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千幻智腦

有長輩的孩子像個寶

沒人疼愛的孩子像個草

大陸貨跟稀有品種差距實在太大

只能淡定……

──────────────────────────────────

幾個大男人沉默了一小會兒就看開了,人比人氣死人,像白芊環那樣是走運的,不能跟她比……

「咳,來交換一下情報好了,我跟欽衛還有燄翼發現PK會痛但是沒有傷害值,還有自製武器的時候把它磨利一點會比較好砍怪。」蔚景榆率先轉移話題,沒看人家小姑娘都下意識瑟縮成一團了嘛,這像話嗎?!

童曦軒跟著說道:「嗯,我跟玄衡發現喝大量的水可以增加些微飽食度,還有擊殺怪物的總傷害值很接近的話,得到的經驗會平均分配,只是還是找不到組對的方法。」他剛剛吃早餐的時候只喝完一杯豆漿,他在遊戲裡灌水灌到滿肚子水,害他有種溺水的錯覺,灌到都兩眼無神了。

「有一種水果可以吃,但是有毒。」生為精靈族的程泊懷在新手村的可活動範圍內發現一種會漲飽食度的水果,但是有微毒,吃超過三顆就會腹瀉嘔吐持續狀態6小時,只好不上不下的繼續餓肚子。

古欽仲說道:「我們人族的新手村目前可活動範圍內都沒有果樹……」雖然有毒,但至少是水果吧?至少它可以吃來漲飽食度吧?真好……

邵殷然沒好氣的說道:「沒聽星逸說有毒嗎?」幸好欽衛沒有初生在精靈族,否則他絕對是寧願被毒死也不要餓肚子的那個,他這兄弟就是要吃不要命的吃貨!

「鬼族毛都沒有,很荒涼,我發現把怪物骨頭拿石頭磨尖利插到木棍上固定會變成系統認定的武器,雖然數值很爛,但比沒認定的好用。」翟皓蒼的情報引起眾人高度關切,開始討論起來,半晌得出單一材料跟複數材料的可能性,打算進遊戲之後再試驗看看。

白芊環在一旁默默聽著也覺得有理,據她本身的體驗就是,這遊戲的東西都很費工,沒有哪個是能簡簡單單完成的,尤其是〝自己領悟〞,像烹飪就得累積食譜記錄的數量,裁縫得先縫出像樣的作品,技能更是難升級,她是得運在花精是唯一性隱藏種族,又被系統設定成族裡的希望一般的存在,就算是這樣也吃了不少苦頭,而且她現在是還沒出新手村,估計出去之後光是她的體型就能讓她餐具杯具擺滿桌。

光想就覺得前景黯淡無光,還是打住別想吧,船到橋頭自然直……

眾人討論完武器製作之後,慕藺慎問道:「我聽族裡的NPC說等級要達到10等才能出村,出新手村的時候可以選擇要到哪裡,燄翼有沒有這方面的情報?」

邵殷然沉吟道:「我只查到有一個臨近海域的小鎮叫席浦鎮,還不知道系統是怎樣讓我們選擇的,遊戲公司根本沒發布相關資訊,我得到的情報是關於地圖探索是千幻規定最繁鎖的一項,估計沒辦法很清楚的給我們選擇。」

蔚景榆想了下,提議道:「到時候要選擇的時候試看看能不能直接選擇地點,如果可以的話就約在席浦鎮等吧。」

「這樣不錯,這遊戲實在是太難混了。」童曦軒把雙手高舉起來,示意自己〝舉雙手贊成〞。

其他人也沒表示反對,跟自己習慣的人配合是好事,更何況這遊戲明顯不適合單闖。

接著蔚景榆就看向白芊環,打算問她要不要也一起行動,順便問一下遊戲ID,可白芊環見狀以為這是要她也交換情報的意思。

她沒有許多跟人相處的經驗,和兩個死黨在一起的時候,也幾乎都是她們八卦一堆她只負責聽,頗為不習慣的她腦袋裡胡亂組織著想得到的情報,說道:「嗯……我發現要學會烹飪就得先記錄一定數量的食譜,學會之後記錄食譜不會漲技能熟練度,只會有人物經驗值,要煮東西的話,沒有食譜會失敗很多次,而且煮出來的東西通常都不能吃,也沒有屬性。」

「製作東西的時候,把材料先加工過再製作成功率會比較高,多跟NPC接觸有很多好處可以拿,所有技能都很難升級,要實打實的真正熟練到一個程度才會提升,而且練生活技能都要浪費掉好多材料。」

「多看書可以得到許多記錄跟經驗值,還會增加人物知識和經驗值,增加10點知識會得到系統獎勵新手裝備一套跟不少經驗值,有種族天賦跟種族專屬技能這兩項設定……」她努力的回想這三個遊戲天都遇到過什麼,有沒有哪些是算情報,幾個印像深的都被她亂無章法的滔滔不絕再滔滔不絕……

幾個男人聽得一愣一愣的,儼然沒想到這小女生會掌握這麼多資訊,搞情報的邵殷然都反射性的開啟錄音了,感覺對方似乎還沒打算停,幾人回過神來都開始囧了。

真的不是他們沒能力,是對方太犯規……是這樣沒錯吧?還是說,他們太久沒玩遊戲了?

白芊環努力的想一了一會兒,覺得其它的都沒什麼好講的,尤其是那堆雜七雜八的東西,連她自己都記不起來有哪些,於是就停下來看著蔚景榆等他發話。

「咳,那個……內容非常豐富,有很多有用的情報,燄翼都記起來了嗎?」被盯著的蔚景榆溫和有禮的微笑有點僵,他平時在傭兵團裡也是負責統整跟領隊的,只是這總結怎麼下得讓他心裡有點兒怪怪的咧?為毛咧?

「12小時……快到了嗎?」翟皓蒼突然不著頭緒的問道,然後被大家投以〝你吃藥了沒?〞的目光。

「嗯……才過了兩小時。」鄙視完翟皓蒼的邵殷然抬手看了看錶,順便把錶內的錄音功能關掉,他很悶、非常的悶,可是要維持面子,不能表現出來……

「妳會煮飯?」古欽仲呆了半晌,一回神就問了句更無厘頭的話,其實他剛剛聽了一大串,就只抓到這個重點。

「嗯。」白芊環點頭,就看到對面的大個子瞪大眼睛,之前散發的怨氣盡掃一空,兩眼一刷冒出食的慾望!

「妳也是要到席浦鎮的對吧?對了妳的遊戲名稱是什麼?」古欽仲差點沒整個人湊上來抓住她手,不是他還沒被〝吃〞沖昏腦袋,而是被邵殷然以看色狼的目光把他擋住。

「疑?」她也是要過去集合的嗎?白芊環微愣,回道:「熒惑。」

「喔~我的ID是欽衛,金欠欽、守衛的衛,要過來的時候記得先密我一下,我去接妳,妳幾等了?有5等了沒?」

疑?這就決定她也要過去了嗎?「嗯……好,我已經9等了。」

「噗──」噴茶音。

「什麼?!」驚吼音。

「9等……」牙疼音。

「芊芊好厲害!」童、啊不對,正太音。

「我拼死拼活才6等……」擊敗食欲、重新散發怨氣的不蛋錠音。

「大姊,妳一定有金手指,教我吧~」男兒面子崩潰音。

「呵呵……」陰氣散發音。

「……」持續沉默音。

「我……啊!我剛放下去洗的衣服還沒曬呢!不趕快曬不行,會曬不乾……」白芊環整個人彈跳而起,身手敏捷的越過某求教金手指的人,迅速飆回房間扭開門、閃身進去、關上門,整個過程那叫一個流暢!跟身材完全成反比……

女孩……10月雖然是秋天,但是太陽大著呢,現在才早上9點多,衣服會曬不乾?唬誰呢!幾個男人都默了……

玩遊戲也得正常吃飯,遊戲艙不帶維生功能的,而且要12小時後才能再進入遊戲,眾人百無聊賴的打發著感覺比平時還要漫長的時間。

邵殷然一咬牙,打算卯足了勁去收集情報,還得把剛剛得到的資訊整理好,於是他在某縮頭烏龜跑回房間之後也跟著上樓回房。

程泊懷起身去收拾早餐後的餐具跟餐桌還有殘餘等等,東桓則是默默的開始擔任起打掃的工作,拜某隊長之賜,地毯要清理,剩下幾個人在大廳里東扯西聊的,可是每個情緒都不高。

而回到房間裡的白芊環沒有如她所願的在曬衣服,原因不是因為她房間裡有台小烘乾機,而是因為她的桌子上的電腦語音響了,提示她有人在找,找她的正是她那兩位死黨。

對大廳裡的那群可以裝死,可是這兩位不行,所以白芊環乖乖的把洗衣工作先放下,回覆兩位死黨,接聽不到幾秒,多方語音對話就開了出來。

「嗨~芊芊~玩得怎麼樣?妳在哪一族啊?」黃玉珊開朗的聲音率先冒了出來,立體影像裡的人兒頭髮還在滴水,顯然剛才洗完頭,不知道是不是收到回覆就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珊珊妳的頭髮不擦乾會生病的唷。」溫倩穎細柔的嗓音傳來,立體影像裡清晰的看得出來她皺著的眉頭。

「啊,好好~我知道了,我這就把它擦乾。」黃玉珊趕忙從旁邊一抽來一條毛巾開始擦頭髮,她頭髮短,很快就擦乾了。

「這樣可以了吧?妳看,已經很乾了。」黃玉珊甩甩頭,展示出她已經可以飄揚的頭髮。

「嗯,以後要記得擦乾,不然就算不感冒,也很容易頭痛的。」溫倩穎忍不住嘮叨。

「是!我以後一定會記得。」黃玉珊俏皮的舉手敬禮,她每次都這樣說,可還是被抓到不少次她沒擦頭髮就四處亂晃,也難怪溫倩穎會叨唸她。

「呵呵~」整個過程都只是靜靜的微笑看著的白芊環忍不住發出笑聲。

「啊~芊芊妳還沒回答我剛剛的問題。」黃玉珊馬上就回想起原本的話題,有點故意的嚷嚷著轉移焦點。

溫倩穎也沒繼續堅持碎碎念,很配合的轉移話題:「我跟珊珊都在人族,我們的ID都跟之前不一樣,我是清清如水,珊珊是……呃,姍姍來遲……」

「蛤?姍姍來遲?」

「她說每次都聽人叫她珊珊,創名字的時候就想到這個……」溫倩穎有點哭笑不得。

無視死黨的反應,黃玉珊頗為怡然自得:「哈哈哈~很不錯很有創意吧!」

「噗哧,我的遊戲名稱是熒惑。」白芊環直接就笑噴了,黃玉珊本性就是這麼直爽搞怪,想到什麼就做什麼不拘一格。

「疑?很意外吶~我跟小穎都在猜你大概會取個叫隨波漂流之類的。」之前白芊環之前的ID就是浮萍,所以她們都在猜測是個沒差多少的名稱,沒想到結果是八竿子打不著。

「嗯,我也算是突然想到吧。」

「喔~那妳在哪一族?我們在人族沒有看到妳。」她們在遊戲裡的三天都有在注意周遭的人,千幻創人物不能改變太多,否則會扣人物數值,所以大家的長相、外型都跟現實差不多,她們在第一天就相認出來了,這並不難,可是她們一直都沒有看見白芊環,估計她不是初生在人族。

「我在花精族,是唯一性的隱藏種族。」白芊環不假思索的答道,對這兩個死黨她很少有隱瞞什麼的。

「哇~花精耶。」童話魂被開啟的溫倩穎驚嘆道。

「唯一性隱藏種族,妳運氣也太好了。」黃玉珊的重點則是在唯一性上,她老爸是遊戲贊助商之一,模糊的知道一些訊息,像是唯一性隱藏種族,她就記得是非常難被分配到的種族,少之又少而且每族只限定一人。

「也沒妳們想像中的好,妳們現在幾等了?」她只要一想到她的體型就覺得很悲催,轉移話題到等級上,看那8名房客的表現,等級似乎挺難升的。

「我跟珊珊都差不多是4等又20%左右。」溫倩穎說道。

「喔~我打算出村之後去席浦鎮,妳們到時候也去那裡吧。」看樣子她的9等真的挺驚世駭俗的,還是不要提吧,剛剛答應了出村之後要到席浦鎮集合,而且她也就知道這個明確的地點而已,跟兩位死黨報備一下,看她們要不要也一起過去,至少溫飽問題有她幫忙解決。

溫倩穎問道:「席浦鎮?怎麼去?」

「聽說出村的時候可能會讓玩家選擇。」白芊環想了下回道。

「可以選擇?好啊那我們就在那裡會合吧。」黃玉珊一聽可以選擇,愉快的定案。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記得是席浦鎮唷。」白芊環說道。

「嗯知道了,我跟小穎都還沒吃東西,先離了蛤~我們爭取在今晚出村。」黃玉珊也是知道10等才能出村的,稍微想了一下,決定今晚上線之後拼一點。

「嗯好,我也會努力的。」白芊環說完就跟兩人道別,關掉語音對話之後就把電腦跟著關機休息。

10等啊……白芊環邊洗衣烘衣邊想,應該不難吧,經驗值她在花精村落很好得到,隨便找個NPC蹭個任務或者學個什麼就有,她應該很快就能出村了,想到就快離開花精村落,不知怎麼有點不捨,千幻裡的NPC真的都太真實了,跟他們相處起來根本就沒辦法純粹把他們當作NPC,他們又對她這麼好,渾身都是寶……咳,不是,是給了她很多東西,對待她就像真心把她當作其中一員一樣,愛護子侄輩之意明顯,這樣下來多少都是有感情的,不知道離開之後還有沒有機會回去……

20幾坪大的房間內窗簾全部拉上,日光透過窗簾照射進來黯淡微弱的白光,房裡沒有開燈,數台電腦的風扇聲聚集起來轟轟作響,一個看起來30幾歲的男子背脊微彎的坐在其中一台電腦前的椅子上,兩手放在腿上的鍵盤上快速敲打著,臉上的鬍渣看起來有3天沒刮,黑色像狗啃過一樣的短髮雜亂不堪,臉上長長的瀏海遮蓋住雙眼,身上穿的白色襯衫皺得像梅乾菜一樣,下身只穿著四角內褲,整體形象頹廢到不行。

〝碰鏮〞一個全身漆黑的長髮男子突然開門走了進來,完全無視行進地上的雜亂物品,一直線的大步跨向整個人愣住的短髮男子,撞倒了一台尚組裝到一半的電腦。

「你!你你、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短髮男子全身僵硬,鍵盤一扔就想逃跑。

幸好,幸好他在買房的時候挑了有後門的買。

「站住。」平板、聽不出情緒的嗓音響起,音量不大卻成功阻止短髮男子的腳步。

短髮男子哭喪著臉,全身關節像沒上潤滑油的機械一樣卡卡的轉回身來:「你在這裡,代表里艾先生也知道我在這裡了對吧。」

「他不知道。」

「疑?」

「我逃亡了。」長髮男子面不改色的語出驚人。

短髮男子瞠目結舌的驚呼:「逃亡?!」

長髮男子面部及語氣都很平板無波的說道:「我要知道芙在哪裡。」

「我就知道……」短髮男子微乎其微的小聲哀嘆,然後說:「我怎麼可能知道芙在哪,找我你是找錯人了。」

「是這樣嗎?」

短髮男子極力否認:「我絕對不曉得,所以不耽誤你找人的時間了,慢走不送~」

看著短髮男子揮著拜拜手勢趕人,長髮男子魅惑的鳳眼緩緩微瞇:「你知道她在哪。」

「喂!你找人歸找人我可以體諒你的心急,但隨便冤枉人可不行,尤其是冤枉我,芙這麼聰明,要走也不會找我幫忙好不好。」短髮男子反射性的想推眼鏡,忘了自己早就因為謹慎起見變了裝,不僅剪短長髮,還改戴隱形眼鏡了。

「……」長髮男子繼續盯著他默不作聲。

「好吧,退一萬步來講,她就算有來找我幫忙好了,走了之後有可能讓我知道她的行蹤嗎?」短髮男子滿臉無奈的反問道。

「你知道芙在哪裡,她帶著的是千。」長髮男子見短髮男子一副滑皮的樣子死不承認,索性說破。

「靠!」短髮男子抽搐著臉頰,暴躁的說道:「為什麼你會知道?!」

「芙告訴我的。」長髮男子繼續用很平板的語調再丟一炸彈。

「乾!TMD我就知道那隻惡魔兼吸血鬼不講道義!」短髮男子氣得哆嗦抱怨不止,沒幾秒就突然征愕住。

「等等,你不是來找芙的嗎?她怎麼告訴你……靠你陰我!」短髮男子挫敗的一抹臉,抖手指著他說道。

「你果然知道她在哪。」

「媽的老子知道個屁!是我幫她逃跑的沒錯,但她之後就消失了,你想以她的個性有可能讓人知道她的後續行蹤嗎?」短髮男子沒好氣的坐回椅子上說道。

「嗯,那我就先住你這吧。」長髮男子低頭看著他,想了一下似乎覺得有理,理直氣壯的說道。

「為什麼啊?!」短髮男子驚愕出聲。

「逃亡中。」長髮男子打量了一圈房子,眉頭皺得越來越緊。

「逃亡中……你在逃亡關老子毛事!老子也在逃亡中!真是的走了一個土匪又來了一個山賊,你們全當老子是好欺負的啊?要命的事都找老子湊一腳,老子才31歲,還想要長命百歲!」短髮男子勃然大怒。

「這間太小,趕快換一間。」長髮男子表情有點嫌惡的說道。

短髮男子一翻白眼,老子自己買的小關你屁事?

「所以說我這小屋容不了你這尊大佛,我拜託你行行好不要找我麻煩好不好。」

長髮男子突然緊盯著他,把他看得全身不自在之後,緩慢的開口說道:「你確定?既然我找得到,父親應該也快找到了。」

「幹!」短髮男子整個人彈跳而起,手忙腳亂的收拾東西。

「你們里艾家的沒一個好東西!」嗚嗚~上次逃亡也是只有三小時不到,他怎麼就這麼衰?!難道是因為製香工廠沒買?甚至每天也沒燒108炷香?所以運氣才會繼續這麼背?!

「你沒有自保能力。」長髮男子繼續平靜無波貌。

「……」短髮男子頓住半晌,抓狂似的大吼了一個長音,投降道:「要一起就來幫忙老子收東西!」

「你真的不知道芙在哪?」長髮男子首次出現平板以外的語調,疑惑的問道。

「真的不知道!你可別跟老子說你把追兵帶來就想不管老子……」短髮男子揣測不安的直勾勾的盯著長髮男子。

「不會,芙帶著的是千,你要幫忙我找芙。」長髮男子得到確實不知道的答案之後就走到剛才短髮男子坐著的椅子,也是這房裡唯一的椅子好整以暇的坐了下來。

「不會就好,喂喂!你坐下來做啥,快幫忙我收拾!」短髮男子一鬆口氣,接著抗議道。

「你放心,不急。」長髮男子把視線投注到電腦螢幕上,看了幾秒伸手把地上的鍵盤撿起來,不緊不慢的敲打了起來。

「不急?你是說里艾先生的人沒這麼快找來?」中年男子語氣懷抱一絲希望。

「大概8小時吧。」長髮男子繼續敲著鍵盤,目光也沒從螢幕上移開。

「8小時……很好,跟芙的3小時比起來仁慈許多……」短髮男子咬牙,接著崩潰抱頭:「啊啊啊──老子絕對要去買製香廠!老子就住裡面了,早晚108炷香!」他絕對需要改運!誰知道不改下次會冒哪隻牛鬼蛇神出來?!

〝磯──〞不理會短髮男子的崩潰,長髮男子又敲了幾鍵,電腦螢幕一閃,音響發出刺耳的長音。

尖銳的音色令人厭惡,據說人類在危急時發出的尖叫聲的周波數,在人類進化的過程中變成一種迴避險情的條件反射留了下來,在聽見類似的周波數時,人類會出現類似厭惡、噁心、驚惶、迴避等情緒。

「停不停隨你,這對我無效。」長髮男子無動於衷,短髮男子則是變了一下臉就繼續收拾東西,這點聲音對他們這種受過特殊訓練的人來說根本不足為道。

「哼!原來是小黑呀,你這算是駭客的行為!」螢幕畫面出現一個妖媚的女人以極其撩人的姿態橫躺在華麗柔軟的床鋪上,抱怨的嗓音勾人魂魄。

「妳沒資格叫我這名稱。」嚴酷的句子語調還是依然平板,臉上表情連皺一下眉都沒有,對女人擺出的誘惑姿態更是不為所動。

「我就是要這樣叫你,是你自己來找我的耶,態度還這麼差。」女人嘟起嘴嬌嗔道。

「我如果知道是妳就不會多事了。」長髮男子說完就準備敲擊鍵盤離開,短髮男子原本在一旁猶豫不已,見狀連忙衝過來搶走鍵盤。

「等等呀!」

「疑?!咖瑪?」女人在看見短髮男子的下一瞬間驚呼出聲。

短髮男子也就是咖瑪摸摸鼻子說道:「嗯……妳是千幻的智腦之一?」

「是呀,原來是你要找我啊?說吧,有什麼事?」眼前的兩人是組織重點抓捕對象,尤其是代號咖瑪的男子,關係著她最討厭的人的下落消息,她剛剛已經把訊息傳送給組織了,現在樂意與他們拖延時間。

咖瑪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說道:「我說妳遊戲設定也太多不合理的地方了吧!」

「會嗎?像是什麼?」女人拿著一把小銼刀開始磨修指甲。

咖瑪開始抱怨起來:「技能也太難學到了吧,以現實的知識在裡面運用也領悟不到技能!創造物品也很困難,又不給裝備跟武器,人物數值限制住實際發揮,這樣跟怪物的能力差距過大,根本很難打死怪,好不容易打死了掉率低又鳥,經驗值也給得少,新手村只開放各族一個,任務都要搶然後獎勵又少又爛,食物來源稀少,不是貴就是難吃得要死!」

「技能本來就不好領悟,在出新手村之前很難學到技能,創造物品主要原因是因為沒工具操作才會難吧,給裝備跟武器的任務不少啊,拿不到是自己本事不夠,至於人物數值限制實際發揮的設定是因為這遊戲絕大多數是普通人在玩,這樣限制是為了平衡,而也又沒有限制很多,人物數值在初始掃描設定的時候還是比普通人高,剩下的嘛~這一切都是為了讓大家體會到生存的艱辛跟殘酷,可以不用真正死亡就能磨練是多好的事,把人都集中在一起也是為了讓大家學習團體配合,你說這樣有哪裡不對?哪裡不好了?難道你寧願像其它那些遊戲一樣那麼的無趣嗎。」女人說完一臉好心被雷劈的表情撇過頭去生氣。

「就算是這樣,那些NPC也太難搞定了吧!」聽起來好像挺有道理的,可是他想到在遊戲中的狼狽心裡就覺得不爽。

「啊~這個嘛,他們排外,很正常的事吧,你就跟他們混熟點囉~」女人沒有把臉轉回來,就連聳肩都顯得魅惑不已。

可惜在場的兩位都是屬於看多了不解風情的,對此毫無反應。

「排外……」咖瑪對這回答感到很胃疼,他是去玩遊戲放鬆的,結果裡面的NPC跟現實世界的人一樣難搞,環境也生存困難……敢情他是去被虐的嗎?!

咖瑪接著又突然想到:「對了!你是智腦之一,那這遊戲是組織做的?」

「算是滲透吧,我們對千幻也沒有多少掌控權,所以你就放心玩吧,個人訊息是千幻最高規格的機密,就算我是智腦之一也沒辦法知道,組織比我的權限更少。」女人一撩頭髮,煙灰色大波浪捲髮在背後攤開鋪在潔白的床單上。

原本面無表情的長髮男子見狀眉頭微皺,語氣不善的說道:「如果妳還想要命,就最好不要再學她,妳不配!」

女人聞言姣好艷麗的面容扭曲猙獰,胸口急促的上下起伏,氣急敗壞得連音調都變了:「她到底有什麼好,不過也只是個組織的魁儡罷了!有什麼好高尚的!憑什麼說我學她?憑什麼說我不配!」

「哼!」長髮男子的目光隨著女人的話語越來越冷厲,嘴角反常的揚起,發出一個低沉的哼笑音。

女人突地一僵,泫然欲泣的說道:「克理斯特墨……」她不敢再稱呼對方小黑,因為她知道他目前暴怒的情緒,她花了太久的時間去了解他,可惜他從未把目光佇足在她的身上過。

克里斯特墨無視女人的哀怨神情,突兀問道:「妳在千幻的名稱叫什麼?」

女人眼睛一亮,驚喜的說道:「芙蕾雅娜,你也打算來玩嗎?」他從來沒有主動問過她的一切,所以她對他難得的詢問感到受寵若驚。

哼!果然……「馬上改掉!」克理斯特墨語氣強硬的命令道。

「為、為什麼?」女人原本驚喜交加的笑容一斂,雙手緩緩緊握。

「妳不配用那個字。」他恢復平板的面容跟聲調,嘴裡卻吐出毫不留情的殘酷語句。

修得完美的指甲扎進柔嫩的掌心裡,渾身不受控制的顫抖著,嗓音乾澀:「你就這麼喜歡她?」

嘴角輕蔑一揚,然後說出他今天字最多的一句話:「人要有自知之明,不是我就這麼喜歡她,是我很討厭妳,馬上把妳模仿她的一切改掉!否則妳知道我有能力讓妳生不如死。」

「我會改的,如你所願!」她早就已經是生不如死了。

克里斯特墨滿意的將咖瑪手裡的鍵盤奪手搶來,幾下敲擊之後強制切斷連繫,螢幕重新恢復一片黑白。

「你還是這麼狠啊。」咖瑪感嘆著,難道是遺傳?血統?父子倆一樣殘忍無情,只不過父親的行為已經不能說他是人,兒子還算不錯了。

克里斯特墨挑眉說道:「我狠?那女人連絡的追兵就快到了。」

靠!TMD最毒婦人心!

沒時間收拾所有東西了,只好帶走兩台核心電腦和簡單的衣物跟千幻遊戲艙,沒辦法遊戲艙是綁定的,而且目前買不到,要等下一批,他不帶會很麻煩。

把東西放到載貨用的磁浮車後車廂上固定好,兩人上車就坐逃命去,咖瑪心疼得直抽抽,他剛買的房,還有那些寶貝電腦跟儀器、零件們啊~永別了~~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