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寵物風波

 

這是個萌物王道的時代

身為一隻萌物

靠山要夠硬

遇事別講理

否則一不小心就會粉身碎骨

──────────────────────────────────

 

「哥哥哥哥~這兩隻是什麼?小貓咪嗎?」歪頭疑問。

 

「哥哥哥哥~小銀好可愛呀,但是牠不讓我摸。」哀怨嘟嘴。

 

「哥哥哥哥~小金牠會不會跑太遠了?」追不到某隻只好氣喘吁吁返回。

 

「哥哥哥哥~你好厲害呀!這麼厲害的怪都殺得贏呢!」兩眼小星星。

 

「哥哥哥哥~你長得好好看唷,我從沒看過像你這麼好看的人耶!」雙頰微紅、可愛笑容。

 

「哥哥哥哥~你能不能讓小銀給我抱一下呀?就一下下嘛~~」撒嬌央求。

 

「哥……」

 

哥尼瑪……躲在包包裡的白芊環鬱悶的咬牙暗咒,她就說吧!讓兩隻小豹貓出來活動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果然他們才剛走到西邊的『小土蚯』怪區就被一牛皮糖纏上,即使往前前進到11等怪區也還是甩都甩不掉,害她只能在包包裡繼續躲著。

 

緊緊黏著他們賣萌的是一名長相約十四歲左右,桃紅色微捲髮,身高148公分的小蘿莉。

 

即便是冷面冰山,對一個幼童也無法做得太狠絕,更何況這位兒童還是女的,對待其他人他大可以直接把對方揍走,可是眼前這位,他有點無奈了……

 

程泊懷渾身放著冷氣,臉上表情越來越冷硬,對女性這種生物再一次體會到不論年齡大小都不可禮遇+不可理喻,你說對著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為什麼能夠擺出一副親暱的姿態?哥哥長哥哥短的,他們兩人根本互不認識!

 

他認為他擺出的態度已經夠明顯了,就差沒在臉上寫個『滾』字,這小女孩為何能視若無睹?是真的不明白還是故意裝不明白?

 

他內心的煩躁直逼臨界點,新手村的怪在一般情況下全都是非主動攻擊怪,之前在亂石區被食物引誘攻擊的土狼是因為有誘惑源,處於掠奪狀態才會主動攻擊。

 

他現在打的怪是『白斑巨蚊』,體型二十公分左右,靠吸食共生在此區的『小土蛙』的血液、脂肪、腦髓等維生,所以即使他拿出食物去引誘牠們主動攻擊人也無效,只好煩躁的邊打邊移動,等待這小女生趕快玩膩放棄。

 

「哥哥哥哥~我真的好喜歡小銀,你把牠給我好不好?」再次撒嬌祈求。

 

包包內的白芊環一翻白眼,什麼小金小銀的亂叫一通,牠們的名字才沒這麼矬!而且,為什麼要給妳?妳誰啊!跟程泊懷一樣,白芊環煩躁到想下線躲避了。

 

程泊懷終於忍不住鐵青著臉開口:「滾……」

 

「什麼?」小女孩愣愣的問道。

 

「我說滾!」簡直是忍無可忍了,意識到再這麼沉默下去事態根本不會有所改變,加大音量再說了一次。

 

「哥……哥哥……你是不是生氣我跟你要小銀?對不起,我是因為真的很喜歡牠……」眼淚說掉就掉,一顆顆成串往下滑落,看得同為女性的白芊環也驚嘆不已,有的人天生就是這麼淚腺發達……

 

長相可愛的小蘿莉白皙的鼻子迅速泛紅,一邊掉眼淚一邊語帶哭音:「哥哥你不要生氣,我不跟你要小銀就是了,你不要趕我走。」說完小手怯怯的伸向程泊懷的衣角,程泊懷冷著臉,皺眉快速一閃。

 

小手落空,小蘿莉眼眶中的水氣急速增加,眼淚掉得更急,就在此時,一群人也正好來到這個怪區。

 

「喂!你這傢伙欺負我妹妹是不是!」一位看著就很驃悍的姐兒一看到哭泣中的小蘿莉就立刻暴怒,大步衝上前來把她拉到身後,對著程泊懷瞪眼開砲。

 

「淼兒妳沒事吧?剛剛不是還很開心的叫我們過來看可愛的小貓咪還有厲害的哥哥嗎?怎麼一來就看到妳在哭?這就是那什麼厲害的哥哥?他欺負妳了?」一個長相很普通很平凡、放到人堆裡會找不出來、沒特色就是最大的特色的男人彎腰關切著還哭哭啼啼的小蘿莉。

 

「淼兒妳別怕,哥哥幫妳揍他!」沒特色男人二號義憤填膺的說道。

 

「竟然敢欺負妳,雖然沒有傷害值,但是一樣有痛覺,哥哥幫妳揍到他求饒為止!」沒特色男人三號也大拍胸脯。

 

白芊環待在包裡看這三個男人其實長得挺相似的,沒準是三兄弟吧?

 

「喂!欺負我妹妹被我們發現你都沒個表示嗎?至少也要道歉吧!」那位最先開口的驃悍紅色大波浪捲髮女人對著一直冷著臉保持沉默的程泊懷怒吼。

 

懶得理會一幫子莫名其妙的人,程泊懷淡定的繼續殺蚊大業,只是下手那個狠勁足以顯示出他目前不明媚的心情。

 

「簡直就是欺人太甚!虹姐別跟他廢話,這種人就是要打痛才會老實!」沒特色男人三號拿出爛製粗糙通體木頭的大砍刀往程泊懷揮砍。

 

程泊懷好整以暇的偏身閃過,別說回頭,連撇過去一眼都沒有,動作輕鬆,藐視的意味濃厚,看得小蘿莉幾個『哥哥姊姊』們的火氣直往上冒,要說程泊懷這傢伙看誰不順眼的時後態度絕對足夠囂張,簡直氣死人不償命的!

 

「你小子別太過份!欺負我妹妹這筆帳絕對沒這麼簡單就放過你!」沒特色男人二號也火了,拿出跟三號差不多爛的刀,氣勢洶洶的對著程泊懷一比,姿勢設想是挺好的,可惜忘記把武器重量計算進去,單手要提一把『厚重』的刀形木頭而不抖沒點本事是不行的,顯然三號正好就是不怎麼健壯的人,提刀指人的那隻手抖得不像樣,沒幾秒就自以為不著痕跡的把刀支放到地上……

 

「路人椅、路人餅,我們三個一起上!」沒特色男人一號──路人賈也取出刀形木頭衝上前去跟另外兩人呈合圍之勢。

 

程泊懷無動於衷的冷眼看著,那臉色跟目光就像是看到一群無聊至極的跳樑小丑一樣冰冷,如果眼神有實質力量,程泊懷此時的目光肯定足以把他們全都凍成冰渣……

 

說到底這幾個人是自己的寵物引來的,雖然程泊懷做的決定也有責任,可終歸是她拖累了他,沒有她這個累贅,哪會衍生這兩隻麻煩。

 

躲在包裡的白芊環努力思考著如何擺脫眼下這齣鬧劇……可不就是鬧劇嗎!又沒招誰惹誰就被個黏皮糖沾上,然後這不知道是不會看人臉色還是故意不看人臉色的黏皮糖端出一副受到欺負的委屈姿態引來三個哥哥一個姊姊,還全都是不講理的,她覺得程泊懷的脾氣實在是太好了!要是她絕對先打了再說話,管它有沒有傷害值!

 

程泊懷手持匕首幾下揮砍,三人的『武器』頓時缺角、劈開、剩一半,一個個瞠大雙眼瞪著他們手裡的『武器』,沒被系統承認的武器就是這麼的脆弱……沒被系統承認就等於不受系統保護……只是個『受損的木頭』當然擋不住程泊懷手上的『正規武器』。

 

三個連名稱也秉持著沒特色風格的男人頓時愣住,這才眼神發直的注意到對方的武器不好惹,小蘿莉繼續啜泣,換那位驃悍的女人──夏虹怒了,她就是認定了程泊懷欺負了她的妹妹,覺得眼前這男人超級沒風度!欺負了人、還是個小女生,居然連道歉也不肯,姿態還擺得這麼高這麼目中無人,簡直是豈有此理!

 

前面三個動武的都失敗了,看這人能在11等怪區殺怪自身等級肯定不低,沒打算要跟他以卵擊石,打不贏不代表罵不贏啊!看這男人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肯定不擅長吵架。

 

打定了主意的夏虹尖聲吼道:「你這男人真不要臉,欺負一個小女生完全沒點愧疚,還出手破壞我們的東西,就算你等級高也不能這樣欺負人的!」

 

程泊懷砍壞三人的『武器』之後就轉身開始移動,邊走邊俐落的殺著怪,可夏虹等人就是緊跟著他不肯放過,小蘿莉甚至還邊走邊哭,一邊不忘撥空委屈的看看程泊懷、看看哥哥姊姊們、看看兩隻小豹貓(主要是瑟琳妮),整個人忙得不可開交。

 

兩隻小豹貓幫忙程泊懷殺怪,由他先擊落飛蚊,然後兩隻小豹貓再撲上去攻擊,兩貓一人合作得挺默契的,期間不斷抽抽噎噎的小蘿莉目光直跟隨著兩隻小豹貓移動,夏虹看到內心了然,這兩隻肯定就是她興致勃勃要他們過來看的可愛小貓,這男人一定是度量不夠,不喜歡自家寵物被人親近,所以才會欺負她。

 

自以為了解真相的夏虹一邊罵一邊腦中快速轉動著,盤算怎樣才能讓這男人用一隻小貓咪來賠罪。

 

「喂!既然你不願意道歉我們也不想這麼跟你乾耗著,你隨便挑一隻貓給我妹妹當賠罪,我看就那隻銀色的吧,然後這事就這麼算了。」夏虹擺出一副大度模樣,那名叫淼兒的小蘿莉抽噎聲也瞬間弱了下來。

 

…………

 

待在包包裡的白芊環真的覺得腦中有什麼要斷掉了,應該是條叫理智線的東西吧……

 

「我覺得你們真的有病!明明是這小妹妹自己纏著我們,只不過是不想被打擾要她離開而已,她自己就哭了誰欺負她了啊?再說了,她是要不到寵物才哭的,關我們什麼事?她要我們就得給嗎?」白芊環怒不可抑的飛出包包指著夏虹的鼻子大罵,耳朵都氣紅了。

 

她個性是喜靜怕麻煩沒錯,而且也屬於不愛計較的人,但不代表她沒脾氣不會反擊,從她在上個遊戲中處處報復王承翰跟林燕就能看出,她是個一旦超過忍耐極限就會開始有仇必報、有不爽必宣洩的人,要程泊懷跟人對著罵怎麼想都不可能,可是她可以!

 

突然飛出的小小人兒讓夏虹一行五人瞪大雙眼、張口結舌,這什麼?小精靈?小妖精?彼得潘旁邊那隻專門灑粉的?!

 

沒有理會五人的驚訝,白芊環怒氣微歛,恢復理智的說道:「總之我們已經很客氣了,不要再纏著我們。」真是不知死活,以程泊懷那不留任何餘地的冰冷,對那小蘿莉真的是很克制了沒錯,可不代表他沒有底線啊!就算小蘿莉不會太慘,他們四個尤其是那三個武力值不高的男人是哪來的自信?

 

面前五人還一愣一愣的,小蘿莉淼兒的眼淚也因為忘了哭而停住,眼底的熱切越來越明顯,緊盯著飛在半空中的童話萌物,突然衝上前去往上一跳伸手一抓。

 

「呀──」被小蘿莉兩手抓住的白芊環大驚,嘴裡發出短促的驚叫聲,程泊懷聞聲和兩隻小豹貓一起快速解決掉正在打的白斑巨蚊,返身回來收刀、伸手。

 

「拿來。」一隻手平攤在小蘿莉面前,語氣冷冽眼神冰冷,兩隻小豹貓也擺出備戰姿勢嘴裡發出「咕嚕嚕」的威嚇聲,要不是稍早前的經歷讓兩隻小豹貓對自主攻擊生出幾分自制力,小蘿莉早就被攻擊了。

 

「呃……」小蘿莉一怔,眼中水氣驀地又快速凝聚。

 

「你又欺負我妹妹!」看見淼兒扁嘴欲哭,夏虹立即暴跳如雷。

 

「妳習慣扭曲事實嗎?」程泊懷冰冷的眼神轉向夏虹,眼底的殺意開始升騰。

 

白芊環被人掐在手上握得緊緊的,窒息感越來越強烈,偏偏新手村裡玩家無法對玩家造成傷害值,沒有被掐死的可能性,只能就這樣難受著,她使勁扭動掙扎,但很快就被掐得小臉發青嘴唇泛紫,渾身也失去力氣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這根本是凌虐吧……幾乎快失去意識的白芊環滿腹怨氣,說什麼不能PK,這設定對普通玩家來說也許是保護,因為沒有傷害效果所以要逃開很簡單,可對她來說顯然不是如此啊!

 

「馬上放手!」程泊懷轉向淼兒厲喝,兩隻小豹貓也弓著身子,擰嘴露出利牙、四肢伸出利爪,眼看就要忍不住發出攻擊了。

 

沒特色路人三人組被程泊懷的厲喝聲給吼得回過神來,一眼就看見不僅殺氣飆升的程泊懷,兩隻小豹貓露出一嘴利齒、渾身隱帶綠光顯然也不好惹,路人賈快步往淼兒身前一擋,路人椅跟路人餅兩個一左一右站到她身旁,彎身正打算安慰就看見她手裡被掐得缺氧的白芊環,臉色一變急吼道:「淼兒妳在做什麼?!」

 

「淼兒妳還不快鬆手,她快要被妳掐死了!」

 

「你們倆吼什麼吼!」路人賈顧不得對程泊懷瞪眼,扭頭責備兩兄弟,順勢低頭一看……「淼兒妳快鬆手呀!」音量也不比兩兄弟低。

 

「我……」小蘿莉連續被人喝罵,委屈的放鬆緊握的手,剛收起來沒多久的眼淚又撲簌往下掉。

 

「你們三個找死啊!敢吼淼兒!」夏虹推開三兄弟,彎身把小蘿莉的手指頭扳開,強硬的抓出雙眼緊閉、整張臉紫青色的白芊環。

 

「姊姊妳幹什麼?快把她還給我。」小蘿莉伸長了手一跳一跳的想把白芊環抓回來,可無奈腿短身高矮,就算手伸得再直也勾不著。

 

夏虹高舉抓著白芊環的手,不理會邊哭邊跳的小蘿莉,後退幾步防備程泊懷搶回白芊環,微仰著頭氣燄高張:「喂你!想把她拿回去的話就拿一隻貓跟我妹妹賠罪,否則我絕對不會還你,看誰比較能耗!」

 

程泊懷的眼危險的瞇起,就在欲發作之時,夏虹像是被什麼嚇到,表情震驚收回高舉的手,一時忘記白芊環還抓在手上,手一鬆她就這樣往下掉落,程泊懷見狀快速上前一撈,把白芊環捧在手上急速後退拉開安全距離。

 

路人三兄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面面相覷沒有阻攔程泊懷搶人,小蘿莉也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再嚷嚷,愣了一會兒後才低頭不語。

 

懶得理會這幾個討人厭的家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把白芊環先放進包包後往12等怪區前進,回頭看五人沒有再黏上來,加快腳步打算等等到12等怪區就找個隱蔽一點的地點看過白芊環的狀況後再說,雖然明知不會有傷害效果,可白芊環的臉色著實嚇人。

 

「虹姐……這是怎麼回事啊?」還站在原地的五人中,路人椅哭喪著臉說道。

 

「那隻小東西居然不是寵物……」路人賈剛才一直把白芊環當作程泊懷的寵物,那模樣有點想像力的人都會這樣認為,更甚者當成特殊怪還是BOSS什麼的,哪會料到……這居然是個不能招惹的NPC?!

 

夏虹腦中努力回想著白芊環的樣子,可是她壓根就沒關注幾眼,不能確定白芊環的身上是不是有代表NPC的四葉幸運草。

 

五人會這樣驚疑不定全都是因為剛剛突然出現的系統提示音……

 

『叮~您冒犯了花精族來訪的貴客,本族聲望下降10點、人物聲望下降5點、花精族友好度下降30點、花精族敵視度增加30點,花精族與您的關係變為敵視,提醒您,人物聲望與種族聲望將會影響各族對您的態度。』

 

花精族大概就是剛剛那隻生物的種族,本族……當然就是指精靈族了,聲望會影響NPC的態度,聽到這點讓他們很想抱頭慘嚎,千幻裡的NPC已經夠難搞的了,現在他們幾人被扣聲望,那……

 

夏虹幾人簡直就不敢想像NPC的態度會更加糟糕到什麼程度,每個人臉上都是愁雲慘霧,唯有一直低著頭的淼兒被桃紅色的微捲長髮遮蓋住臉,看不見臉上的不甘表情。

 

已經走遠的程泊懷見四周圍都沒有人,不等找到一個隱蔽的地方就邊走邊掏出白芊環用兩手捧在手上察看,發現她雖然仍雙眼緊閉,但臉色跟呼吸已經好轉許多,只是嘴唇和臉色還有點青白。

 

「咳呃!咳咳……」白芊環忽地大吸一口氣發出一連串的咳嗽,甫一睜開雙眼那一瞬間的空洞令人心驚。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新鮮空氣,眼神只瞬間之後就恢復清明,兩眼因為難受微泛水光:「媽呀……我還以為我要死了……」說不定乾脆一點變成白光還比較不會這麼折磨,剛剛她意識都恍惚了。

 

「妳沒事吧?」程泊懷正在反省,他要趕走剛剛那群人絕非難事,只需要態度再更狠辣一點,可是因為不想對那群人浪費心力,想著反正也不會造成什麼實質傷害就乾脆視若無睹,沒想到那群人對他是不會造成傷害沒錯,可一時衝動飛出來的白芊環卻遭了殃。

 

他認真反省自己剛剛在第一時間就應該要想到把白芊環保護起來才對,即使只有一分警戒也不至於讓她遭罪,對他來說白芊環就等同他任務中的保護目標,雖然是遊戲任務,但他身為傭兵有自我堅持的準則,不管是現實任務還是遊戲任務都是沒有差別的。

 

什麼時候他的心態這麼大意了?雖然有大部分的原因是因為『新手村內不能PK』的條例,可自身的鬆懈是他無法容忍的。

 

意識到自己不應該這麼無關緊要,千幻這款遊戲不像其他遊戲那樣一板一眼,真實度高和靈活性也等於很多東西不像設定好的那樣單調,就像新手村內不能PK,玩家無法對玩家造成傷害值,可是不見得等於呵護,它殘酷的一面就是像剛剛白芊環那樣,就算被掐到休克也不能解脫。

 

程泊懷在千幻內的警戒心前所未有的高漲起來,同時也激起一股好勝之意,他是個職業傭兵,打從骨子裡就存在比一般人高的冒險精神與挑戰困難的興趣,千幻的真實感和死亡會復活的設定令他深思起來。

 

即便死亡能夠復活,受到傷害的痛苦也跟現實中無異,死亡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在那之前的過程才是最磨人的,也許新手村這樣的設定就是為了要讓玩家體悟到這點,拿道德感去限制行為太過理想,很多時候都是要知道痛了才會克制,同時也是一種恫嚇,千幻世界不是這麼好混的,它也有比現實殘酷危險的一面。

 

對程泊懷這類的人來說,千幻未嘗不是一個很好的鍛鍊機會,對其他人來說,千幻給了保障生命的危機意識訓練。

 

白芊環仍然渾身脫力,疑惑的看著對方若有所思的出神,兩隻小豹貓在程泊懷腳邊擔心的轉來轉去,抬高著頭注視癱在他手上的她。

 

「喵~」主人妳沒事吧?

 

「沒事……」白芊環虛弱的回應小希跟小瑟,真是一場無妄之災……

 

漸漸恢復過來的白芊環感覺自己的喉嚨很乾燥,很想幾口喝水,剛才冒出這個念頭,一片裝著補血藥劑的葉子就遞到她眼前。

 

白芊環坐起來捧過葉子就口喝,眼下沒有水源,程泊懷也沒辦法轉變物品大小,只能這樣將就了,待白芊環喝完後程泊懷便拿走葉片隨手一扔,感覺自己好多了的白芊環開口說道:「謝謝。」

 

程泊懷低頭淡淡的看著手上的白芊環,說道:「剛才是我大意了。」

 

白芊環搖頭道:「沒有,追根究底還是我拖累了你,麻煩也是我的寵物惹來的。」

 

程泊懷靜靜的注視表情認真、隱含愧疚的白芊環,說道:「妳不需要這麼客氣。」這話如果讓熟悉他的人聽見就會知道,這其實就是代表著一種首肯,願意接受她成為朋友的意思。

 

個性冷淡的人表達方式都是有點拐彎抹角的,或者可以說是彆扭的,他多半不會明講,都來隱含這套,當然殺人的時候除外。

 

白芊環歪著頭,感覺程泊懷疏離冷漠的氣息似乎又變淡了點,對他點頭笑了笑之後張開雙翼回到包包裡躲藏起來,打算好好休息一下順便製作要給他的裝備,剛才被小蘿莉幾人這麼一鬧她根本就沒心情製作,等他停下來打怪的時候再看周圍有沒有人,沒人她再出來,因為包包再舒適,也不可能在他打怪的情形下靜止不動,她如果待在裡面,不暈頭轉向就很好了,更別談要好好休息或者製作裝備。

 

終於能好好靜下心來的白芊環待在包包裡,先是用裁縫術製作出一件上衣和褲子,由於還沒完全恢復精神,製作出來的上衣跟褲子的樣式都極簡單,白芊環想了想,覺得這兩件深綠和咖啡的配合太難看,用植物染色把T-shirt式的上衣變成純白色,褲子染成深灰色,又用狼皮做了一雙護腕,接著又用合成術把獸皮+桐木+草藤合出了一雙獸皮靴。

 

白芊環之前就在想只要邏輯合理就有機率合出想要的東西,這個想法在合出獸皮靴時初步得到了印證。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