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無好宴

 

儀鳳二十三年二月一日──月之歷除夕

 

不、高、興!

 

林日揚悶悶不樂的後悔為什麼不待在宿舍裡就好,明明是除夕夜,是應該在桌上擺滿令人垂涎三尺的美味佳餚,跟家人圍在一起熱熱鬧鬧等著領紅包的開心日子,好吧雖然他從來沒有實際體驗過,在他的回憶裡就算是除夕夜也還是清清冷冷的一個人居多,可是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

 

熱鬧的氣氛、敞開了肚皮吃也吃不完的各式佳餚,美麗的會場、美妙的音樂……不美妙的心情!

 

龍朔學院在除夕夜的時候會舉辦晚宴,沒有很硬性規定學生們一定要參加,但是留在學院裡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回家過年的學員們,幾乎都不會選擇自己一個人待在宿舍裡過年,這樣太寂寞了。

 

雖然趙紫雲兄妹幾人不參加宴會也不會孤單,不算上侍衛他們人數也不少,聚在一起足以過個熱熱鬧鬧的跨年夜,可是無奈身為天龍國的皇子皇女們,有些宴席註定不能缺席,要知道這可是刷存在感的時間,皇室本就式微,要是連存在感都不刷、不交際,對皇室來說只會更加不利。

 

於是林日揚兩日前就被趙飛燕三申五令的囑咐一定要參加今晚的宴席,原意是好的,擔心她待在宿舍裡無聊寂寞,即使為了配合某些計畫暫時不能曝光身份,在同一個宴席上也等同於一起跨年了不是嗎?

 

趙飛燕是這麼想的,林日揚對熱鬧的年夜也十分嚮往,很乾脆的就答應了,導致他現在心口像是壓了塊巨石般鬱悶,與其要這樣或者視而不見、或者裝作不熟的保持距離,還不如一開始就各過各的,更何況還會有以蒼炎金為首的白目冷嘲熱諷挑釁、崔湘玉這個春心萌動的少女癡纏,搞得他煩不勝煩、食不知味。

 

知道他情緒不佳,姚傲璿、姚炤雅和季翩然圍在他身旁,時不時的往他手上的餐盤裡「投餵」食物,就連愛玩鬧的姚昊濤跟姚煞都很安份,除了鬥鬥嘴笑鬧以外,沒有嚷嚷著打架還是破壞什麼,最多就是小小教訓了一下囂張的蒼炎金等人,讓他少來煩人而已。

 

林日揚撇了撇嘴,覺得現在回宿舍自己準備食物也為時不晚,阻止想往他餐盤放一塊烤肉的姚傲璿,偏頭對硬是擠開季翩然後賴著不走、極力攀談的崔湘玉歉然道:「抱歉,我覺得身體有些不適,想先回宿舍歇息。」

 

看她眼底閃過失望,林日揚內心一陣愧疚,不是她不好,是他性別不對啊!!靈魂再怎樣男人也改變不了身體「配件」的問題,GL他真心接受不了,而且她也不是他喜歡的類型,所以只好裝傻,默默的在心裡對她說聲抱歉了。

 

想他這輩子大概就只能獨善其身了吧,GL他接受不能,BL又完全排斥……

 

崔湘玉臉上帶著明顯的失落目送林日揚一行人走開,待在不遠處的幾名小女生馬上就圍了上來。

 

一位目光忿忿的女孩狠瞪了一眼林日揚的背影,扭頭又急又怒的勸說道:「算了,湘玉,不要再喜歡這個不知好歹的人了!想妳都因為他傷心幾次了?」

 

「他……他只是還不懂我的心……」崔湘玉目光哀怨、面色悽悽,引得身旁好幾位小女生紅了眼眶,皆是一臉怒氣的扭頭瞪向林日揚,朝他的背影丟了無數把眼刀。

 

「噗哧……哈哈哈……」姚昊濤小聲的憋著笑,對剛剛「聽」到的那句「是他還不懂我的心」給雷得全身雞皮疙瘩,她對小揚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有眼睛的人都懂了好不好!

 

因為離得近,姚昊濤的悶笑聲沒有被鼎沸的人聲遮蓋掉,林日揚疑惑的轉頭遞了一個不解的目光,見他搖頭揮手示意「沒事,繼續走」之後疑惑更勝,但在這麼吵雜的地方對話不方便,暫時按耐下好奇心,打算先出會場再說。

 

可天意似乎打定主意不想讓林日揚有好心情,一行人才走到門口,就看見比趙紫陽等其他兄妹晚到的趙紫雲迎面而來,臉上的微笑雖一如既往的溫雅,卻令林日揚感到陌生,眼前之人不管是舉止、眼神還是嘴角溫和有禮的微笑都透著疏離的冷意,氣質儒雅卻太過淡然,讓人興不起靠近的勇氣。

 

林日揚腳步一頓,抿了抿嘴,對趙紫雲這副陌生的樣子感到有些發堵,移開目光暗忖,反正不能打招呼,乾脆當作沒看到好了,繼續邁開步伐走出門外,沒發現趙紫雲看見她微愣後投視的關心目光和一瞬間變得柔和的神情,目不斜視的在心裡盤算要回宿舍自己張羅吃食還是到校外邊逛邊蒐羅美食。

 

兩人錯身而過,趙紫雲的臉色微微黑沉了起來,渾身散發的氣息已經不是疏離的冷淡,而是迫人的寒意了,腳步頓了一頓,正欲轉身肩上就被人拍了兩下,冰冷的目光一掃,發現來人是面帶幾分揶揄微笑的趙紫陽。

 

趙紫陽在自家四弟越發冰冷的目光下收斂起幾不可查的揶揄之色,爽朗笑道:「你可終於來了四皇弟,怎地這麼遲?先晃晃再一起回去吧,晚上留點時間自家人好好聚聚。」

 

「本就有此打算,張羅了一下所以遲了。」趙紫雲語氣淡淡的,不明其中原因的人聽了還以為他其實不甘願呢,哪裡知道他是為了別的事情影響情緒。

 

而趙紫陽顯然不在不知情的行列,笑了笑和趙紫雲走進會場,見他沒有吃東西的興趣也不勉強,端了一杯果酒給他之後沒有走開,走在他身旁應對過來打招呼的人,否則以他現在的狀態可不會在乎失禮、得罪人的問題。

 

可惜有些人他沒辦法幫忙應付,譬如逐漸圍上來、眼帶紅心、雙頰微紅羞澀的少女們,無奈的對著趙紫雲一個聳肩,笑容可居的應付起其中向著他來的少女。

 

趙紫陽果然足夠了解自己的兄弟,情緒惡劣的趙紫雲根本不想做什麼表面工夫,今日想撲上來的少女們註定要悲劇……

 

趙紫雲眼底隱隱閃過一絲煩躁,面上溫文儒雅、笑容和煦的拿出一串鎖片,淨白柔韌的玉手往鎖片串上連拍了幾下,周身頓時罩上了三道防護罩,靈陣的光芒把本來就風姿翩翩的他襯得丰神俊美,那些本來就垂涎他的人一看,目光亮得可以閃瞎別人的眼,有的人更是眼底一片赤裸裸的貪婪和欲望。

 

而其他沒有歪心思的那些人欣賞讚嘆之餘,腦門黑線一片……不過就是群狂蜂浪蝶,以往也不見您反應這麼誇張,應付得游刃有餘,怎麼今年這麼不耐煩?

 

在看見趙紫雲接著激活反彈陣法之後,所有人都默了……您至於嗎?

 

趙紫陽一看笑噴了,取笑道:「噗哧……四皇弟,你不是這麼誇張吧。」

 

「哼。」趙紫雲輕輕冷哼一聲,淡淡的掃了趙紫陽一眼,轉身就往會場門口走去,與平時太過迥異的神態讓眾人訝異之餘不約而同的在心裡暗忖,四皇子殿下的心情似乎非常差,不知道是發生何事了?

 

趙紫陽掃了一眼周遭眾人臉上各異的表情,露出幾分無奈、幾分縱容的微笑說道:「抱歉,今早四皇弟遇刺,一名侍衛為護主受了傷,故而情緒不佳,非有意怠慢各位。」

 

皇子遇刺?!一石激起千重浪,趙紫雲方才的誇張舉動頓時被這則驚人的消息掩蓋,無不恍然大悟,難怪四皇子殿下會這麼反常,實乃情有可原,紛紛交頭接耳的討論起來,不多時只要有來宴席的人全都知道了這則消息。

 

趙紫陽抿了一口果酒,大多數的人都是同情弱者的,適當的展現出弱勢也是一種收攏人心的方法,只是不能太過,否則反而會適得其反,讓人覺得軟弱可欺,微微一笑,對著聚過來詢問的眾人說道:「最近得知有不少勢力蠢動,雖然早有防範但刺客實力強大又太過狡猾,一擊不中也不戀戰就立時逃走,目前仍搜捕未果,若是各位有發現可疑之人,還請不吝告知。」

 

「一定一定。」眾人當下便點頭答應,心思各異的散開去找其他人傳遞這則第一手的驚人訊息。

 

有群情激憤的人,也有人感到同情,只是覺得有熱鬧可看的人也不少,當然也有感到幸災樂禍之人,但不管是抱持怎樣心態的人,都想從趙紫陽幾兄妹口中探問出更多細節。

 

趙紫陽沒有去交趙紫華他們怎們回答,之前有沒對過說詞,他對自家弟妹有信心,就算沒有對過說詞也不會有問題,果然每個想問點消息的人不管是去問誰、說多久,最後統整下來都只得到相同的收穫──刺客身分不明、逃逸得快所以也不曉得有無同夥、侍衛受了傷趙紫雲心裡不痛快。

 

至於刺客到底有幾人、侍衛傷了哪、多少侍衛受傷等等根本模糊不清,經過口耳相傳衍生了不少版本,不知不覺中坐實了「趙紫雲遇刺」的消息。

 

趙紫陽招呼趙紫華等人離開宴席,藉口還有事待整頓,兄妹幾人也想聚一聚,由於剛才得知了趙紫雲遇刺一事,沒人阻攔他們,一行人很順利的脫離宴席。

 

「呼~終於能喘口氣了。」趙飛燕誇張的吐了一口氣,最討厭參加宴席了,總是要端著一副完美的笑臉應付許多人,而且為了保持美好的形象,東西根本沒吃幾口,累死人了。

 

趙紫嵐倒是還好,他身邊環繞不少平時交好的好哥們,幾人說說笑笑杜絕了不少想上前攀談的人,不過他也沒能吃飽,形象是必須要維持的,免得跑出類似「皇室沒錢吃飯」或者「三皇子是個吃貨」的流言來。

 

「咱們現在上哪?先去吃飯好不好?」趙紫嵐揉了揉肚皮,覺得自己現在餓得能吞下一頭豬……

 

趙紫華說道:「去紫雲那裡吧,之前他跟我攬過張羅聚餐的活,應該是張羅得差不了才過來的。」往年這樣的工作都是他在負責的,只是前天趙紫雲主動說要接手這項工作,似乎是有什麼不一樣的東西想準備。

 

趙紫嵐一聽吃的東西都準備好了,喜得加快了腳步說道:「那快點過去吧!」

 

兄妹幾人都是飢腸轆轆的狀態,除了形象是傲嬌毒嘴的趙紫翊以外,沒多少人會想來找他探問消息,倒是讓他吃了個半飽,還能分心注意到其他事情。

 

「小揚呢?」為防隔牆有耳,趙紫陽幾兄妹事先就說好了改口喚朝陽為「小揚」,而且朝陽明顯對「林日揚」這個名字更有認同感,幾人都查覺到了什麼,只是沒有說出來,默默的改了口。

 

趙紫陽回道:「很早便離席了,大概是不習慣。」他有注意到小揚臉上悶悶不樂的表情,雖然很想安慰她,可是看著左擁右抱、在花叢裡囂張愜意的嚴世藩,還有看見四皇弟就第一個撲上去的嚴涵吉,為了原定的計畫、同時也為了保護她,只好暫時按耐下來,等到自家人聚會時再談。

 

不過,「朝陽」總算是對她們敞開心胸了,要不是把他們視為家人,又怎會因為不得已的疏離而鬱悶,趙紫陽不同於趙紫雲惡劣的心情,反倒是覺得頗為愉快,對以前的「夏晨星」他抱持著些許不一樣的情緒,現在的「朝陽」則是親人、妹妹,「夏晨星」是需要站在他身邊的不能縱容,可「朝陽」是要站在他身後的,身份不一樣,態度便不一樣,對現在的「朝陽」,他不可謂不疼愛。

 

對「妹妹」這種生物,趙紫陽幾兄弟向來都是沒輒的,前提是他們願意認同,「朝陽」心思純淨真摯,沒花多少時間就秒殺了這群「妹控」們……

 

校外,林日揚一行人沒有找飯館或店家,而是選擇逛著街上的大小攤位掃食,吃著各種美味的小吃,林日揚的心情好轉不少,果然美食有治癒的效果呢!只不過……旁邊有一位八卦份子真的太煩人了……眼神不住往某個方向瞟。

 

季翩然看著水之鏡像裡的畫面,在看到鏡像裡許多女子在看見開啟的防護罩之後難堪、窘然退卻,撲得最猛的那個還被直接彈飛,斜睨了身旁有些心不在焉啃著玉米的林日揚一眼,嘴裡發出賊笑:「嘿嘿。」

 

……

 

林日揚對著她翻了個白眼,不得不承認,看見那顆聖誕樹被彈飛挺爽的,剛才要不是她一直纏著大皇兄他們追問四皇兄的行蹤,他也不置於完全無法靠近他們,害他在這個大好節日裡氣悶,哼!

 

不多時,看見鏡像裡趙紫雲他們先後離開會場,想起趙紫雲今早跟他說過會在他的寢樓裡另外舉辦家宴的事情,想了一下,吃掉最後一顆章魚燒後,頂著季翩然看戲的目光有些彆扭的說道:「我們回去吧。」

 

姚昊濤四人聞言好笑的互相對視一眼,對於小揚偶爾會出現的撒嬌行為感到樂見其成,雖然姚傲璿很不樂意看見趙紫雲這個別有用心、趕都趕不走的傢伙,取捨之下還是沒有搗亂反對,畢竟小揚會在意無法親近趙紫陽他們,不就是代表他不再像以前那樣將自己置於所有群體之外、融入不了也害怕融入嗎?

 

只要他不在露出那副好像隨時都會消失的模樣,不管來幾隻想採花的狂蜂浪蝶,擋著就是了,姚傲璿嘴角拉開邪魅的弧度,惡劣的劈手一搶,林日揚剛到手沒十秒的烤串頓時不翼而飛……

 

「你?!」要吃不會自己買一串嗎?林日揚沒好氣的撇撇嘴,想著大好日子不能動怒,雖然剛剛在宴席上很鬱悶,但從現在開始保持美好的心情還來得及,他以經夠衰了,不想明年也繼續倒楣下去。

 

從姚炤雅手上又接過了一隻烤串,不知道自己其實忍著氣的時候臉頰都會微鼓,泛著可愛的紅暈,讓解決完烤串的姚傲璿一把就掐了上去,又搓又揉玩得不亦樂乎。

 

林日揚額際爆出一條青筋,忍無可忍的大吼:「牙浩學~~」

 

「哈哈哈~~」

 

「哼……」林日揚氣鼓鼓的勺湯輕啜,熱騰騰的湯品讓喝湯的速度不快,姿態端正優雅,除了那彷彿要將湯盤勺穿的氣勢……

 

「小揚怎麼了?還在不高興嗎?」趙飛燕早在小揚抵達前就被某幾位兄長私下授意過,眼下見小揚果然面色不快,擔憂的湊了上來探問。

 

「嗯?」林日揚扭頭看向趙飛燕,目光不解,他確實還在生氣,任誰臉被人像搓包子湯圓一樣亂揉亂捏,心情短時間內都不會太好吧?他又不是黏土!想到這,鼓了一下被揉得紅潤的臉頰,橫了好整以暇喝著湯的姚傲璿一眼。

 

呀?怎麼辦,小揚好像真的很不高興吶……趙飛燕悄悄往趙紫陽那兒看過去,接收到自家大哥的眼神示意之後,臉上揚起笑臉對林日揚說道:「小揚是不是因為我們剛剛都沒理妳,所以不開心了?」趙飛燕性子直爽,若非必要便是直來直往,尤其是對自家人一向不興旁敲側擊這套的。

 

林日揚微愣了一下,這才想起自己稍早之前因為這原因生過悶氣,但他早就在看完水之鏡像之後就想通了,剛剛也不是在生他們的氣,於是很老實的搖搖頭。

 

趙飛燕還以為她在賭氣不肯說實話,急忙解釋:「剛剛不是不理妳,是因為忙著應付其他人,現場又有一些礙眼的人在,所以……」

 

「我知道,我真的沒生氣了。」林日揚說完頓了一下,臉上重新躍上幾絲不愉,續道:「不過以後再也不想參加那樣的宴席了,一點都不好玩。」

 

趙飛燕連忙頷首附和:「嗯嗯,不參加也沒事的。」原本她建議小揚出席是一番好意,沒想到反而讓她受了悶氣,心底生出不少歉意,偷覷了對面一直很沉默的四皇兄幾眼,發現他面上幾不可察的柔和許多,整個人散發的氣息都跟剛剛大相逕庭,不禁微微鬆了口氣。

 

真是……所以她從小到大最討厭的就是宴會了!

 

解開心結,林日揚和姚傲璿等人、趙紫陽兄妹一起過了一個溫馨熱鬧的除夕夜,還從他們手上各領了一個大紅包,裡面除了壓歲錢以外還裝著別出心裁的禮物或者寓意吉祥的小東西,暗自慶幸趙紫雲有提醒他準備,各自回送了殺死他不少腦細胞準備出來的紅包和禮物之後,眾人便移駕到屋外小院子內聚在一起玩煙火。

 

這些煙火全都是趙紫雲為了今晚準備的驚喜,融合了林日揚的製作想法後加入自己的創意做出來的,林日揚興緻勃勃的玩得很High,讓不知何時就靠到他身旁來的趙紫雲漾起溫柔寵溺的滿足微笑。

 

總算是沒有白準備這些,雖然之前被他無視的情景還微微刺痛著心口,能看見他玩得開心的笑容便已足矣……

 

眾人一直玩到快清晨才結束,趙紫雲神態自然的跟著林日揚回了他的個人實作室,自打他作噩夢生病那天開始趙紫雲就一直都睡在這裡,所以他一開始也沒覺得有異。

 

臨睡前,趙紫雲貼了過來對他訴說他開了防護罩,沒讓任何人近身的事情,這些他早就通過季翩然這個大八卦施展的水之鏡像看到了,原本早已將那時含著幾分意味不明的鬱悶給拋諸腦後,經趙紫雲這麼一提,怪異的氣悶感又再次浮現,不知為何特別不想理會趙紫雲,翻了一個身便逕自夢周公去了。

 

如果他知道這會導致趙紫雲在未來兩個多月的日子裡,糾纏他比往常更勝兩倍,一定不會選擇在此時冷淡以對,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直到某次趙紫雲差一點就成功灌輸林日揚「跟他同浴也沒什麼,還可以輕鬆偷懶」的想法,被正好在一旁的趙紫陽哭笑不得的阻止、姚傲璿雷霆大怒的將人丟出去之後才收斂……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