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裝備品質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當所有玩家都苦哈哈餐風露宿著的時候

白芊環已經有了頂莊園級別的小帳篷

當所有玩家都衣衫襤褸揮舞著粗糙爛制的武器時

白芊環已經朝著制裝大師的路上邁進了一大步

手裡還捧著一堆裝著各種材料的儲物道具

當所有玩家淚流滿面拼十級的時候

白芊環已經卡等在累經驗了……

──────────────────────────────────

 

程泊懷跟白芊環兩人先成功解決完西邊怪區的20%,然後兩人才返回固定在12等怪區打怪,由於不能組隊,12、13等怪區是整個精靈新手村最冷門的地方,大家等級都還不到可以在10等怪區打怪的程度更別說更往上的怪區了。

 

白芊環在程泊懷開始固定在12等『綠翎雀』怪區時就一直都在幫忙撿東西,偶爾幫忙施個毒讓成博懷更好打,因為西邊怪區的怪都是飛行怪,只靠等級不到10等的程泊懷處境還是挺危險的,因為得先把怪擊落才能開打,通常都得打好幾下擊傷翅膀才能把怪擊落,白芊環可以先把怪遠遠的用毒杖施毒拉過來,中了毒的怪動作會變得比較遲緩還無法飛高,直接省去他把怪擊落的功夫,兩人相互配合之下不僅安全系數、打怪的效率也會提升許多。

 

至於兩隻小豹貓,由於不能組隊,白芊環沒有讓牠們幫忙,雖然沒參與打怪,兩隻小豹貓也頗能自得其樂的,不時的撲到被程泊懷擊殺的怪物屍體上扯個幾下,或者互相撲咬在一塊兒玩耍,跑跑跳跳的活力十足。

 

見兩隻小豹貓只在她身周活動,白芊環便沒打算阻止牠們,一邊幫忙施毒一邊採集怪身上的材料好不忙碌,直到程泊懷升到9等、太陽也已西下之後兩人才收工休息。

 

「可以先等我整理帳篷一下再回村嗎?很快就好。」白芊環心裡一直記掛著要把翠西亞給的那顆圓形玻璃球放到帳棚空地上,據翠西亞說這樣會形成一個寵物專用的房間,白天一直沒空閒用,眼下要回村了兩隻小豹貓不願意回寵物空間裡,便打算趕緊打開帳篷進去試試看。

 

程泊懷把匕首擦乾淨後收起來,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得知這個遊戲有帳篷,他其實也挺好奇的,打算見識一下,出遊戲後再讓燄翼去收集相關情報,以後自己也用一頂,畢竟這東西之便利與必備,身為傭兵的他再清楚不過了。

 

白芊環張開帳篷的時候沒有選擇花精的大小,而是選擇人類尺寸,反正帳篷滴血認主之後不管選擇哪個大小,她在進入帳篷的時候都可以隨時變化體型,愛人類尺寸就人類尺寸,不必煩惱帳篷變大的問題,而且還能在進入帳篷後變換帳篷大小,前題是帳篷裡沒有別人,如果帳篷裡有別人,帳篷就沒辦法變用花精大小展開,否則第一關就是進不來。

 

打開面板設定給程泊懷進出帳篷的權限後,白芊環帶著兩隻小抱貓走進帳篷,把那顆圓形玻璃球拿出來往門口右邊那一大塊空地一放,甫一接觸到地面,玻璃球就倏地散成一片霧氣把空地籠罩起來,伸手一摸卻發現好像摸到一堵牆壁似的伸不進去。

 

見霧氣沒有繼續拓散,暫時也看不出有任何要轉化成房間的跡象,白芊環想了一下便轉向廚房,讓剛走進帳篷裡的程泊懷自己隨意之後就自顧自的開始挑選食材煮飯。

 

說起來這還是她離村之後第一次使用帳篷,也是首次使用帳篷內的廚房,雖然她還儲著不少NPC們給的食物,但現在正好有空,而且明明手握眾人欲學卻不得其門而入的烹飪技能,佔有設備齊全、食材充足的廚房,不自己煮煮練練烹飪技能豈不是太浪費資源與時間了嗎?說出去都會被悲憤的廣大玩家們用口水噴死。

 

反正放在儲物道具裡的食物既不會壞也不會變質,等她沒時間煮的時候再吃不是更好?打定了主意後她也不怕在程泊懷這個料理大師面前出醜,她記得倉庫裡有一大袋麵粉跟一大袋白米,看了一下用來烤東西的爐灶,打算來挑戰做餅乾,另外再洗兩碗米煮飯,自從進千幻以來,在遊戲裡吃到的大部分都是西式口味的東西,她想要煮一些中式的餐點放到個人包裹裡儲存。

 

廚房不是開放式的,而是一個單間,白芊環在裡面擺弄鍋碗瓢盆、洗米切菜等,帳篷內卻靜悄悄的,只有進到廚房內才會聽到聲音。

 

程泊懷在白芊環打開帳篷之後,挑眉打量了一下眼前這頂墨綠色的方形帳篷,趕覺外觀樸實,看起來似乎挺扎實的,接著走了進去一眼便發現右手邊那一大片霧氣,感覺帳篷裡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物品,學著白芊環也伸手碰了碰,發現有一層看不見的東西阻礙,繞繞碰碰皆是如此,說不好奇是騙人的,她總是有層出不窮的意外另他驚奇。

 

暫時按耐下好奇心移開目光,緊接著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白芊環所在的廚房!興趣所致再加上他每天將近有四分之一的時間都是在張羅飯菜,對廚房這個場所自然就格外上心,趁著白芊環去倉庫的時候踱進廚房裡,大至打量了一下眼底不禁透出對這個廚房的滿意之色。

 

在白芊環回來之前,他又看了看旁邊的小冷凍倉庫,看見裡面凍著不少生鮮、肉食,再次感嘆……以目前所有玩家的生存條件來說,白芊環不可謂不優渥啊!

 

程泊懷走出廚房,避開在帳篷裡興奮的衝來衝去玩耍嬉戲的兩隻小豹貓,漫步走到白芊環剛剛離開的倉庫裡,倉庫被隔成裡外兩間,望著外邊那一格一格的櫃子、架子,還有裡邊堆著的一袋袋白米、麵粉,臉上面無表情,內心驚濤駭浪,接著繞完整個帳篷,除了他進不去的臥房以外,一一看過了種植土地、小池塘、工具間、浴室後,他感覺自己已經漸漸麻木了。

 

倒不是說帳篷這東西有多稀有,千幻裡再怎樣稀少,現實也總是看過的吧?但是……這確定真的是個帳篷嗎?

 

饒是個性如冰山般冷靜的程泊懷此刻除了無言還是無言,這……這真的不能算是個帳篷吧!

 

這頂帳篷從外面看就只是一頂普通的墨綠色方形帳篷,毫無特色也並不起眼,根本看不出內容物有這麼『豐富』……

 

從倉庫、糧倉、浴室、房間到廚房、冷凍一應俱全,就連種植土地都有,空間寬闊還有一窪養著魚蝦的小池塘,那一片壟罩著霧氣的神秘地方也不知道是什麼,這真的只是個帳篷嗎?!果然不管再怎樣貼近現實的遊戲都不能用看現實世界的眼光去思考它……

 

這頂帳篷,簡直就是白芊環在千幻世界這款遊戲裡安身立命的最強後盾!有了這頂帳篷,哪裡都能去,不管是野外探險、升級練等,能省多少事啊!

 

走到餐桌前坐了下來,從廚房旁的那一大片長方形的窗檯望進去,看著正在料理台前揉麵糰的白芊環,雖然已經理解她對於『信任』的看法,此時卻還是忍不住生出一股薄怒,為何她一點都不知藏鋒?

 

如果今天換作別人,他相信十有八九都會殺人劫財,就算明知沒有可能也還是會動手,忌妒本來就是人的『天性本能』之一,就算沒有直接傷害她,也會利用她,甚至會無所不用其極的讓她只為自己所用,不說其它,只為這頂帳篷足矣,更何況她的「好處」可不僅僅是帳篷而已。

 

感覺自己的怒氣似乎有飆升的跡象,程泊懷閉上眼睛假寐,告誡自己這是個人自由,他不能因為自身過去不愉快的經驗被觸動就去干涉他人,或者遷怒,好一番冷靜之後才又睜開眼睛。

 

正在廚房裡忙碌的白芊環沒有注意到程泊懷的異樣,她根本就忘記有這一號人物在帳篷裡了,滿心沉浸在料理的世界裡,小心翼翼的操作著每道程序,希望餅乾和白米飯都能夠料理成功,因為這也是她第一次用生火的火爐烤餅乾和煮飯,她很怕把東西煮焦了浪費食材。

 

她一邊揉著麵糰一邊注意煮白米飯的火爐,強按下想掀開鍋蓋看看的欲望,這會兒估計連水都還沒滾呢,還是先專心揉麵團吧。

 

程泊懷也沒打算要幫把手,靜靜的坐著看了一會卻看出其它不對勁來……白芊環……怎麼看起來似乎有點不一樣?

 

體型變成人類體型的白芊環,皮膚一樣白皙水嫩,因為種族的關系耳朵從原本的圓潤變成頂端微尖,身高目測比現實高了三公分,髮色和瞳色讓他一眼就看出這是慕藺慎眼珠子的顏色,而且居然一點色差都沒有?但這些都不是他感到奇怪的地方,而是她的身材!

 

跟現實中的圓潤不一樣,纖細而不單薄的身型顯得很嬌柔,之前她是花精體型的時候他看了只覺得好像一捏就會壞,沒注意到她「變瘦」了,變成人類體型之後才注意到她嬌弱的氣質不但沒有變淡,反而更明顯了,身材也與現實中有很大的不同。

 

正當他在意外白芊環與現實相差許多的身材時,她正好一個轉身,讓他瞬間對上了一雙空洞的眼……

 

這是怎樣的一雙眼睛?望進去好像沒有靈魂存在一樣,彷彿他看到的是一具沒有生命的軀殼,眼底一片荒蕪、沒有光亮,無邊無際的黑暗以及……濃稠得發黑的血腥!

 

他心底一顫,晃了晃腦再看,發現她眼底的灰暗盡數退去,比現實稍微可愛些許的五官和那跟髮色一樣美麗的雙眸透著疑惑,彷彿他剛剛所看見的是錯覺一般。

 

下意識的眨了幾下眼,眼前的人只是疑惑更甚,絲毫不見那如幻覺般的黑暗血腥感。

 

白芊環張口欲問,可突然發現,她居然從未叫過他的名字,不只是他,家裡那八名房客她全都沒有叫過他們,想來真是一件頗為奇怪的事情,聚在一起講話的時候也不是沒有,可她大多只是聽,難道她真的太孤僻了?

 

皺眉猶豫了幾秒,她才開口喚道:「星逸?」他們都是用外號稱呼彼此的,那麼她這樣叫應該沒錯吧?

 

程泊懷又掃了白芊環的臉幾眼才收斂起心底的驚疑,雖然他不認為自己會莫名其妙的產生幻覺,可這畢竟是在遊戲中,誰也不敢保證這遊戲不會有什麼疏漏、bug,而且既然是在遊戲裡,那麼看到什麼皆有可能,卻不一定跟現實有關。

 

「沒事。」他恢復淡然的應了一聲。

 

「喔……」雖然還很疑惑,但人家不願意說總不能硬要人家坦白吧,白芊環聳了聳肩,從身後的架子裡拿出桿麵棍和幾個形狀不一的壓麵模,轉身繼續折騰麵糰一番後便把麵團和工具都放到一邊去發酵和備用。

 

白芊環把料理台擦乾淨,拿出幾樣蔬菜開始洗洗切切,打算炒幾道蔬菜,她沒有參考食譜,因為她目前為止得到的食譜都是西式餐點,所以便用現實經驗摸索菜色,她在還是自己一個人住的時候也時常下廚,炒個菜對她來說只要有工具並不困難,就像程泊懷,如果給他工具跟食材,他絕對能跟現實一樣會煮,只不過在千幻裡還必須具備烹飪技能就是了。

 

程泊懷不知何時靠在門邊靜立著觀看,白芊環炒好一道菜,轉身要去拿盤子時看見他,再扭頭看看鍋碗瓢盆,轉回頭來說道:「你要不要也試試?這些工具都綁定了沒辦法讓你帶出帳篷,只能在帳篷裡使用,如果以後有機會的話我也幫你用套廚具。」帳篷進入權限也包含了帳篷裡的某些物品的使用權,像是廚房的設備、桌椅、浴室等等,可要攜帶出去就不行了,身為主人的白芊環可以拿出帳篷,可是一但拿出帳篷,就只有她能使用。

 

「以後再說吧。」程泊懷點了個頭,沒打算現在就進廚房裡湊熱鬧,轉身走回餐桌前坐下來,這種有人在廚房煮飯,而自己在等吃的讓他心底泛過一絲奇異的感覺,不是他承認的伙伴他一向都是疏離的,而他承認的伙伴裡又沒有一個會煮飯,要他們煮泡麵、煎蛋、炒飯這種簡單的他們就算會煮也煮得不怎麼樣,其它的就連炒個青菜都令人難以下嚥,所以一直以來都是他煮飯餵飽自己也餵飽別人。

 

程泊懷靜靜的坐在飯廳裡等待晚餐,忙碌了好一會兒白芊環才從廚房裡走出來,從個人包裹內陸續拿出三菜一湯和一小鍋白飯擺到桌上,剛才她在廚房煮好的時候本來想用托盤端出來的,可是突然想到放到個人包裹裡再拿出來不就得了?回想起翠西亞每回都用大托盤拿出來,以前不覺得奇怪,現在回想起來覺得翠西亞這麼做有點傻,她不是也有空間道具的嗎?

 

其實翠西亞會這麼做是因為花精一族隱世不出,他們一個個都閒得不得了,在生活細節上就變得比較不會使用省力的方法,這是白芊環很久之後才知道的。

 

紅蘿蔔絲炒甘藍菜、辣椒炒萵苣、肉絲香菇炒水蓮菜、酸辣蛋絲湯和一小鍋白米飯擺在桌上熱騰騰的散發出令人食指大動的香味,這讓偏愛吃中餐的程泊懷眼睛一亮,在白芊環幫兩人擺好碗筷、湯匙和一杯果汁之後就破天荒的率先盛飯夾菜。

 

白芊環的廚藝跟程泊懷比起來只能算是不錯,所以她有點緊張的邊盛飯邊觀察他臉上的表情,見他吃了好幾口臉上都沒有異色才心下稍安的移開目光專心吃起飯來。

 

半晌吃完飯,她把碗盤收進廚房洗起來放到流理臺旁的鐵架上晾乾,除了烤箱裡的餅乾以外,灶上還小火燉著滷肉,方才她在煮菜的時候發現即使灶上燉著東西也可以把帳篷收起來,只是要控制火侯跟水量注意不要燒焦,自己要斟酌燉好的時間再打開帳篷熄火。

 

這項設定真的很便利,這樣她以後就能把需要較長時間燉煮的東西先用好,等到中午或者晚上的時候,再炒幾樣菜色就能吃了,不用擺一堆食物在身上增加負重量。

 

白芊環收拾好碗盤,回到飯廳準備繼續製作裝備,甫一坐下就聽見程柏懷沒頭沒腦的疑問句:「妳的人物屬性有降嗎?」

 

「蛤?」

 

「妳人物變動這麼大,屬性應該會被降吧?」他有感覺她不像是會因小失大的人,不過女生的心思本來就變化多端,說不定她認為外相比屬性重要吧?但是看她打怪又不像有被降人物屬性的樣子?

 

白芊環偏頭不解:「差很多嗎?我只不過是身高調高了三公分,頭髮長度跟髮色還有瞳孔顏色有變,身材稍微調整瘦一點而已,沒有什麼很大的變化啊?」

 

「長得不一樣。」那身材不只是瘦了一點點而已吧。

 

她不解的嘟囔道:「不一樣?」被他這麼一說,她還真沒仔細看過自己現在的模樣,可是人物是自己創的,創好的時候也有看過,根本沒差多少呀。

 

看他依然肯定的頷首,她滿腹疑問的起身走向浴室,她記得那裡有面很大的鏡子,幾乎可以照到全身,一走到鏡子前面站定她就汗了……真的不一樣!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可以神經粗得這麼大條,也許是因為花精的體型太小,就算是胖得像顆球也還是小,因此讓她忽略掉體型的變化,可再怎樣也不至於察覺不到自身的變化吧!更何況還是這麼明顯的變化,難怪冷淡如程柏懷也忍不住疑問。

 

腦袋上頂著更大的問號走回餐桌前坐下,對著程柏懷一臉茫然的說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跟我創立的人物不一樣。」一頭霧水的又問:「我花精體型的時候也是長這樣嗎?」

 

程泊懷仔細想了一下後點了點頭,問道:「妳可以改變體型?」他沒有深究外貌問題的打算,本人都不知道的事情問了也白問,而且看她的樣子不像是故意矯情,是真的不知道原因,這點他還是能分辨得出來的,再說,這也不是什麼值得探究的問題。

 

「嗯,在帳篷裡不限時間,可是出了帳篷就會變回來,我的項鍊有變幻體型的附帶技能,只能維持3小時,然後就要冷卻8小時。」她都快忘了有這麼一個附帶技能了。

 

白芊環跟程柏懷一樣,對於她的外型只想了一下就拋諸腦後,她覺得應該是種族影響的關係,橫豎都是一悲催的小花精,是瘦是胖還不是都一樣脆弱……

 

兩人在這方面都不是很在乎的人,於是這詭異的變化就這麼被雲淡風輕的揭過。

 

程泊懷在帳篷內無所事事,看白芊環拿出一堆材料和裝備還有鑑定用晶杵忙了起來,他起身朝帳篷外走去,打算繼續打怪練等,白芊環讓已經吃飽喝足的小希和小瑟一起出去幫忙,她自己卻依然坐著沒有跟著出去,因為她在把材料放到桌上時,系統便提示她東西在這張桌子上不會被系統刷新掉,對於製作物品來說是再適合、方便不過的了。

 

欣喜的取出一堆材料和尚未鑑定的裝備後,在拿晶杵時看見莉莉安特別給她的那本書,想著反正材料擺在桌上不會刷新,便把書取了出來翻看,書名是『裝備品質概述』。

 

在這個世界上有著許多神奇的製器手法,製器大師們以嫻熟的手藝把各種你想像不到的物材轉變成一個個令人趨之若鶩的裝備……

當然不可能每一件裝備都是製器大師所製,材料品質也各不相同,數值就是我們辨識它們最快速的方法……

裝備品階:

黑色:報廢

紅色:受損

灰色:未知(須完整鑑定)

白階品質:1~10劣質、11~30普通、31~50優良

綠階品質:31~50普通、51~60優良

藍階品質:61~80普通、81~100優良、101~150精品、151~180極品

紫階品質:181~300普通、301~500優良、501~700精品、701~720極品

橙裝(套裝):60~100普通、101~300優良、301~500精品、501~720極品

金階品質:721~1000普通、1001~2000優良、2001~3000精品、3001~3599極品、3600傳說

 

如果你想成為一個製器大師,就不能不重視材料,好的製器大師對材料有著天生的敏感度,每走到一個地方總是不忘要搜尋物材……

材料一樣有著簡單的區分方式……

材料:劣質(灰)、普通(白)、優良(綠)、珍品(藍)、稀有(紫)

 

有時候你會拿到用途不明的東西,但你怎麼知道它一定沒用?

製器大師『費特•帕奇庫比』的工作室裡就有一半以上的空間堆滿了用途不明的物材,因為他覺得這些都是寶,只是還沒有找到使用方法!

帕奇庫比大師也熱愛研究被人們視為廢品的東西,他認為如果找對方法,這些東西也可能變廢為寶……

永遠不要認為你已經了解哪樣材料,因為你所知的,可能不及十分之一,每一次的分析也許都會有所得……

 

書本只有薄薄幾頁,純文字內容沒有圖片,白芊環很快就看完了,內容雖少卻精闢,比起厚得像字典,她還比較喜歡像這樣直接給數據的,而這本『裝備品質概述』裡除了數據以外的內容也都是很有用的訊息,讓她看了很高興,至少以後對於裝備好壞與否,有了清楚的介定方式,這對於她製作裝備很有幫助。

 

書本不例外的在她看完之後就發出一陣淡淡的白光消失了。

 

『叮~記事手扎(一)在您的努力之下變厚了一些,得到30點經驗值,由於您尚未脫離新手村,經驗值將累積到您出村之後歸還。』

『叮~恭喜您初步認知了裝備品階,獎勵經驗值120點,由於您尚未脫離新手村,經驗值將累積到您出村之後歸還。』

『叮~恭喜您人物知識增加10點、感知力+8。』

 

感知力?又是一個不為人知的設定,正想著,就聽見系統提示擁有權限的訪客程泊懷進入帳篷的聲音。

 

小希小瑟打從一進帳篷就直衝到白芊環腳邊撒嬌,一左一右用柔軟的小肉掌搔著白芊環的膝蓋,又癢又軟的觸感逗得白芊環沒撐多久就和兩小玩成一塊兒,把他們的毛好一通搓揉弄得亂七八糟之後才坐回椅子上放兩小自個去玩。

 

白芊環抬頭向門口看去,奇怪他怎麼這麼快就去而復返,看見她明顯透露疑問的眼神,程泊懷移開打量霧區的目光,一邊走到餐桌前坐下,一邊說道:「在新手村入夜之後打怪沒有經驗值。」

 

「喔?」白芊環回想起她在花錦村時總被告誡太陽下山後不能外出,心裡猜測這大概是所有新手村的一貫模式吧?轉而又想到,鬼族應該除外,總不會要鬼頂著大太陽去殺怪,這樣很難說是哪個死得更快……

 

程泊懷看著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明白樣,方才因為跟兩隻小豹貓笑鬧,臉上泛著淡淡的紅暈,眼角甚至還夾帶著一絲沒有完全消退的笑意,仍然微帶薄霧的眼睛在看向他時目光單純平和,不像其他絕大多數的人那樣夾雜著令他反感的迷醉、驚艷。

 

像是猶豫了一下,程泊懷開口接續剛才並不詳細的解說:「千幻世界裡怪有活動習性和作息,怕熱的怪就會在天氣熱的時候活動力降低待在棲息地或者陰涼處不出來活動,也有怕冷、怕水的怪,怪會依環境、季節、天候根據自身習性作出反應,有晝伏夜出的怪會在晚上變得活躍,也有怪日落而息。」

 

「喔~那新手村強制沒經驗的設定大概是為了讓玩家明白有作息這項設定吧?」夜垶菇不也是這樣嗎,只有夜晚才摘得到。

 

程泊懷不置可否,半晌沒聽到聲音的白芊環奇怪的停下從儲物空間往外掏裝備、材料到桌上的動作,疑惑的朝他看去,發現他又恢復了一臉冰冷樣沉默,好像剛才開口解說的那人不是他似的。

 

白芊環沒好氣的放棄繼續與他對話,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明白這人肯定又有哪裡不對勁了,雖然他平時就是這副模樣也不愛說話,可她就是知道他現在不想跟她對話。

 

……

 

這人好反覆無常,幸好她神經夠粗,算了,做自己的事吧……

 

白芊環看桌上除了程泊懷前面那一小塊以外幾乎都擺滿了,可是卻還有大半東西沒拿出來,她想要順便趁著現在有空就把身上的東西整理整理,尤其是那堆儲物道具裡的,她根本沒來得及細看過。

 

想了一下又把所有東西全都收起來,變回花精體型飛到桌子上,看著眼前變得『廣闊』的桌面,有些自鳴得意的暗讚了聲自己真是聰明,取了一個自己下午練手時做的一個坐墊出來坐下,再次往外掏起東西。

 

花精適用大小的東西比起剛才人類適用的小了不止一星半點,只見白芊環掏掏收收的忙碌了好一會後才停下,擦掉臉上的薄汗,想也沒想就掏出一杯人類適用大小的茶放到程泊懷面前,一杯花精適用大小的茶端再手上,打算喝幾口茶休息一下再繼續。

 

程泊懷看了一眼放到自己面前的那杯茶,散發著裊裊熱氣往上飄,茶面上還飄著一朵賞心悅目的不知名天青藍色小花朵,正目光不明的盯得專心出神,忽地在茶杯旁邊又被擺了一碟子小餅乾,剛出爐的小餅乾香味誘人,抬頭一看,原來是白芊環喝了幾口茶後突然想起自己有烤餅乾,忙飛到廚房把烤盤拿出來,撿了一碟子給程泊懷,其它的放涼……

 

白芊環又自顧自的忙碌了起來,過程中一句話也沒對程泊懷說,要說她把她當成空氣,卻又還記得要招待茶點,可看起來就是一副下意識的模樣,視線角度連撇一眼他的臉都欠奉。

 

撇了一眼腳下的小希小瑟,兩小正好奇聞著專用碗裡的餅乾,再看看自己面前的那碟還有正挑選布料中的白芊環,程泊懷突生一股無言的感覺……這種跟貓同待遇、被餵食、被空氣化的情形他還是頭一遭遇到,尤其對像還是女生。

 

以前他也有過不少他人以食物獻殷勤的經驗,他對於食物的執著和小時候挨餓的經歷他沒有刻意掩藏,所以不難查出,別有用心之人大都會把這點當作他的突破點,只是他從未接受過。

 

他是討厭挨餓、注重三餐飲食沒錯,可他自己已經有經濟能力,也具備不俗的廚藝,既如此,他為什麼要接受別人獻的殷勤?在他看來,這些人的舉動都令他無比反感!尤其是男性!

 

「不知道材料能不能鑑定……」白芊環嘴裡自言自語嘟囔著,一邊嘗試用晶杵往一匹奶白色布料上輕觸,施放了一個鑑定術,隨即驚喜就浮上臉龐。

 

奶白色的布料是她所有的布裡面數量最多的『錦花緞』,幾乎每個送她材料的花精都會送幾匹,原來的物品訊息是──

 

錦花緞

以錦花花瓣纖維製成的布,帶有淡淡的錦花香氣。

 

鑑定過後的物品訊息──

 

錦花緞

珍品

以處理過後的錦花花瓣纖維製成的布,彈性佳,帶有淡淡的錦花香氣,適合製成以彈性為需求的衣物、配件,手套就是個不錯的選擇。

 

不僅顯示品質,還多了材質以及功能敘述,甚至還給了建議,白芊環興沖沖的直接就開始丈量、裁剪起布料來。

 

白芊環縫著裁好的布料,打算將其簡單的縫成一個露指手套,「原來材料也能鑑定啊……可是這樣有什麼差別嗎?」

 

「……」她還是一樣不設防……正如白芊環所料,他剛才突然沉默還真的就是因為不高興!雖然他理解了她的立場,可像她這樣把東西擺滿桌,一點也不管有沒有別人,讓他深深覺得她單純就是太缺心眼!才不是像她講的什麼放鬆、生活環境不複雜,她壓根就沒有思考過防人的問題吧!

 

程泊懷默不作聲的觀察著她,不自覺皺起的眉頭好一會才鬆開,一手端起已經轉溫的茶、一手從碟子裡撿了塊餅乾就著茶吃了起來,餅乾的口感尚可,花茶非常好喝,清香淡薄的茶香味聞了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口感溫潤、甘甜,才喝兩口茶正在細細品嘗,就突然驚得挑眉。

 

『叮~恭喜您人物精神永久+3。』

 

天青菊茶

人物精神永久+1~3

取天青菊花心製作的花茶,天青菊只在海拔非常高且四季如春的地方才有生長,而且只有花精族能製成,嚴苛的條件導致天青菊茶十分稀有,甚至在花精族隱世之後成為絕響。

只有初次飲用者有增加數值的功效。

 

增加永久數值?!心底雖然驚訝,但驚訝太多次,多少已經有些見怪不怪了,白芊環……難道是千幻的營運公司的關係者?!

 

應該不是,如果她是關係者,就不會變成花精了……程泊懷默默想道。

 

程泊懷淡然的把茶點吃完,白芊環的縫紉也正好到了尾聲,打結、剪線翻翻弄弄後,一雙手工還算齊整、細緻的奶白色露指手套便大功告成了。

 

露指手套(製作者:熒惑)

藍階優良

品質:90

耐久度:220/220

力量+8

防禦+15

敏捷+11

用珍品錦花緞裁縫而成的露指手套,手指活動的靈活性極高,手套包覆的部分也因為良好的彈性形成不壓迫、不緊繃的防護,對於衝擊、反震都有些許阻擋效果。

由於使用珍品布匹裁縫,似乎還需要細心鑑定。

 

好奇的拿出晶杵鑑定了兩次都顯示還要鑑定,終於在第三次鑑定成功過後才完全把數值鑑定完畢,變成──

 

露指手套(製作者:熒惑)

藍階精品

品質:117

耐久度:220/220

等級限制:10

力量+8

防禦+15

敏捷+11

格擋效果+2%

對昆蟲傷害+3

用珍品錦花緞裁縫而成的露指手套,手指活動的靈活性極高,手套包覆的部分也因為良好的彈性形成不壓迫、不緊繃的防護,對於衝擊、反震都有些許阻擋效果。

 

品質變高、數值增加,還多了個等級限制,另外再拿下午裁好但沒有鑑定過的錦花緞縫上衣,發現同樣是錦花緞,數值和品質都不比鑑定過的錦花緞做出來的好,雖然可以用晶杵再鑑定一次,但也只有一次,而且不僅沒有物品說明提醒需要鑑定,鑑定後的數值也沒有多少差異。

 

想來鑑定材料會影響製作出來的裝備數值、品質等,幸好她好奇心重,不惜浪費晶杵也要鑑定看看,否則不知道要到哪天才會知道這項設定……

 

「這遊戲藏起來的東西實在太多了,我看得對所有東西都保持好奇心跟求知慾才行啊……」白芊環抬起頭來對著程泊懷一番感嘆道,眼下帳篷裡只有他們兩人外加兩隻小豹貓,她想也沒想就對著程泊懷說了,其實如果她還是人類體型,搞不好對話的就會是兩隻小豹貓,主要是桌面在她是花精體型時遮蔽範圍太廣大了,她根本看不到兩隻小豹貓……

 

隨口感嘆完之後就又自己忙自己的事去了,讓原本打算要回個聲的程泊懷又變成了悶人一個,她還真是忽略的夠徹底……估計如果不是他正好在她視線範圍內,她也不會想道要對他說話吧?

 

, , , , , , , ,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