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冤家路窄

 

與他人結仇之後

就會發現世界真的太小

烈日炎炎有暑氣剋星冰山一座

就會發現冰山很萬能

防盜、防怪、防小人

──────────────────────────────────

 

三人組是兩男一女的組合,手上都拿著最少使用兩種材料製作出來的武器,顯然也是發現如何做出系統承認的武器之人,兩個男的手上拿著的都是長刀,女孩手上拿著的是一把頂端插著骨刀的長棍,棍身挺長的,估計是打算站得遠遠的戳怪。

 

打從程泊懷跟白芊環進入亂石區就離這三人蠻遠的,白芊環沒有機會看清楚他們,加上注意力也不在他們身上,所以一直沒發現……所謂冤家路窄就是這樣!每個種族只開放一個新手村遇見熟人的機率還真大!

 

來人中除了年紀大概20歲的男人以外,另外兩人她都認識,就是她的『前男友』王承翰跟他的現任女友林燕,兩人居然很剛好的被分配在精靈族,更剛好的是白芊環正好來精靈族解任務,看見討債二人組的感覺真的很差,所以說巧合什麼的最討厭了!

 

白芊環在三人走近之前就一溜煙的飛回包包裡藏好,對程泊懷密頻說道:「小心一點不要被他們纏上,很麻煩的。」她並沒有多想光是因為帶著她程泊懷就不可能會答應跟他們一起,更何況他也不喜歡跟不認識的人一起行動,只是不經大腦就出口提醒,這也是因為她被這兩個不要臉皮的無賴給煩得對他們非常厭惡,才會下意識的就做出反應。

 

感覺的出她語氣中夾帶的厭惡,他撇了她藏身的包包一眼,淡然的密頻道了聲:「嗯。」

 

以王承翰跟林燕的家世要買到遊戲艙很簡單根本不用爭搶,除此之外他們跟其他玩家一樣被千幻調戲得很慘,好不容易靠王承翰的交際能力跟林燕的軟磨硬泡在新手村拉上幾個玩家一起行動,無奈不能組隊造成等級差距越來越大,都是固定的那幾個搶到最多經驗值。

 

拉攏的幾人中有一、兩個能力算不錯的人,武器要兩種以上的材料製作才會被系統承認就是現在跟他們一起在亂石區打怪的人──骨碌碌發現的,他們三個等級都是7等,林燕在7等怪區打到膩味了,就慫恿王承翰跟骨碌碌一起過來。

 

三人在這區開打沒幾分鐘就看到一名帥得讓人懷疑是調整過容貌的男人進到這區打怪,這人很吸引他們的目光,王承翰跟骨碌碌會注意他主要是因為他的打怪動作跟殺掉怪物的速度,他們三人合力殺掉兩隻土狼的時間對方可以一個人幹掉三隻。

 

吸引林燕目光的原因就跟兩個男人不大相同,其中有一小部分因素也是因為對方單槍匹馬的砍怪速度比他們三個人合力還要快,大部分原因就不外乎是外貌了,礙於王承翰也在,她不敢表現得太明目張膽。

 

三個人在對方被大石頭遮擋住過後半晌就暫時停下休息,邊休息邊討論了一陣要不要邀請對方一起殺怪,贊成的成份居多,於是他們就朝著他的方向走過來,打算要邀請對方加入他們的團隊一起打怪。

 

程泊懷皺著眉看了三人越走越近,不用猜就知道這又是來邀他一起打怪的人,其中那個女玩家的眼神特別討厭,跟白芊環注視他們的目光不一樣,那不是單純欣賞的眼神,她還自以為隱藏的很好,越走越近眼底的慾望就越赤裸裸。

 

他收好匕首就背著包包轉身邁開步伐,打算無視走過來的三人移動到藍背土狼的區域去,看得三人一陣錯愕,這人怎麼這樣啊?他明明就有看見他們朝他走過去不是嗎?

 

其實程泊懷拒人於千里的行徑在新手村裡早已小有名氣,只是新手村雖然小但是架不住人多,流言傳言什麼的很容易就被忽略掉,所以王承翰三人才會不知曉眼前這位最好不要去招攬,否則只是自討無趣。

 

白芊環窩在包包裡看見三人加快速度跑了過來,跑在最前面的王承翰伸手欲拍程泊懷的肩時就被他一個閃身躲過,轉過身來眼神冰冷的盯著他。

 

王承翰只僵了一瞬,臉上就揚起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的爽朗笑容,絲毫看不出有半點不快,語氣誠懇的說道:「你好,我叫冉燈輝煌,我跟我的同伴也在這區打怪。」他看人的眼色不錯,沒有要跟程泊懷握手的意思,他知道伸了也是白搭。

 

站在旁邊的骨碌碌就沒有這麼好的眼色了,伸出一隻手同時說道:「你好,我叫骨碌碌,等級7等,看你也在這區打怪,怎麼樣?犯不著一個人打得這麼辛苦,跟我們一起打如何?」

 

聽他自報等級的語氣中頗為自豪,確實目前7等的玩家很少,更何況他的實力也不錯,還發現了如何製作系統承認的武器的方法,那把長刀拎在手上沒收起來,這也是他剛剛走過來的時候沒看到程泊懷使用的武器,所以現在自我感覺十分良好。

 

「是啊是啊,我叫雨燕,我們一起打怪吧。」林燕睜著亮亮的大眼語帶嬌態,本來林燕現實中就長得不錯,五官稍做調整把她原本艷麗的臉蛋改變得較清純,再加上10%美化,配上她那調矮了一些的身高跟調低一歲左右的年齡,外貌可以說是男性殺手。

 

可程泊懷的眼神還是沒有回溫,把骨碌碌伸出的搭訕之手晾在那裡吹風,繞過擋路的王承翰就想離開,覺得沒面子的骨碌碌頓時就不淡定了,認為以他的本事只有他嫌棄人家,哪有別人無視他的份!怒氣沖沖的開口說道:「喂!你什麼意思!」

 

這小子仗著自己那張小白臉長得好看就目中無人了?氣極的想著開口又道:「你不把話說清楚別想離開。」骨碌碌三步併作兩步快速走到程泊懷的身前一擋,抱胸站著三七步一副此路是我開的模樣很跩。

 

看得躲在包包裡的白芊環一臉黑線,這人還真當自己是角色了?接近土黃色的麻布衣服短褲、腳上穿著草藤涼鞋,整體看起來非常通風,這一身也就比裸奔好一些而已,到底有什麼好驕傲的?

 

全身上下不是紫裝就是藍裝甚至還有套裝跟傳說裝備的白芊環感到不能理解,完全沒有想過程泊懷除了她給的那把匕首以外的裝備也好不了多少,差別只是褲子是長褲,麻布顏色較淺,衣服邊緣有幾乎看不出來的藍色細花紋罷了。

 

「滾開。」程泊懷方才填飽肚子的好心情全被破壞殆盡,不耐煩的語氣顯得更為冷冽。

 

這下子連王承翰都維持不住變了臉色,沉著一張臉說道:「這位朋友,我們好意過來問你要不要搭伴一起,你就算不想要直接拒絕就是,不需要拿出這種態度吧?」

 

包包裡的白芊環一翻白眼,難道程泊懷在三人走近之前就轉身無視離開的舉動還拒絕的不夠明顯嗎?明明是自己要過來自討苦吃還要反過來責怪別人,雖然說程泊懷的反應是不近人情沒錯,可他天性就是如此,他們憑什麼對他的態度不滿,自己過來招惹不成就應該摸摸鼻子走開!

 

她在學校的時候就是看不慣王承翰那一群人自以為是的霸道才會分手分得這麼樂意,講白話一點,有錢有勢的是家中長輩,你們跩個屁啊!

 

「唉唷~你不要這麼兇嘛,一起打人多也比較熱鬧啊。」林燕兩隻手各拽了一下王承翰跟骨碌碌兩人的衣服,臉上掛著清純的笑容打著圓場:「輝煌跟骨碌碌幹嘛這樣,是我們主動邀請人家的,說不定打擾到人家了,你們有話好好講。」

 

有林燕這麼軟言慰語的居中協調,王承翰跟骨碌碌的火氣成功的降了下來,可惜某人不領情,不但沒有緩和,還更加厭煩了,動作頗大的閃過林燕伸過來想拉他衣服的手,無視她一瞬間笑容僵硬錯愕的臉加速離開。

 

如果不是因為新手村不能PK,他真想拿出匕首把眼前這三個砍成白光恢復清靜,他此刻非常能明白白芊環的忠告,後悔沒有在一開始的時候就用跑的快速離開,才會被這三人纏上。

 

程泊懷不等三人反應過來就飛速跑走,或許有人會說這落荒而逃的行為很沒有面子跟風範,但是……面紙?用完就丟的消耗品值多少錢?風飯?那啥?能吃嗎?對他來說,什麼都比不上甩掉麻煩重要。

 

況且,想殺又殺不掉,打了只是白白噁心自己外加浪費時間跟力氣,殺不了難道還不能閃人嗎?從這方面來看程泊懷跟白芊環倒是挺相似的,兩人都同樣覺得何必為了那摸不著看不見的東西給自己找不愉快。

 

王承翰等人只是一個小小的插曲,三人也沒有再追過來,成功擺脫煩人蒼蠅的程泊懷又恢復一臉淡然,走到藍背土狼的棲息地深處找了一個隱蔽的位置開始打怪。

 

藍背土狼的棲息地一樣是以石頭為主,地處一個半圓型的小山谷內,破碎的灰色石頭比土狼區的亂石堆還大,林立的巨石也明顯增多。

 

一路走進來沒發現任何一個玩家,白芊環放心的飛了出來幫忙打怪採集,偶有狼嗥的小山谷內沒有任何蟲鳴鳥叫聲顯得很寂寥,耳朵裡充斥的都是打怪時藍背土狼發出的低吼和吃痛哀嚎聲。

 

兩人的配合越來越好,俐落的殺掉不少藍背土狼,採集到的毛皮也是有任務的,所以她把它全都交給程泊懷解任務,只留了五塊比較完好的毛皮打算拿來練裁縫,除此以外還有幾顆狼牙跟狼爪,程泊懷對於狼牙跟狼爪的處裡沒有表示任何意見,所以她就全數收到材料包裡,沒有打算拿去當廢品賣掉。

 

兩人收工前往最後一個怪區,西邊怪區是怪物等級最高的區域,等級是10~13等,跟北邊的怪區隔了一道蠻寬的河流,村子沒有辦法直接通往西邊怪區,要過去最好的路徑就是從南邊怪區繞過去,兩個怪區很好分辨,只要脫離一片灰色的石頭區域就代表已經進入了西邊怪區。

 

程泊懷走到西邊怪區的邊緣然後往10等怪──『小土蚯』區域走去,打算先把自己的等級提升到9等。

 

白芊環在離開藍背土狼的區域時就很自覺的躲回包包裡,兩人往回走的時候也有遠遠的發現王承翰三人,他們的隊伍又增加了兩人,王承翰與林燕只是遠遠的朝程泊懷撇了一眼沒有過來,骨碌碌則是惡狠狠的瞪著他直到他脫離他們的視線。

 

程泊懷像是沒感覺到似的繼續往目標地走,由於大小差異與視角問題,入目的景色千篇一律的都是樹,就在白芊環無聊得昏昏欲睡的時候包包裡就突然出現兩隻意外的小傢伙。

 

「唔啊?!」應該待在寵物空間內的兩隻小豹貓突然出現,包包裡根本容納不下牠們,把白芊環給壓得喘不過氣來。

 

兩隻小豹貓在包包裡面擠啊擠的想從這狹小的空間脫身,聽見白芊環的悶呼聲更加著急了,偏偏越急越亂。

 

突然出現的小豹貓讓程泊懷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雖然搞不清楚事態,還是先就近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出手解救擠在包裡的白芊環,一手一隻把小豹貓給拎了出去。

 

程泊懷把小豹貓拎出包外後小豹貓們就猛地掙脫,跳到地上焦急的繞著程泊懷打轉,視線直勾勾的盯著白芊環容身的包包,程泊懷沒有打量莫名奇妙出現的小豹貓,而是第一時間就往包包裡看,一看就看見白芊環被擠壓得頭暈腦脹癱在包包裡趴著,嘴裡小聲嘟囔著聽不清的話語。

 

程泊懷沒有進一步伸出援手,畢竟白芊環在怎樣小隻也還是女性,而且正是因為小隻所以觸碰的範圍就會更大,按照他以往的經驗,就算對方快死了也最好不要出手救援,否則只會惹來一身麻煩。

 

彷彿想到什麼不愉快的經驗,程泊懷的眉突地緊皺數秒才鬆開,低頭看了兩隻小豹貓幾眼,意會到一個可能性便沒有出手攻擊,往地上一坐靜靜的等待包包裡的白芊環緩過勁來,看著從他坐下之後就在他身前不遠處跟著坐下、眼睛一瞬也不瞬的盯著包包的兩隻小豹貓思考著……

 

程泊懷一眼就認出了兩隻小豹貓的品種,這是在現實世界裡也曾經有過的物種,兩小出現的方式太突兀,地點也太奇怪,頭頂上沒有顯示名字只有兩種可能性,一是這兩隻小豹貓不是他招惹得起的、二是這兩隻是屬於不可攻擊的類型。

 

兩隻小豹貓沒有任何攻擊他的舉動,身上也沒有代表NPC的四葉草徽章,這兩隻……莫不是白芊環的寵物吧?

 

微帶驚訝的瞟了包包內的白芊環一眼,自從進入千幻以後,她已經數次另他感到驚訝了,要說她運氣好也不完全是,至少她的體型就挺糟糕的,可說她運氣不好又層出不窮的冒出驚喜,NPC們的善意、接取任務和學習技能之容易、有製作食物跟裝備技能,還有她那一身看起來就不錯的裝備,現在又冒出疑似是她寵物的兩隻小豹貓!

 

饒是性子淡漠的程泊懷內心也有點小感嘆,人……真的不能跟人比……

 

白芊環趴在包裡好不容易緩過勁來,無比慶幸自己大難不死,從包包裡小心翼翼的露出一顆頭往外看,沒注意到程泊懷的目光灼灼,一眼就看見地上坐著的兩小,驚訝的飛出包包:「小希小妮你們怎麼跑出來了?」

 

「喵嗚~」取名為希里歐斯的金色小豹貓張嘴應了一聲,白芊環立馬就歉疚了。

 

那聲貓叫也只有身為主人的白芊環聽得懂,意思就是『我們餓了』,她這才想起來兩隻小豹貓從今早開始就一直沒有吃過東西,眼下的時間剛好是正中午,兩隻小豹貓年幼禁不起餓,寵物空間裡又沒有東西可以先墊墊胃等待主人想起牠們,剛好白芊環沒有設定寵物的出入限制,於是兩隻小豹貓挨餓到中午就忍不住跑出來尋找主人。

 

白芊環拿出翠西亞給兩隻小豹貓吃飯用的碗,在包裹裡挑了兩份只有放了微量鹽巴調味的『清蒸小銀魚』轉換成一般大小分別放到兩個木碗裡,蒸魚一放好兩隻小豹貓就迫不及待的衝過來開吃,也不管會不會燙嘴。

 

摸摸正在專心吃魚的小希跟小妮,白芊環這才想起程泊懷的存在,轉身抬頭看向面無異色的程泊懷,尷尬的搔搔臉說道:「那個……這兩隻是我的寵物,金色的那隻叫希里歐斯,銀色那隻叫瑟琳妮。」

 

程泊懷微乎其微的挑眉沒說話,只是點了個頭表示知道了,這樣的反應讓白芊環有一種刮目相看的感覺,她現在已經不是完全沒看過論壇的資訊小白了,對於千幻的寵物系統究竟有沒有的話題在論壇高築得不知凡幾,她也看過其中幾個比較多人回應的帖子,不外乎都是一堆鎩羽而歸的方法跟哀嚎千幻又一難題調戲玩家的抱怨。

 

回想起翠西亞告誡她的話裡就有提到,像她這樣的新生兒(就是指玩家們)都愛把怪物打個半死不活再嘗試收服,這條方法在千幻是絕對行不通的,也不用幻想滴個血就能收服寵物,沒有收服寵物的技能以及必要條件──一定程度的親密值與信任之心,要收服寵物任憑你試個其它千八百種方法都是無效!

 

而且野外的寵物蛋其實都不是可以收服的蛋,拿了蛋養不活不說,還會得到蛋的族群們的永久仇恨值、相關人物聲望下降,在蛋的族群活動範圍內還會被追殺。

 

所以寵物,目前在千幻就是個遙不可及的奢望,沒有玩家不想收隻寵物的,所以白芊環見程泊懷聽到兩隻小豹貓是寵物後,依然保持淡然如常的模樣才會這麼嘆服。

 

佩服了一會後轉回頭去看兩隻小豹貓,看見他們吃完了仍意猶未盡遇的在舔碗,內心歉疚的趕緊往碗裡再各添了一分清蒸小銀魚,居然只顧著任務忘記牠們,讓牠們餓到肚子,自己真是不合格的飼主!

 

深刻的反省一番之後,不知怎麼就聯想到程泊懷也有過餓肚子的陰影,一股子心虛感就開始在心裡瘋長,整個人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僵著身體,兩隻眼睛飄來飄去的不敢跟他對視。

 

「暫時休息。」程泊懷淡漠的掃了白芊環與兩隻小豹貓一眼,掃視過來的眼神明明沒什麼不一樣,可確讓白芊環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千幻中飢餓度會隨著時間跟人物活動消耗,就算不打怪一段時間過後還是會肚子餓,這跟現實中沒有區別,此時一聽程泊懷宣布休息,不知怎地靈光一閃,微帶諂媚意味的取出好幾樣點心來『上貢』……

 

程泊懷看著擺了滿地的食物,又淡淡的看了正心虛得不敢與他對視的白芊環一眼,沉默的收起幾樣到個人包裹裡,只留一籃『綜合西點』和一杯『橙花果茶』開始吃了起來。

 

程泊懷很平淡的吃完點心後便靜靜的坐著,沒有打算追問她寵物的事情,她跟他們八人本來就不到無事不能分享的程度,除非她自己願意說,否則他不會主動去問,至於她莫名心虛的態度他雖然能猜到是為什麼,卻也不打算給出什麼反應。

 

白芊環見他的態度平常,慢慢的也恢復了平常心態,程泊懷跟她只比陌生人好一些些而已,心虛什麼的完全是她自作多情想太多了,希里歐斯跟瑟琳妮兩隻小豹貓很快就把蒸魚吃完,翠西亞做的這道蒸魚是有剔除魚刺魚骨的,所以兩小吃得很快,寵物碗暫時只能收起來,等到了有水源的地方或者帳篷內時才能清洗。

 

寵溺的摸摸兩隻吃飽喝足正愜意的趴在她身邊整理毛的小豹貓,開口對程泊懷說道:「要收服寵物必須要有技能,而且寵物必須要對你有一定程度的好感和信任,其它遊戲的認知不能用在千幻裡。」

 

白芊環接著又對他解說以不當方式捕抓寵物會造成的後果,本來她就沒有打算要對程泊懷他們隱瞞寵物的事情,一來是因為這件事早晚他們都會知道,她跟他們在千幻鐵定會有許多一起行動的機會,要瞞住兩隻小豹貓的存在本來就毫無可能,二來捕抓方式也不可能永遠會是個謎,寵物這東西現在是因為玩家苦無辦法,可總是會發現方法的,根本沒有任何隱瞞的必要跟意義。

 

再者對於她認定的朋友,一向很少有所隱瞞,而且她也相信以他們的人品不會給她帶來麻煩。

 

白芊環是大剌剌的坦蕩,可程泊懷卻不怎麼領情,因為想法和觀點不同,他反而不喜歡她這種在他看來完全是不知死活的行為,冷冰冰的對她吐了句:「與我無關。」

 

「……」這已經是第二次她對他釋放善意卻得到反效果了,深呼吸了幾下,也學他那副冷冰冰的語氣說道:「你那不信任任何人的觀點也與我無關。」緊接著忽地張翅飛起貼到他面前,毫不退讓的直視他瞬間變得寒氣逼人的目光說道:「如果你不喜歡我信任你,那你就用實際行動來告訴我相信你的下場會有多慘烈,有多討厭我信任你,就讓我變得有多淒慘如何?」

 

「與我無關。」

 

「那就別管我要不要信任你。」白芊環拍翅拉開過於貼近的距離,居高臨下的看著他冰冷、不帶情緒的眼,半晌見他沒有要再反駁的意思,心底的火氣才降低了幾分。

 

正打算收翅之際,身後突然衝出兩道影子,瞬雷不及掩耳的一左一右撲上程泊懷,白芊環吃驚一看發現兩道影子正是希里歐斯和瑟琳妮兩隻小豹貓,不知為何向程泊懷發動了攻擊,一隻咬著左腳踝、一隻對著他的臉噴了道風刃。

 

程泊懷靠坐在樹下,注意力在兩隻小豹貓撲向他時就從白芊環身上轉移過來,可是卻沒有任何防禦、反擊的意思,好像被咬的人不是他似的,甚至在風刃襲來的時候也不打算閃避,讓本就為兩隻小豹貓的攻擊吃驚的白芊環又再嚇了一跳。

 

白芊環趕忙出聲喊道:「小希小瑟快停下!」隨即怒視了程泊懷一眼,這人是木頭人嗎?!看到攻擊不知道要閃嗎?

 

即將割上程泊懷臉的風刃及時消散,在他白玉無瑕般的精緻臉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紅色血痕,白芊環含著怒氣的眼眸在注視著這道血痕時慢慢的轉變成尷尬和愧疚:「這個……小希跟小瑟大概是因為感覺到我的情緒,嗯……對不起……」

 

程泊懷臉上緩慢滲出血絲的紅痕破壞了他原本冰寒的氣質,腳踝上的傷痕和被咬破的褲腳也添了份可憐兮兮的味道,白芊環越看越愧疚,降落到地上雙翅萎靡的貼在背後,低頭在個人包裹裡翻找了一會兒,拿出一塊白色的棉布飛到程泊懷的腳踝旁。

 

程泊懷看著白芊環手忙腳亂的試圖幫他包紮,面無表情但也沒有拒絕,兩隻小豹貓都才1等而已,風刃也沒來得及完全打中他,外傷是有但損血量讓他連血瓶都不打算拿出來。

 

等等……新手村不是不能PK嗎?程泊懷淡漠的眼神微微一變,默不作聲的靜靜坐在原地回血。

 

白芊環忙活了半晌才把程泊懷受傷的腳踝給包紮起來,雖然包得七零八落不怎麼美觀,可好歹也遮住那刺目的傷口了,白芊環感覺呼吸一下子就順暢了不少,因為面對那如玉肌膚上的傷痕,她有種糟蹋了藝術品的罪惡感……

 

可緊接著抬頭看向他臉上依然存在的血痕,白芊環無奈了……總不能把他的臉包起來吧?千幻中受傷後即使HP補滿,傷口也不會馬上消失,而是有一定的癒合時間,時間長短視傷口的狀況而定,幸好他們身在新手村裡,傷口的癒合速度增加了30%,否則估計這道血痕得掛到晚上才會消失。

 

由於新手村雖然不能PK,卻還是會有痛覺與傷口,所以白芊環只想到傷口癒合的速度,沒注意到其他問題,再說她也看不到程泊懷的血條,千幻中PK設定暴露的曙光差點就這麼被她忽略過去了,幸好受害者沒打算一直保持沉默……

 

程泊懷看著恢復滿值的血量,淡然開口:「有攻擊效果。」

 

「呃?」正煩惱程泊懷臉上傷口怎麼遮的白芊環聞言一愣,不明白他所指為何,還以為他是在抱怨,歉然回道:「對不起呀……我也不知道小希小瑟會因為我對你生氣就攻擊你,我替他們向你道歉,只是……我們打個商量好不好,你看我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我的生活環境也還算單純,信不信任的問題對我而言沒有這麼嚴肅,而且你不是在休息中嗎?所以我們不用這麼緊張也沒關係嘛,就放輕鬆一點好不好?」

 

程泊懷靜靜的盯著她不知道在思考什麼又或者根本什麼都沒思考,半晌才淡淡的說道:「嗯。」沒有多做回應,只是表情微乎其微的柔和了一些,又再說道:「我是說,你的寵物攻擊我有攻擊效果。」

 

「嗯?」才剛從沒有其他玩家的花精村落出來的白芊環還是沒有反應過來。

 

不知是不是方才的溝通產生了效果,程泊懷似乎多了些耐心的又再解說:「玩家與玩家之間無法PK,你的寵物攻擊似乎不被歸類在玩家攻擊的範圍內。」玩家攻擊玩家雖然感官上會有感覺,可是卻不會有任何攻擊效果,血量不會降也不會有傷痕,可是希里歐斯與瑟琳妮兩隻小豹貓的攻擊卻出現了攻擊效果,這項發現立即就讓他重視了起來。

 

如果PK是必須開啟某項條件才會有效果,而不是僅限於新手村不能PK、寵物也還是如此難得的話,這兩隻小豹貓就會是她自保的主要手段!而她要是跟他們一起行動,這個自保手段他們也可以受益。

 

「對耶,為什麼?」白芊環恍然大悟,打開系統面板研究了起來,嘗試找出原因,只幾眼就看見了不知何時新刷出的一串系統訊息。

 

『由於希里歐斯與您的親密值高於80%,感受到您憤怒的情緒,對玩家星逸發起自主攻擊。』

『由於瑟琳妮與您的親密值高於80%,感受到您憤怒的情緒,對玩家星逸發起自主攻擊。』

『明白您並不想攻擊玩家星逸,希里歐斯與您的默契+3。』

『明白您並不想攻擊玩家星逸,瑟琳妮與您的默契+5。』

 

親密值?默契?看了看兩隻小豹貓的數值卻發現根本沒有顯示這兩項,白芊環思考了一下覺得依照千幻系統喜歡擺神秘的習性來看,搞不好是故意不顯示,讓玩家自己在相處間感覺、觀察,而不是靠著死板板的數據培養,可再怎麼靈活畢竟也還是得憑靠數據,所以才會有數值增減。

 

白芊環好生推測了一番,壓根沒有注意到自保手段什麼的,自覺想明白後就將之拋諸腦後,也完全忘記程泊懷冷臉的教訓,直接就開口分享起新得到的訊息:「剛剛系統訊息說小希跟小瑟跟我的親密值高於80%,所以才會發起自主攻擊,可是牠們的數值裡沒有顯示親密值,後來增加的默契也沒有顯示,之前也有收到過增加種族友好的系統訊息,照這樣看來,我覺得應該還有其它有卻沒有顯示的東西,可以好好注意、思考看看。」

 

「嗯。」程泊懷依然言簡意賅,可語氣卻少了幾分冷意,多了一絲對白芊環話題內容的認同。

 

其實程泊懷本就不會在與他不相干的事情上如此尖銳,他不討厭白芊環,雖然相處沒多久,她本身就不是個難懂的人,只是那有點傻氣的氣質、對自己的事情不管是人身安全還是利益都漫不經心的態度,對他們沒有理由的信任、對自身的習性毫無掩飾,全部剛好都觸動他最為防備的部分,在不討厭的她情況下,就忍不住想告誡她,甚至對她依然故我的想法產生怒氣,不自覺的就態度越發惡劣了起來。

 

在她發怒與一番半求和的頗白之後,他才反應過來,白芊環與他們本來就不能相提並論,她確實缺乏防備心,可一來不關他的事,二來正如她所說的,她不需要這麼緊張,她的生活環境和身分都很單純,她不像他們會遇到許多複雜的人和複雜的事情,連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何會產生的怒氣就這樣在理解中消失。

 

感受到程泊懷似有軟化、平和的態度,白芊環拉開笑顏,看他臉上的傷痕早已癒合連一絲痕跡也沒留下重新恢復白淨,解開腳踝上的棉布發現腳踝處的傷口也是如此,讓她心情愉悅的嘴角更加上揚了幾分。

 

被咬破的褲腳破損沒辦法恢復,白芊環收回被血用髒的棉布後,決定回包包裡去製作裝備把他身上的替換掉,正要把兩隻小豹貓收回寵物空間內,就收到牠們的抗議,主要是小希在「喵嗚」叫,小瑟安靜的坐著可是直視她的目光也是表達出不願意的訊息。

 

為難的看了一下面無表情的程泊懷,要他帶著她一個累贅至少還有包包可以藏,可這兩隻得藏哪?光明正大的放牠們跟在他身邊移動絕對是跟她差不多的麻煩。

 

看著她一臉難色,又看金色那隻小豹貓「喵喵」叫個不停,意會兩隻小豹貓想待在外面活動的情況,程泊懷開口說道:「就讓牠們跟著吧。」話一說完就聽見系統提示音。

 

『叮~玩家熒惑的寵物希里歐斯與瑟琳妮對您的友好度增加1點。』

 

程泊懷沉默挑眉,沒想到玩家的寵物也能對主人以外的人增加友好度,他玩過幾款遊戲,裡面也有寵物的設定,可是跟千幻的相比起來死板太多了,讓他對寵物系統的興趣瞬間提升不少。

 

「可是……這樣好嗎?帶著寵物的話會惹來不少麻煩吧?」雖然得到程泊懷的首肯,白芊環還是很猶豫,可是兩隻小豹貓在程泊懷同意之後更加不願意回到寵物空間裡,讓勸說不成的白芊環苦惱不已,再看看吐了句:「無妨」、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的某面癱……算了,她橫豎都是藏在包包裡的,會招惹上麻煩的人都不擔心了,她還擔心什麼?

 

叮囑完兩隻小豹貓要安份乖巧的跟著程泊懷之後,白芊環無奈的張翅飛回包包裡,一直很有耐心沒有催促的程泊懷這才背著包包,外帶兩隻也許是麻煩風暴的小豹貓往10等『小土蚯』怪區走去。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