……

 

逛了好幾處地方之後,好整以暇的坐在包包裡的白芊環對程泊懷的耐心感到有點小意外,雖然每個地方都是快速晃過,但是感覺他似乎有規劃過路線,盡量從不同的道路走到下一個地點,很難想像這位冰人會做出這麼貼心的事,要知道這些街道沒有在任務要求上,每一條道路都非常擁擠,更別說還會有一堆人故意朝他擠過來,而且擠過來的人不只MM們,還有不少男性,每個人擠過來都會盯著他的臉看,有的男性還會一直朝著他的胸口掃描,好像在確定什麼,讓她暗自腦內歪歪這些盯著他眼放狼光的男性是不是有特殊性向……

 

不知道白芊環腦內正在歪歪他的程泊環因為人潮擁擠,本來被斜背在身上貼在腰部位置的包包被他拉到身前,用單手抱在胸前的位置,雖然新手村內玩家對玩家不會造成傷害值,可是痛覺還是會有的,才二十一公分看起來很脆弱的白芊環讓他覺得很有被擠成肉餅的危險性,想了想還是把她放在胸口避開擠過來的人群比較安全,一路上除了盯著他的臉跟胸的人以外,也有不少人在看這個對玩家來說非常難得的包包,甚至有一些人目光隱隱露出不善,只是他們知道在新手村不要說搶奪其他玩家的物品,就連很一般的PK和組隊功能都不知道該怎麼用,所以歪心思只在腦內轉了一下就果斷放棄。

 

程泊環眉頭微皺盡量閃躲著人潮,若非必要他不喜歡讓別人近身,即使再熟也不例外,無奈新手村到處都是人他只好忍耐,至於白芊環,那小小隻的身形他直接就把她當成吉祥物一樣的存在了。

 

好不容易終於逛完了在村子裡的最後一站──西洛艾雅的植物園,完成了一個讓西洛艾雅的植物園恢復生氣的任務後,白芊環得到一小包植物種子跟80點經驗值,程泊懷也得到了西洛艾雅自製的香草甜糕三塊和50點經驗值。

 

任務不難,就是讓白芊環在植物園的中心點站了一下損失100點MP而已,為了這個任務,西洛艾雅跟莉莉安一樣把園內的玩家全都趕了出去,造成不少玩家在門口大聲抱怨,因為植物園有項任務是綠楓村裡最輕鬆的任務,每天只能做一次,任務內容是幫植物園除雜草、澆水或施肥隨機一項,獎勵水果一顆和30點經驗值,植物園內的工作要是都被做完了,當天就不會再有任務,所以玩家們每天都是搶著來做的,現在突然關閉也難怪玩家會怨聲載道。

 

植物園就在村子的北邊出口旁邊,兩人走出來之後植物園又重新開放,若無其事的越過罵罵咧咧的玩家們走出北門,打算先去完成北邊怪區的15%進度。

 

新手村的東西南北四個怪區在接近村門口的區域人潮最多,北邊的村門口只有一種怪──小草精,從名字來看感覺跟花精很相似,但跟花精族是不一樣的,牠們只有懵懂的本能沒有智商,樣子長得很像一顆長在小洋蔥上的雜草,形似洋蔥形狀的身體跟頭上一小簇綠色草葉,用跳動行走,身體上有兩顆小橢圓形黑色眼睛跟一個代表嘴巴的小開口,在草叢中跳動穿梭,偶爾停下來張開小嘴巴吃草,每棵大約二十至三十公分高。

 

小草精是整個綠楓村最弱的怪,白芊環貼在包包兩側的黑色細網往地上看,朝著其中一顆甩了一道花煉髮夾的附帶技能──『怪物探知』過去,成功得知小草精的資訊。

 

小草精(木)

LV1

濃郁的生命元素讓小草異變成只有生存本能的怪物破壞環境,消滅它們會使生命元素重新回歸自然,弱點為眼睛。

 

程泊懷取出他自製的武器──刀身是骨質、握把是木頭的匕首,握把上用藤蔓在外面一圈圈纏繞包覆,這樣握起來會更穩固,握著匕首砍瓜切菜般的揮了五、六下殺掉一隻小草精。

 

白芊環看了一會兒後好奇問道:「你幾等了?」

 

程泊懷吐出一個言簡意賅的『8』字,繼續殺掉旁邊的另一隻小草精,殺掉三隻之後他就收刀了,這裡的人太密集,一堆人聚集成一小團一小團的把怪區強制佔據成一塊一塊,剛才他沒有加入任何一個團伙就出刀殺了三隻已經惹來這一小塊的練功團對他怒目而視,但他收刀的原因不是因為他們,而是殺這怪已經沒有經驗值,而且任務只是要求每種怪殺掉一隻,多殺兩隻只是順手罷了。

 

跨步往前走沒多久換成2等的『刺藤怪』,殺了一隻就又換另一種怪,北邊的怪區人太多,所以程泊懷沒讓白芊環出來記錄植物,殺完北邊怪區全部四種怪物之後,他就往東邊怪區移動,接著完成了東邊怪區的15%進度。

 

換到南邊的怪區往前進到8等土狼的亂石堆區域時,人煙就變得稀少起來,只有三個玩家合力在這個區域打怪,由於不明原因組隊功能無法使用,玩家很難打超過自身2等的怪,目前玩家們普遍的等級都在4到6等,6等以上的玩家很少。

 

程泊懷是因為本身能力就不錯,外加沒日沒夜以逼近臨界點數值在殺怪,所以才能提升到8等,原以為來到土狼區就不會有其他人,沒想到居然有三名玩家在這,稍稍觀察了一下發現三人打怪的情形雖然不穩但也無礙,想必短時間內不會離開,便打消了讓白芊環出包包的念頭。

 

同為8等的土狼程泊懷就沒這麼容易殺了,畢竟手裡的武器只不過是數值很爛的劣質武器,白芊環趴在包包裡一看就知道程泊懷之前拿來『掩護』她的就是土狼的毛皮,只見他左右閃躲,抓住機會就給牠來上一刀,或揮或砍或刺,不一會兒土狼身上就鮮血淋漓,讓她覺得這隻土狼會死一定是因為失血過多。

 

程泊懷身上也添了的不少爪痕,讓她挺過意不去的,身上背著一個累贅包包總是多少會有影響的不是?看他閃躲的動作主要都是護著包包,她偏頭想了一下,翻找包裹打算察看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他使用。

 

她離開花精村落的時候村長有跟她提到她身上的一些重要物品會被自動綁定,理由不外乎是外面世界人心險惡云云,花精們一致同意綁定她身上貴重的物品,所以她也不確定有哪些是可以給別人用的,萬一沒有她打算用合成術碰運氣現做一個。

 

她身上唯一的補品──微型補血藥劑跟微型補魔藥劑都沒有綁定,『收刮』的那天她總共各收到350瓶再加上之前村長給她打怪時用剩的,她只各帶了50瓶在身上,其它都收到了帳篷的置物櫃裡,她有注意到他並沒有使用任何補品,不知道是沒有還是太少捨不得用?她看過論壇上有許多玩家在抱怨怪物不掉落補品,任務又很少有給,想來程泊懷應該也是沒有補品吧?

 

她再翻翻包裹,發現了那把差點把她砸扁的銀色匕首──蜂尾刃,這把武器不適合她用,剛好可以給程泊懷,另外還有一雙她自己製作的長青藤手套也可以給他用。

 

她從檀雲盒裡挑了個放最少東西的儲物小錦袋,把裡面的東西清空到另一個儲物道具裡,然後再把要給程泊懷的東西轉移到小錦袋裡,試了一下欣喜的發現可以連同小錦袋裡的物品一併轉換成人類適用的大小,打開人物面版找了一下發現沒有在面板上找到交易的功能,只好在包包裡站起來,從包包邊緣露出一顆小腦袋,小心翼翼的打量了一下周圍。

 

打怪的那一隊玩家離得很遠,程泊懷正蹲著對剛剛殺死的土狼採集,兩人的身影剛好被亂石堆遮擋住,確定自己不會被看到之後,她放心的伸出一隻小手拍拍程泊懷把他的注意力吸引過來。

 

「有事?」程泊懷低下頭注視仰頭看他的白芊環,清冷的嗓音響起,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他似乎有點煩躁?難道是因為不耐煩帶一個累贅在身上?看了一下他身上的爪痕,光用看的就覺得很疼,如果是她絕對會很乾脆的放棄任務。

 

「呃……我有東西想要給你。」她兩手抓著轉換好大小的小錦袋從包包裡飛了出來,程泊懷奇怪的一接過之後就聽見了系統提示音。

 

『叮~恭喜您開啟個人包裹功能,包裹格數可因為更換空間更大的儲物道具或者增加裝備儲物道具數量而增加,提醒您,每位玩家最多只能裝備三個儲物道具。』

 

這女孩逆天了吧?!程泊懷臉上不動聲色,驚訝的情緒不斷翻騰著,不僅能讓NPC為她發放任務,還能開啟別人的個人包裹功能?!腦中靈光一閃,敏銳的抓住一個問題。

 

「妳有多出來的儲物道具?」程泊懷一邊把小錦袋繫到腰上一邊詢問。

 

正在奇怪他怎麼不說話的白芊環聞言很沒戒心的就直接點頭,說道:「嗯,我這邊還有好幾個,只不過還沒有時間整理裡面的東西,等等我再整理兩個空間大一點的給你用。」

 

好幾個……而且裡面還都不是空的……這女孩居然就這樣直接說出來了?她不知道防人之心不可無的道理嗎?

 

明明是自己問的,程泊懷卻因為白芊環過於坦白的回答而無語,頓了一下才開口說道:「以後別輕易就把自己的訊息告訴別人,即使這只是遊戲。」

 

「嗯?」白芊環聞言愣了一下,聽出他雖然語氣冷淡但話裡帶著的好意,對他感激的笑了笑說道:「我知道,只是你也不算陌生人啊,就當作每天白吃你煮的飯菜的回禮了。」

 

白芊環臉上的微笑沒有帶動程泊懷的心情,反而明顯的微起皺眉頭,語氣更是下降了好幾度,說道:「不要太過相信任何人,尤其是熟人。」語畢就沒有任何交談下去的意思,打開個人包裹看了起來。

 

……

 

白芊環臉上的表情僵住,爾後微微撇了撇嘴,這人還真是奇怪,好意給他東西反被他差點凍成冰塊,難道是因為長得太像女人所以也有一顆海底針的心?不滿的瞟了他一眼,索性也跟著不理會他,徑直飛回包包裡。

 

冷臉打量著包裹的程泊懷在看見那把數值在目前堪稱是極品的匕首和製作者顯示『熒惑』的翠綠色手套後,表情才終於有了變化,微微挑眉。

 

蜂尾刃

優良

耐久度:653/653

等級限制:6等

力量+8

敏捷+6

刀刃鋒利附帶30%機率的施毒效果,目標中毒後每秒-15滴血,持續時間5秒。

 

長青藤手套(製作者:熒惑)

優良

耐久度:80/80

力量+1

防禦+2

用長青藤布料製作的手套,彈性與韌性都不錯,看起來很耐用。

 

他低頭看了一會兒後,把它們取出來卻沒有裝備上,而是打開包包把東西放了進去,看著不知又再忙碌什麼的白芊環抬起頭來看向他的詫異目光,說道:「妳把這兩件裝備鑑定看看。」

 

白芊環這才恍然大悟,這兩件裝備沒有顯示品質,依照莉莉安的說法顯然是可以鑑定的,千幻的掉率太低,以現階段來講想要把鑑定術的等級練高的話,就不能計較裝備的好壞,否則技能等級跟不上裝備需求就扼腕了。

 

拿出晶杵開始施放鑑定術,也許是裝備級別不高,所以鑑定也不算很難,分別失敗了幾次之後就鑑定成功了,驚訝的發現就連附加數值也出現了些許變化。

 

蜂尾刃

綠階優良

品質:52

耐久度:653/653

等級限制:6等

力量+8

敏捷+6

命中+3%

刀刃鋒利附帶30%機率的施毒效果,目標中毒後每秒-15滴血,持續時間5秒。

 

長青藤手套(製作者:熒惑)

白階優良

品質:35

耐久度:80/80

力量+2

防禦+2

用長青藤布料製作的手套,彈性與韌性都不錯,看起來很耐用。

 

鑑定成功後,白芊環抬起頭來示意他把裝備收回去,就發現他似乎不想接受,只好開口說道:「這把匕首我用不到,我有一把弓箭當武器,學到的技能也是適合使用弓箭,而且我也不能貼身攻擊怪物,你知道牠們對我來說都有點……大,給你的補品我還有很多,用完我也能自己再做,手套我也有一雙,所以這些東西你拿去沒有關係。」說完心裡暗忖,第一次遇見給人東西要解釋這麼清楚的,這人真彆扭……

 

程泊懷靜靜的聽她說完,沉默了一下他才把裝備拿出包包裝備到身上,開口說道:「謝謝。」平穩的嗓音似乎少了一點冷意,她想了一下,還是決定把疑問丟出來。

 

「你好像有點煩躁?」她雖然跟這面癱相處時間並不久,可是以她個人的直覺來看,他不像是會因為攬了一個累贅在身邊照顧就煩躁的人,如果不願意,他會直接拒絕,迫不得已的話他也應該會讓對方自己負責自己的安全,哪會管對方是不是會因為身形惹來麻煩,既然他已經答應,也主動負責起她的安危,就不會因此產生煩躁的情緒才對。

 

果然他又沉默了一下,嗓音比平時稍微低沉了一點說道:「肚子餓所以心情有點不好。」

 

她這才想到童曦軒跟她稍微提過程泊懷小時後經常餓肚子,甚至有好幾次差點餓死的事情,看他剛才收到西洛艾雅給的三塊香草甜糕卻沒有取出來吃,顯然是打算等到飢餓度降到極限的時候才吃,有不好的經驗卻不得不餓著肚子,難怪他情緒不佳。

 

她趕忙翻找個人包裹,裡面還有不少花精們給她的食物,煮好的食物也在可以轉換大小的範圍內,所以她找了好幾樣在包裹內轉換成一般大小,飛出包包在大石頭旁挑了一顆較平坦的石頭,直接把食物放到石頭上,說道:「不好意思,我都沒注意到,食物我還有很多,吃完了我也還可以再煮,如果你餓了可以儘管跟我說。」一般人肚子餓了脾氣都不會好到哪兒去,以程泊懷經歷來說,可以維持這麼平靜已經讓她覺得很了不起了,也不計較他之前的反應是不是全因為肚子餓的關係,稍早的不快瞬間因此一掃而空。

 

「謝謝。」這回他沒有猶豫就直接接受了,先收拾完剛才收拾到一半的土狼屍體便坐了下來,拿起食物開始快速吃了起來,明顯是餓得狠了。

 

白芊環看了看四周圍都沒有人,又有大石頭當遮蔽物擋住遠處那隊打怪的玩家視線,便決定暫時待在外面透透氣,在程泊懷身前找了一顆石頭坐下,也從包裹裡拿出一個楓糖小牛角麵包和一杯熱牛奶來吃。

 

她拿給程泊懷的都是一些份量比較足的食物,像是牛奶麵包、馬鈴薯燉肉、玉米肉丁蛋炒飯、蘑菇濃湯、烤肉三明治、馬鈴薯雞蛋沙拉、葡萄汁等等,眼見取出的食物以飛快的速度被消滅,便順手又拿了六個楓糖小牛角麵包給他。

 

白芊環包裹裡的食物都是煮好就裝進儲物道具裡的,所以食物被重新取出來的時候依然都是保持原來熱騰騰的狀態,跟剛裝進去的時候一樣,熱騰騰的食物散發著香氣隨風飄散引來了一隻土狼,程泊懷吃得正歡就被打斷,一秒刷出匕首打算快速清掉,剛好吃完一個楓糖小牛角麵包的白芊環就出聲阻止他。

 

「你吃就好,只有一隻而已我應該可以打。」怎麼說她等級也10等了,不可能打不動一隻8等的土狼吧?雖然那隻土狼大了點……她不給程泊懷反應過來的機會,開了彩光流逸跟輕盈飛舞後就拿出牽心檀弓,熟練的搭上水元素光箭技能拉弓朝土狼射了一箭。

 

水元素光箭疊加在植物利箭上,還打出了弱點攻擊跟麻痺緩速效果,一邊搧翅往後緩退一邊拉弓再射出一箭,十五秒的麻痺緩速效果解除後,剛恢復速度的土狼就又中了效果重新變回緩慢動作,氣得牠憤怒吼叫,就這樣拉距的射了六箭就解決掉這隻土狼。

 

白芊環雖然人小武器小,可是發出的攻擊射到土狼身上不像箭支凝聚出來的時候這麼小,她發現箭支似乎會因為攻擊對象調整大小,雖然也沒大上多少,但射出的箭支從五公分左右變成了十五公分,箭身也粗了一圈,打在土狼身上攻擊力也沒有她想像中的弱,此戰令她恢復不少信心,至少她是有能力殺怪的,而不是只能拿玩具幫怪搔癢……

 

白芊環殺掉的土狼就比程泊懷殺掉的土狼樣子好了不少,不大的箭支插在土狼身上沒有流出多少鮮血,採集之後得到的土狼皮完整性也不錯,不像程泊懷採集到的上面都是刀痕,同時她還採集到一塊土狼肉跟兩個土狼指甲。

 

「指甲沒有什麼用處只能當廢物賣掉,村子裡有個回收商人專門在收購廢棄物品,一般物品也可以賣給他,土狼皮有任務可以做,但是不知道妳能不能接。」有點訝異她能用這麼小的體型隻身解決一隻土狼,程泊懷破天荒的主動給出資訊,他是傭兵,對於有能力的人不分男女他都會給予對方基本的尊重,前提是對方不會讓他不愉快,他最討厭故作柔弱和花癡樣的女人!白芊環至目前為止並沒有這樣的跡象,所以撇開他本就不喜親近他人的個性,他對待白芊環的態度已經可以算得上是和顏悅色了,只不過不熟的人還真看不出來。

 

譬如白芊環就是那個看不出來的人,沒什麼感激情緒的說道:「嗯,我已經10等了,出新手村前接不接任務都沒差,等等皮毛都先讓你拿去做任務吧。」

 

白芊環拿著一個土狼指甲看物品說明果然沒什麼特別的,可是也沒標註是廢品,她記得之前在處理魚鱗時,魚鱗的物品說明裡就標明著『廢品』二字,雖然她所學的製作裝備技能限定她只能用植物或者布料、皮類製作,但學過合成術的她並不覺得這東西就一定沒有用,所以便不打算把它當廢物賣掉,嘗試收到放材料的包裹裡,果然可以收進去,便抬起頭來對程泊懷說道:「我有一個技能可以用到土狼指甲,就不賣了。」

 

程泊懷微乎其微的皺了下眉頭:「這是妳的戰利品,妳自己決定就好。」說完頓了一下,似乎還有話說,可是最終沒有把話說出來,因為他覺得要不要防備他人是她的自由,就算她因此被人利用、暗算,那也與他無關,他不打算再提醒她一遍。

 

沒有發覺程泊懷那幾秒鐘的欲言又止,白芊環正想著在花精村落時那堆被她丟掉的魚鱗覺得有點可惜,她那時候不曉得廢棄物品也可以找NPC賣錢,不過花精村落沒有任何一間營業店,也難怪她沒有想到。

 

很快她就把那一點可惜的念頭拋在腦後,興致勃勃的拎著弓尋找下一個目標,當然她沒忘記要利用石頭遮掩,雖然距離那一隊打怪的人蠻遠的,還是小心為上。

 

知道她能單獨解決土狼之後,程泊懷沒有阻止她找怪,淡定的繼續把食物吃完。

 

白芊環沒有變換成人類體型殺怪的打算,雖然村長送給她的花幻項鍊有暫時轉變為人類體型的附加功能,可是也有時間限制,條件允許的話,她不打算使用,畢竟她大多時候還是得保持花精的體型,沒事就用等到了真的需要的時候冷卻時間還沒過就糟了。

 

程泊懷以極快的速度解決掉剩餘的食物,填飽肚子後身上冰冷的氣息明顯減弱,好整以暇的靠在背後的石頭上喝完葡萄汁才起身加入殺怪的行列。

 

難得飽餐一頓的程泊懷顯得心情很好,飢餓度恢復正常值後,他閃怪的動作流暢了不少,極其偶爾的才會挨上一爪,而手上殺怪的動作也比之前俐落許多,這讓看見的白芊環有點好笑,敢情他之前把怪虐得這麼慘就是因為肚子餓心情不好嗎?

 

因為沒有組隊功能,她又暫時不需要經驗值,所以她看程泊懷開始殺怪便收起武器幫忙他採集土狼屍體節省時間,程泊懷一看乾脆就把採集的工作都交給了白芊環。

 

兩人打怪的範圍內除了少數幾棵雜草以外沒有什麼植物,所以白芊環沒有機會紀錄植物,在亂石堆殺了半小時的土狼,採集到許多土狼身上的材料後,兩人正打算往前到9級怪『藍背土狼』的區域時,就發現同在亂石區打怪的三人組朝著兩人的方向走了過來。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