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新手煩惱

所有玩家們面臨著各種慘淡的新手生活

充分彰顯了什麼叫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

白芊環被系統發配成唯一性隱藏種族,待在沒有其他玩家的花精村落與世隔絕,就像她猜測的那樣,絕大多數的玩家都得人擠人的搶怪、搶任務,不像她這樣單獨被〝愛護〞。

遊戲艙有網路連結功能,所以玩家可以待在遊戲中開啟遊戲論壇,一群首梯進入千幻的玩家們紛紛到論壇發帖子,有抱怨帖、探討性質的帖子、各種猜測帖、訊息分享帖、問題帖等等。

其中最火的就屬抱怨帖跟探討性質、任務分享的這三種帖子。

遊戲最開始被探討最多的就是隱藏種族,話題是某人族玩家被一位話嘮NPC纏著聽故事很久,內容說道他曾見過草木修練到一定程度時幻化成人形,被傳說為妖精族,還有提到遊蕩人間不願意回歸冥府的亡者,他們稱其為鬼族。

此帖一出一堆玩家跑去找那位話嘮NPC聽故事,一開始NPC老頭還說得挺歡樂的,很少有人願意聽他說那些不知道真假的〝少時經歷〞,可是講著講著他開始厭倦了,大門落鎖說是要保養喉嚨……

論壇充斥著玩家們的YY猜測,還有人似假還真的說他有見過吸血鬼,隨即就被踢爆他不過是見著了一隻蝙蝠。

隱藏種族太玄乎,而且種族不能自己選,就算知道有人是隱藏種族,也是讓自己不舒服罷了,所以種族YY帖很快就冷清了,接著從頭火到尾的就是抱怨帖!

抱怨帖中,最多人抱怨的就是系統居然不給新手裝備,要靠玩家一個任務解過一個任務才能得到屬性很渣的新手裝備,像是──

新手袍

普通

耐久度100/100

防禦+1

物品說明:哎呀!你似乎拿到的是偷工減料的劣質品!

新手鞋

普通

耐久度100/100

防禦+1

物品說明:哎呀!你似乎拿到的是偷工減料的劣質品!

雖然屬性很渣、物品說明很賤!但絕大多數人卻不見得拿得到,因為有些任務是得打怪的,你說這沒給武器又沒有技能的,怎麼打啊?湊上去往往都是給怪送菜!新手村到處都是一堆人赤手空拳亂K怪,然後被怪殺,還是秒殺……

雖然很氣憤,但跟系統是沒道理可講的,於是有些人就開始結群拉黨,可是試了老半天,就是不能組隊!

為毛不能組隊啊?!因為一人吃果子但多人吃不到的糾結心態,玩家又再次激憤了!遊戲公司也很絕,從頭到尾只回了句『這功能是有的,但激活方法請自行探索』,任憑玩家怎樣謾罵,遊戲公司也沒有再回應過,吵沒多久玩家就無奈的歇菜了。沒辦法呀,吵也沒用,與其浪費時間還不如再想辦法,都是首批玩家,誰也不想輸誰。

眾玩家們少數跟怪物拼命賭運氣,反正10級以下死亡不會扣經驗,三五成群合作殺怪輪流升等、解任物的玩家居多,就這樣被M著M著……居然也慢慢習慣了。

歷盡艱辛解任務、升等,玩家們又再次發現新的問題,那就是沒有技能!

每個玩家一進遊戲都是沒有配備任何武器的,解任務也一直解不到,怪物爆東西的機率低得可憐就算了,東西爛又不出裝備,不能組隊不說,現在又多了個木有技能,這叫廣大玩家怎麼活啊!

有些頭腦靈活的就〝自行創造〞武器,像是〝撿〞NPC家的木柴(這麼做的玩家們因為負評遭到眾NPC白眼以對而無法接取任務)、折樹枝、撿石頭來當武器,有些人選擇用拳頭、巴掌肉搏,幻想會不會練出個鐵砂掌什麼的,可不管用什麼方法,就是學不到攻擊技能!

詢問遊戲公司之後得到:『遊戲中可自我領悟技能,只要被系統判定為合理存在就能創造成功,若是系統未定義技能的話,創造者可為其命名。』的回答。

遊戲第一天就有玩家發帖子說自己領悟了生活技能──採集:可使用技能在擊殺怪物之後對其進行採集。

這玩家是任務要殺雞,可怎樣都是被雞殺,因為被殺太多次在氣憤中變態了,好不容易磨死了一隻,抓著屍體開始拔毛發洩,在他把雞毛都拔光之後系統就提示……他學會了採集術,讓他一時間心裡充滿了各種糾結……

這帖子出現之後就開始有一堆玩家跟風,但想像很美好、現實很骨感,除了這莫明其妙被系統承認的採集術之外,再也沒有玩家領悟其他技能,重點就是沒有工具。

巧婦也難為無米之炊,沒有任何工具要怎麼領悟技能? 

挖礦,先不說沒有礦源,就算有難道要徒手挖?裁縫,一沒剪刀二沒針線三沒布料,什麼都沒有要怎麼裁縫?鑒定,雖然有不少玩家辨識成功與現實世界一樣的花草、樹木、蔬菜等,但成功之後卻只有記錄沒有領悟技能。烹飪,沒鍋沒鏟,連生個火都木有半法,學個鳥毛!其它許許多多的猜測與嘗試也是木有成功,帶給玩家們無盡的挫折感。

生活技能那邊一片慘淡,攻擊技能這邊也是愁雲慘霧!遊戲第一、二天玩家們拎著〝自創〞的樹枝木棍敲怪、撿著小石子扔怪、拿著大石頭當板磚拍怪、掄著拳頭巴掌毆怪,可除了領悟一個被動技能:『基礎打擊LV1,可對怪物造成有效打擊,造成物理傷害。』以外就再也領悟不到別的了,你說這要人怎麼玩啊?最弱的雞都能用爪抓人、用啄戳人呢!

遊戲第三天玩家們就對自創攻擊技能不抱有任何幻想了,開始把重點放到任務上,期盼任務會獎勵技能學習,找任務解的積極性上升不少,可廣大玩家們又被系統調戲了一把,NPC們太真實,任務很難找……

千幻NPC們個性不同、習性不同、脾氣不同、喜好不同,眾多的不同讓玩家很蛋疼,一般玩遊戲都是人湊過去NPC就會抓差、進入接取任務的流程,再不然就是說個幾句話、問個〝有忙要幫否?〞就能觸發任務接取,但是……千幻NPC們不興這套……

玩家們湊上去通常會被無視,好一點頂多得到個善意的微笑,如果你長得寒磣些,主動對話還會被NPC們誤會居心不良。

百試百靈的〝需不需要幫忙?〞也經常鎩羽而歸,偶爾還會被反問:「你有何企圖?」NPC們都好矜持、好冷默……

造成任務難尋的原因還不止這點,人群的力量是強大的,鄉民是無敵厲害的,但系統是很〝賤詐〞的……

有沒有隱藏種族先撇開不提,玩家們被系統普遍分為三個種族,人族最多、獸族次之、精靈族也不少,不同種族的新手初生地不同,所謂的新手初生地就是指新手村啦~

系統先是很詐的幫玩家分配種族,然後每個種族的新手村只有一個,沒錯!就是各族一個!雖然目前開放的玩家只有第一批,可架不住新手村少啊!那人潮……簡直就是人山人海!然後系統又很賤的把部分任務限制接取次數,被解過幾次之後就無法再接取或者任務變更成其它任務,一切都要看NPC的心情跟需求。

倍受羨慕忌妒恨的千幻首批玩家被調戲得身心俱疲,感嘆遊戲太真實也不好,比現實世界更難求生存,一怪難尋、任務難搶、不掉裝備補品、掉率很低、NPC很難搞、NPC賣的東西都買不起、學不到技能、裸奔之路漫長、虛無飄渺的職業設定還不知在何方,最悲催的是!木有儲物道具啊啊啊~~

就算是這樣,可能是千幻風景太美、遊戲真實感太高、再辛苦也不會真的翹辮子,也或許是人類天生基因有M屬性……咳,總之沒有人有棄千幻擇其它遊戲的念頭,最多上論壇操句:「尼TMD最好都是自行探索!」

能購買首批遊戲艙的人,在現實世界中都是頗有能耐、或是家世很好的人,大爺心態那是只會多不會少,可是再囂張也木有用,沒開放現實幣與遊戲幣對換,凱哥只能變萎哥,就算是長得帥也不會增加人物魅力數值……

「TMD……我怎麼覺得比當傭兵執行任務還難啊?!」據說是來玩遊戲放鬆的帥哥之一古欽仲在第N次被怪殺掉復活之後,忍不住爆了粗口。

這實在是太憋屈了!要知道……他不當菜鳥很多年了!沒想到居然在這遊戲裡被狠狠的噁心了一把。

他很悶,非常悶!黑著臉往任務怪點走,第N次無視想貼上來蹭好處的MM,感覺自己從來沒這麼討厭女人過,因為外型他一向倍受女人歡迎,這點他頗為自得,雄性嘛~總是會有那啥激素對吧,可是放到現在,他覺得這點不好,人帥不好、非常不好!

沒瞧見大家都貧困著嗎?他又沒有因為長相就得到什麼好處,也沒因為現實身手不錯就混得多好,憑什麼要讓人蹭好處啊?有好處也是他自己的,更何況根本沒有!

他一邊走回怪點一邊打開對話通訊,選擇名單裡的〝蒼榆〞密頻道:「怎麼樣?你們還活著嗎?」他們8人說好要用在傭兵團裡的代號當遊戲ID,蒼榆是蔚景榆的代號,他是〝欽衛〞。

傭兵團裡他在戰鬥中大多數是負責戰鬥支援,性質是屬於後衛,因為負責防禦的東桓不在人族,所以他很自覺的擔綱起擋怪的任務,於是掛最多次的就是他,最鬱悶的也是他。

隔沒幾秒,蔚景榆的聲音傳來:「我沒事,但燄翼快掛了。」

因為負責情報收集的邵殷然也在人族,讓同樣分配到人族的蔚景榆跟古欽仲比其他玩家稍微好那麼一點,不用絞盡腦汁去找任務,在任務接取上也能比其他人快一些,但除此之外都是沒兩樣的,怪物在面對他們的時候一樣很威。

「嗯,我快到了,叫他再堅持一下。」說是這麼說,內心卻暗想他最好不要太堅挺,掛掉讓他心裡平衡一點……

「呵呵,很可惜我來不及說他就掛了。」蔚景榆如他所願的說道。

很好很好,接下來就輪你了,不要掙扎了……古欽仲被千幻折騰得陰暗面爆發,盤算著燄翼掛了蒼榆應該離死也不遠,走向怪點的腳步頓時慢得媲美蝸牛。

拎著沒有屬性的自製木盾,他拖拖拉拉的走回怪點,很失望的發現人沒有變成白光,導致他重新接過擋怪的動作怎麼看怎麼萎靡,看得得以喘口氣的蔚景榆一陣好氣又好笑,古欽仲一向不會掩飾自己的情緒,一夥子人又很熟悉,這模樣肯定會讓一會兒就趕回來的邵殷然爆炸。

果然只比古欽仲慢幾分鐘抵達的邵殷然重新打沒幾下怪就發現有人想法很欠抽,本來就很不美好的心情就像被點燃的瓦斯桶爆發了,握緊自己用石頭磨成的無屬性木刀幾下俐落揮砍,大發神威般的把怪殺掉後,攻擊對象就改成還要死不活的古欽仲,砍得對方哇哇大叫。

「燄翼你是發神經喔,砍我做啥啊?」古欽仲猝不及防的被砍了好幾下之後才反應過來,氣憤不解的邊閃邊叫。

「不要說你剛沒詛咒老子掛點,你小子肯定在心裡巴不得老子早死早超生!」邵殷然邊吼邊砍,刀刀俐落。

為嘛會知道?!古欽仲大驚,心虛的抱頭鼠竄。

同伴忙著互毆,他自己一個人打不過怪物,只好收起一樣是自製的無屬性木劍就地盤腿一坐,看戲……反正周邊的怪都不是主動攻擊型的,他們打的是很一般的兔子,正是因為被很普通的兔子幹掉太多次,他們一行三人多少都遭受不小打擊,其中又以古欽仲為最,至於邵殷然,有一半原因是因為他自尊心本來就比較高,比較好面子的關係。

和他們相比之下,看似悲催的白芊環至少在初期幸運得多了,不僅了解種族天賦,還學到不少技能、經驗獲得容易、有保姆照顧兼陪練技能、配戴了兩個儲物道具,其中一個還是種族限定的極品,在第一天時看看書就被系統獎勵了一套新手裝備,更別說有免費材料練技能了,說出去都會被無數玩家咒死。

而眼下被打發出門去〝晃晃〞的白芊環顯然就是要去接任務拿好處的,沒開過論壇來看,再加上沒出新手村不能跟其他種族通話的她不知道其他玩家有多窮愁潦倒,還在一個勁的抱怨太陽好大,遊戲這麼真實可能會有中暑狀態,甚至想到她才剛吃飽就出來走動會不會胃下垂……

走出翠西亞住處的白芊環打算先去找離得最近的藍德里,翠西亞曾經帶著她拜訪過全村子的花精,她記得藍德里就住在翠西亞住處的斜後方很近,諾亞捷的住處則是遠多了,在村子的右邊最外圍。

正午的陽光很烈,曬得她忍不住半路拐彎在路邊用翠西亞給的廚具中的菜刀〝砍〞了朵小花,把花莖再砍短些後拿來遮陽。

花精村落的每間房屋形狀和風格都不大相同,周邊栽種的花草也都不一樣,最大的特色就是它的牆壁跟屋頂都不僅是粉刷單調顏色,房屋的主人會依自己喜好在上面加上繪畫,像是翠西亞家的屋頂跟牆壁底色是淺淺的綠色,上面畫著一種叫〝薇心花〞的藤蔓植物,房屋周邊的籬笆旁也栽種著這種植物,葉片是大大小小呈愛心形的紫色葉子,一年四季都開著花瓣形狀跟菊花很像的桃紅色小花,每朵花盛開直徑約1公分,葉子則是2~4公分大小不等,純觀賞性、整株無毒但不可食用。

藍德里的房屋底色是淺黃色,上面的繪畫是〝桑莓叢〞,桑莓據說是藍德里最愛吃的一種水果,長的很像桑葚但樹叢低矮、整顆水果是透明的,吃起來味道像荔枝,果皮很薄。

她撐著小花朵走到藍德里的住處,這位NPC房屋週邊栽種的植物也是桑莓,由此可見他真的非常喜愛這種水果。

桑莓是夏季的水果,千幻跟現實世界的時間差雖然是12:1,但四季設定卻是跟現實世界同步的,現在現實世界是入秋的10月初,照理說樹叢上應該已經沒有桑莓,但是藍德里屋子週邊的桑莓叢上卻果實累累,當然這異狀身為這個世界的知識小白的白芊環來說根本沒發現,她只是好奇的抬頭看向比她高出一點點的樹叢,盯著果實看了一會兒,覺得它們比翠西亞拿給她吃的還要豐滿許多,果實都好肥。

翠西亞也曾把桑莓當成飯後甜點給她吃,因為果實對她們而言就巴掌大,所以一般不會使用切割術。

雖然屋子門是打開的,但她還是敲了兩下才走進藍德里家裡,藍德里就在廳內,看起來剛吃飽沒多久,正坐在椅子上悠閒的喝著什麼,見她走進來並沒有出聲反對,他認得她是他們花精們期盼已久的新生兒,臉上揚起友善的微笑,把杯子放到桌上等待來人說明來意。

「你好,翠西亞讓我來拜訪您。」花精都沒有聚居的,藍德里就是一個人住,她一直很好奇花精們難道不談戀愛不結婚的嗎?如果有,那為什麼都不住一起?

藍德里一聽完臉上表情一悟,說道:「妳跟我來一下。」話說完就站起來轉身走進後面的房間裡,她跟上走進去,發現這間房間擺滿瓶瓶罐罐、充滿著花草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而且,這間房間居然有一個小小的灶,裡面正升著不大的火,灶上擺著一個圓形黑色矮寬的鍋子。

鍋子裡似乎小火滾著什麼,從裡面冒出一股果香,味道跟屋外種著的桑莓很像,但比之濃郁甜蜜許多,她悄悄看了房間一圈,覺得這裡絕對不是廚房,因為這間房間除了這個灶以外,牆壁邊跟房間中央都擺著長桌和一個六層木架,有兩張長桌擺滿了書、中間的長桌擺著一堆分割過的植物跟保持原樣的桑莓、最後一張長桌上擺了三個大箱子,一個箱子裡面疊著一個個手掌長的細玻璃管、另外兩個箱子疊著瓶身圓寬、瓶口細短的玻璃瓶。

木架上擺滿了裝著各種液體的玻璃瓶,細長的管長的像試管,一個個塞著軟木塞插放在托架裡擺在木架的第三、四層,木架的第一、二、五、六層每層擺了前後兩排寬玻璃瓶,瓶口一樣是用軟木塞封口。

她沒有機會走到旁邊看鍋子裡煮的是什麼,灶在最左邊的牆角,但藍德里帶她走到右手邊其中一張擺著書的長桌前,抽了一本闢美英漢辭典厚的書給她,書本是正方型的,放到她手上跟她的前臂一樣寬,很重……

藍德里說道:「聽翠西亞說她有帶你去找愛蘭學植物製藥對吧?」

「嗯。」書本很重,但是藍德里話還沒有說完前她不能確定書是給她的,所以她不好意思把書收起來,她忍不住伸出另一隻手幫忙托住這本書。

藍德里看她點頭之後,神情懷念的說道:「我的植物製藥也是跟愛蘭學的,她是在翠西亞接任之前的花精保姆,是一位很傑出的導師,這本是她給我的植物製藥配方書,所有花精只有我擁有,後來我又在裡面加了一些我自己研發的配方,裡面的內容我全都記住了,翻看這本書的機會非常少,所以我想這本書妳會比我需要它,我想把它送給妳,希望妳能夠有效利用它豐富的知識。」他在說到所有花精只有他從愛蘭手上得到這本書的時候,神情頗為驕傲,推了推臉上鏡片有點厚的眼鏡微笑著。

這顯然是位喜愛專研知識的學者,她也領悟到這間房間原來就是一間實驗室,她感激的道謝:「謝謝你,我一定會好好使用它。」說完就有點迫不及待的把它收到個人包裹內,因為捧著這本書的手臂已經有點發抖了,這本書真的很重……

聽藍德里講了一下製藥心得,得知有許多水果都是不影響藥效的,可以依喜好加入果實幫藥水調味,但不宜過多,所以最好選擇果味較濃的水果,像桑莓就很不錯,當初他在嘗試各種水果的時候,吃了一次就對桑莓〝一見鍾情〞,現在他所有藥水都用桑莓調味。

他還發明了先把桑莓熬煮成濃縮果汁之後再加到藥水裡調味的方法,這樣既不會稀釋掉藥水影響藥效,調味比較容易也比較濃郁,熬煮的時候還可以再把味道調得更符合自己喜好,當然對其他不影響藥效的水果也能這樣做,只是他偏好桑莓,灶上熬煮的就是桑莓汁,而為了隨時都有桑莓可以用,他甚至花了大把時間去發明可以讓果樹四季結果的配方。

離開之前,藍德里熱情的送了她一大堆桑莓果實、一小包改良過的桑莓種子,和10瓶用圓寬玻璃瓶裝滿的濃縮桑莓果汁,然後又給了她一箱裝著500支細玻璃管的木箱子、兩箱各裝了100個圓寬玻璃瓶的木箱子、一大袋裡面有600個軟木塞的布袋、兩個小小的黑色藥鍋。

收穫之豐盛,而且是白送!她對藍德里的感激之意簡直高到破錶!不修邊幅又戴著厚重眼鏡的形象在心中無限高大,簡直快樂得沒邊兒了。

揮別藍德里走出小屋,她眉開眼笑的打算先拜訪附近的NPC們,翠西亞的話聽起來是要她〝晃晃〞,但一定要拜訪藍德里跟諾亞捷,村長則是自己決定,由於在第一站就獲得豐收,她打算全村子的NPC都要去騷擾……咳,是拜訪。

她直接走向藍德里對面的小屋,這間屋子是淺藍底色、繪著栩栩如生的魚群,翠西亞帶她來拜訪的時候有告訴她這是一種名稱為〝鯡魚〞的海魚,顏色為淺銀藍色,原形大小長約2公分、細長型,對花精來說直立起來大概就到大腿中間,屬於需要切割術的魚,雖然可以剖成一塊塊去煮,但是這樣肌理就不是很理想。

這間房屋的主人是一位中年女性花精,名字叫作莉莉娜,她非常喜歡吃鲱魚,但對花精來說海魚得來不易,只能用交換的方式得到,她每年都能從熟識的精靈朋友那得到幾條鯡魚,大多會被她用鹽醃漬保存。

先前翠西亞領著白芊環來拜訪時,一踏進屋內就聞到一股又鹹又酸的腐敗氣味,雖然味道很淡,但在這到處都充滿花果香味的花精村落裡非常稀奇,馬上就被白芊環注意到,後來莉莉娜拿出一小塊她珍藏的醃漬鯡魚請她吃她才知道,原來這臭味是醃漬鯡魚的味道,直接聞很像壞掉的雞蛋奇臭無比,她鼓起勇氣把那一口大小的醃漬鯡魚吃掉,味道酸酸鹹鹹……

後來她問過翠西亞,這鯡魚這麼難吃又這麼臭,為什麼身為花精的莉莉娜會這麼喜歡?翠西亞才幫鯡魚〝雪恥〞,鯡魚用鹽醃漬之後確實既臭又酸酸鹹鹹,但是用其他料理方式卻很好吃,像是香煎、燒烤、清蒸或者裹粉油炸就很美味。

她沒幾步路就走到莉莉娜的屋前,兩邊各一個水坑裡種的是水芹,芹菜的一種,水生宿根草本植物,聽說她原本是想挖水坑養鯡魚,但先不說鯡魚是海生,光大小就沒辦法在這麼淺窄的水坑裡生活,所以她只好改種水芹,至少可以當成鯡魚的配菜,味道還挺合的。

莉莉娜正好在屋外整理水芹,不用進去滿屋子臭味的屋內,這讓她鬆了口氣。

「莉莉娜妳好~」莉莉娜雖然是中年,但不喜歡人家叫她阿姨或是大嬸,所以她只好直呼她的名字。

「啊,是熒惑啊,怎麼來啦?」莉莉娜聞聲回過頭來,一看是白芊環就微笑問道。

「翠西亞放我假呢!所以我就打算逛逛村子,經過這兒就來看看妳啦。」她主動上前幫忙莉莉娜用切割術分割水芹,雖然她切割出來的〝普通〞水芹跟莉莉娜切割的比起來破爛了點,但莉莉娜沒有阻止她,臉上也沒有絲毫異色。

「哎呀挺難得的呢,翠西亞可是出了名的嚴格,不過妳這兩天都太勞累了,是該好好休息一下。」莉莉娜抱起用切割術分割過的水芹站起來往屋內走去。

她見狀有點沮喪,看樣子還是得進屋,希望她這次不要再這麼熱情的招待她吃醃漬鯡魚了,跟著幫忙抱起剩下的水芹進屋去。

莉莉娜把水芹往桌上一放,讓她在廳子裡稍微等她一下就走進去了,她把水芹也放到桌子上,心裡忐忑不安,該不會真的又要請她吃魚吧?!那臭味……連榴槤跟臭豆腐都輸它啊!

沒多久莉莉娜就重新走了出來,她很緊張的看向她的手上,沒看到裝魚的罐子,而是看到了一本藍色書皮的書。

莉莉娜表情帶點不好意思的微笑,說道:「熒惑,本來我是想請妳吃魚的,但是……妳也知道這魚比較不容易拿到,我也不好意思一直麻煩我那精靈朋友幫我去抓魚再拿過來,所以……這是我研究的食譜,就送給妳了,將來妳有機會得到鯡魚的話,可以參考食譜的方法料理。」

「沒關係的!我很喜歡這本食譜!謝謝妳了莉莉娜。」不如說是慶幸,掩飾了內心真實的想法,她開心的接過食譜向莉莉娜道謝。

呼~幸好沒再請她吃魚,幸好這魚很難得到……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