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超額考驗

就算她已經做過一次出村任務

就算他們不是一個人

就算……某人武力值可期

就算他們每餐都吃得很撐

那也不能把任務從普通模式變成抖SSS模式吧!!!

********

「就是這裡嗎?」白芊環飛出包包,和站在山崖下的程泊懷一起仰頭看,這一片崖壁很廣,接近直角的陡峭高聳入雲,往上看根本看不到任務說明中的『褐色半圓形鳥巢』。

「這個……該怎麼上去好?」白芊環皺著眉頭,想了想,除了有翅膀技能的自己以外,要上去還真不大可能,難道要挑戰攀岩,無安全裝備的那種?!這該摔死多少次才有可能啊?白芊環森森冷汗了,相比之下她花精族的出村任務真的是佛心來的,精靈族就像後媽的小孩似的。

正想對程泊懷說她飛上去拿,就看見程泊懷走到山壁前伸手不知道在摸索什麼,最後挑了一個位置開始往上攀爬。

白芊環愣了愣,飛向他喚道:「你準備要爬上去嗎?都高到看不到在哪裡。」且不說能攀爬到哪,像這樣沒有保護和輔助裝備,純靠體力攀爬非常考驗體力和肌耐力,程泊懷看起來就不是能爬多久的體格……

欸不對等等……其實他的身材挺讚的,勁瘦結實……

「咳……那什麼,我幫你注意有沒有怪……」心裡抹了一把汗,將腦內不小心回想起來的觸感揮散抹掉。

剛開始攀爬時,白芊環還能用飛著的跟在程泊懷身旁,待到上去一段了之後風陡然加強就比較吃力了,白芊環開著彩光流逸還是會被怪異的瞬間強風吹著飄走一段,幸好不是往山壁方向吹,只是這裡為什麼會有瞬間強風?白芊環又一次被吹跑飛回來,心裡疑惑著。

程泊懷平穩的攀爬得很順利,速度也不慢,顯然是有攀岩經驗的不是新手,見白芊環不斷重複吹飛、回來,終於開口說道:「到我肩膀上來。」還不曉得有沒有怪,進包包不便,她在他肩上免了被吹跑,還可以繼續警戒。

越往上風越大,最困難的不是攀爬,而是那一陣陣不時颳起的瞬間強風,越往上威力也越強,白芊環從包裹裡翻了兩把普通的匕首給程泊懷當釘子用,讓他在瞬間強風襲來的時候可以固定身體貼在山壁上。

白芊環已經從肩膀上換了個地方,縮在程泊懷的衣服裡,只有一顆頭露在衣外,雙手緊揪住他的衣襟,這是她被吹跑了一次,幸好及時抓住他的頭髮撐過強風被他拉回來之後,一把塞進來的。

「嘎──」突然一隻有半人大的鳥怪伴隨著又一次瞬間強風向兩人襲來,強風加快了牠靠近的速度,方才映入眼簾,只一瞬間雙爪就抓在程泊懷背上,被他快速的反應堪堪避開了皮肉,只有衣服被鉤扯住,而為了抓住衣服撕破後被風吹跑的白芊環, 程泊懷沒能抓住釘在山壁上的匕首,被拉扯的力道帶離了山壁。

千鈞一髮的變故,被握在程泊懷手上的白芊環雙眼倏地閃過一抹怪異的空洞,發動了花幻之心的附帶技能變幻身形,又撐開了彩光流逸和輕盈飛舞,一連串的應變只在一瞬間便完成,反抓住程泊懷變換背上薄翼的弧度、角度等,乘著風向上滑翔回匕首所在的高度,鬆開一手和程泊懷幾乎同時一人一柄握上抓住,腳也踩到山壁上扶低身體貼住山壁撐過又一道瞬間強風。

「嘎~」方才那隻鳥怪並未離去,雖然在瞬間強風吹襲而來時順風滑開了一些,這也剛好給了白芊環兩人重新回到原位的機會,瞬間強風過後鳥怪又飛了回來,只是這次沒有馬上攻擊他們,而是歪頭盯著白芊環靠了上來,還不待兩人做出反擊,便見牠居然抓住了白芊環身旁的岩石,對著她發出溫馴的咕咕聲。

「咕~咕唔~」鴿子似的,方才兇狠的雙目也變得水汪汪的,看不出任何惡意,表現得十分友善。

「呃……你這是……」白芊環怔愕的滿頭問號,隨即想起還在花精村落時,遇到小希和小瑟那次,小希一開始也是攻擊姿態,後來看清楚她之後就莫名其妙的溫馴了,難不成眼前這隻鳥怪也似那樣?受到天生魅惑的影響?

試探的問了句:「你能帶人飛嗎?」天生魅惑,讓他人不忍心下手的天賦,在面對花精時攻擊欲望和食欲會大打折扣,有的甚至會激發保護欲,更甚者還會主動承擔她受到的攻擊……那個時候小希和小瑟也是主動為她提供了幫助,在她累得睡著後將她送回翠西亞家,要知道正常來講,像小豹貓那樣警戒心強的野生怪是不可能做出進入村落的舉動的。

「咕咕~咕~」鳥怪先是歪了歪頭,然後突然展翅飛了起來,滑到白芊環背後盤旋猶豫著,似是不隻該往哪裡下爪,怕會傷害到她,一個瞬間強風颳走又飛回來之後,不知道怎麼想的,轉而抓住程泊懷的雙臂握住提飛。

而程泊懷從方才開始便一直盯著白芊環若有所思,因而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反應,被鳥怪順利的帶著往上飛,愣了一愣回神,卻也沒有掙扎或攻擊的打算,因為他馬上就發現抓著他的鳥怪並無惡意,思考及白芊環對牠的問話,應該是發生了什麼變化吧。

注意力一直在觀察著鳥怪的白芊環沒有發現程泊懷方才直盯著她,看他被鳥怪帶著向上飛了一段,心裡暗讚鳥怪聰明,撐好彩光流逸張翅也跟著向上攀飛,方才在風裡乘風滑翔的感覺還在,白芊環飛得頗為順利,不多時,兩人便看見了任務說明裡的那個『褐色半圓形鳥巢』。

泥石鳥巢非常巨大,有三分之一崁進了山壁中,看鳥怪帶著程泊懷飛的目的地就是那裡,不多時,兩人便穩穩的踩在鳥巢邊緣的石地上,終於能稍微喘口氣休息一下恢復見紅的體力了。

白芊環癱坐到地上背靠一塊巨石以免被風颳走,嘗試著展開帳篷,帳篷順利出現就像直接長在地上似的屹立,再大的瞬間強風也一絲不動,白芊環得救了似的趁著風勢減弱的時候趕緊衝進帳篷內,還不忘招呼程泊懷一聲:「快點進來。」誰知道她不喊的話,性格古怪的他會不會待在外面不進來,這樣她就算休息也掛心,根本不能好好放鬆。

白芊環一進帳篷就往旁邊走了幾步,趴在地上暫時連根手指頭也不想動了,程泊懷只慢了她幾步也進到帳篷裡,看她形象全無狼狽的趴在地上學習屍體,微一撇了下嘴角,往廚房走去。

帳篷突然又閃進一道身影,止住程泊懷的腳步頓了一下,盯著來者看了幾秒之後就又轉身繼續走進廚房。

來者湊到白芊環身旁,疑惑的偏頭,輕輕啄了她兩下:「咕咕~」

白芊環愣了下,隨即抬頭:「疑?你怎麼跟進來了?」坐起身來,看牠又湊近了近,微笑著摸了摸牠的頭,銀白色的羽毛閃著金屬般的光澤,觸感卻意外的比棉花還要柔軟,像羽絨似的有種蓬鬆的感覺,鳥怪很舒服似的伸了伸脖子舒展,把頭往她手心裡湊。

「咕~咕~」

「呵呵~」白芊環輕笑。

程泊懷從廚房內一手一只端出兩個擺滿食物的大托盤,放到餐桌上坐下開始吃了起來,自從白芊環與程泊懷一道行動之後,白芊環就會在帳篷裡的廚房內常備著許多食物,由於放置的流理臺不像儲物空間那樣保持食物狀態,因此以一餐能吃完的量為主,吃完就會再準備。

雖然程泊懷後來藉著白芊環製作的廚具──烤叉和採集到的食材──獸肉,烤炙了烤獸肉成功自學了烹飪,在遊戲中負責煮食的多半也還是白芊環,因為帳篷裡的廚具和白芊環手上的廚具都是限定她本人使用的,雖然程泊懷能拿在手上使用如常,但烹煮出來的料理卻會變得千奇百怪,難以下嚥。

此外,也有白芊環想讓程泊懷至少在遊戲裡能換個人負責煮食,輕省一下的原因在。

白芊環由於幾乎是自己飛上來的,體力紅得危險邊緣,剛才趴了下稍微恢復了一點點體力,掙扎著挪到餐桌旁落坐,拿出更多食物堆了滿桌,也拿了一些葷的和素的、生的和熟的都是沒什麼調味料的清淡料理放到地上給鳥怪吃,因為指不定牠吃什麼,所以才挑了比較多樣,沒想到看牠似乎都喜歡的樣子每道都吃得很乾淨。

「倒是個不挑食的。」白芊環一邊吃一邊看著牠速度不慢的解決掉給牠的那些料理,看牠吃得歡暢,禁不住也跟著胃口大開,吃得比平時稍微多了不少,撐得揉起肚子。

程泊懷進食的速度不慢,但吃得比白芊環還要多得多了,白芊環吃撐了開始休息他還沒停下,直到把她後來拿出來沒吃完的也都吃光之後才吃飽了喝茶漱口。

在一邊,白芊環有點懶洋洋的跟鳥怪玩得挺樂,鳥怪也不時撒嬌著,讓她都有點不忍心把牠趕出去了,有種遺棄小動物的罪惡感……

「嗯~這隻鳥要怎麼辦呢?」隨即想起那一點都不像在室內的寵物房,廣闊得像是從外界挑了數種生態環境融進來似的,站起身來向寵物房飛了一段,看鳥怪不用她說也亦步亦趨的跟著模樣乖巧可愛,笑瞇了眼將牠帶到寵物房裡。

白芊環一進到寵物房便呼換道:「小希小瑟~」兩隻小豹貓現在只要她回村就會待在這,這裡的環境足夠讓牠們活動得很開心,多貌的自然環境會讓牠們就像生活在剃除了危險因素的野外,早上他和程泊懷要來解崖壁任務之前思考到無暇顧及小豹貓,牠們又不會攀岩也不會飛,便沒放牠們出來。

兩隻小豹貓很快就從不遠處的樹林裡衝出來,徑直衝向白芊環,準備要像往常那樣撲到她身上磨蹭,這是牠們慣玩的遊戲,別看動作野蠻卻絕對不會傷到白芊環,可鳥怪哪裡曉得,見牠們直直的向她攻了過來,緊張的低飛擋到她身前,張嘴露出尖牙,發出威嚇的叫聲:「嘎啊──」

兩隻小豹貓一看突然冒出一隻鳥怪對牠們威嚇,離白芊環還那麼近,驀地踩了煞車停下,躬身露出尖爪利牙,喉嚨也悶吼著以威嚇回敬,謹慎的緩慢繞圈想靠近白芊環隔開他們。

眼看三隻小動物劍拔弩張就快要打起來了,白芊環趕忙出生阻止:「等一下,不要打架。」緊先是對小希小瑟解釋道:「牠是我帶進來玩的不是野外怪。」牠們倆因為是系統有效的寵物,多少能互相了解意思,隨著默契度提高,未來還能做到以心靈交談對話。

然後緊接著安撫鳥怪:「牠們是我的寵物,金色那隻叫希里歐斯,銀色那隻叫瑟琳妮。」她不曉得牠能不能聽懂,但既然在山壁時牠能明白她的意思,應該是能聽得懂人話吧?至少在天生魅惑的影響下應該能理解她想表達的,所以還是給小希小瑟介紹了名字。

果然鳥怪歪了歪頭,從天上落到她身旁,牠體型有成年男子的一半大,就算她幻形人類大小也沒法讓牠落在肩膀上,更何況她早在方才吃飯時就恢復花精大小了,技能只能維持三十分鐘而已。

炸了毛的三隻終於分別環繞在她身邊安靜下來,互相還是能從牠們眼中看見警戒之色,但已經不會打起來,至少在她面前是這樣……

調解好三隻小動物,將鳥怪留在帳篷的寵房裡,恢復體力的白芊環和程泊懷離開帳篷繼續進行任務,將帳篷收起來時沒有遇到阻礙,並未契約寵物的鳥怪也沒有被排斥出來。

程泊懷對於鳥怪就這樣被收起來沒有表達訝異,只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頗有些見怪不怪的意味,早在那隻鳥怪肯聽她的話帶著他飛上來的時候,他就覺得就算牠直接變成寵物也不奇怪了。

白芊環和程泊懷頂著強風打量四周圍,在山壁的方向看見了一個入口黑黝黝的小山洞,在那裡不時有著淡青色風刃打旋削出洞口,一出洞口便瞬間爆發散開,想來這就是瞬間強風的形成原因了吧。

瞬間強風還能撐,可是面對風刃,那要怎麼進去呢?白芊環看著又一波風刃刮下山洞口的幾塊碎石想道。

「怎麼進去?」白芊環偏頭問道。

程泊懷思考了大概數十秒,反問道:「妳能做盾牌嗎?」

白芊環打開技能面板看了看點開顯示,說道:「有兩個技能可以試試。」手指著植物製造:「用這個技能的話,可以直接針對盾牌製作,可是質料的話就只能是植物。」說完手又指向排列在下面一些的合成術:「用這個的話有機會得到不同材質的,可是機率也隨機,不一定會出想要的。」她對這個技能十分感興趣,幾乎有空閒就會練練手,到現在也還是摸不著規則性,或者可能根本沒有。

程泊懷端詳了幾眼,定案道:「植物的也沒關係,盡量是堅固一點的材料,能有一些彈性的話更好。」

「嗯。」白芊環點頭,照著他的思路打開放材料的空間翻找起來,而程泊懷則是拎著兩把用來固定身體的匕首走開,在附近挪了幾顆或一人高、或質量重的岩石,聚集到前面適當的位置,然後開始往山洞口拋扔到計畫好的定點位置。

留下三顆呈三角形擺放擋風用的巨石,程泊懷這才返回讓躲在岩石縫裡加工材料的白芊環進包包裡,然後又回到原地坐下來吃東西恢復消耗的體力,進到可謂是雙重保護的包包裡的白芊環也能專心的製作裝備。

她挑選了堅韌的木料做主體材,另外添加了一種具有不錯彈性的藤蔓在邊緣和設計成面上的花紋,最後再鑑定出數值,第一個盾牌就誕生了──堅韌木盾,綠階優良,只加了單項數值:防禦+10,另外有兩項附加效果『反彈』和『震傷』,兩個效果是相關聯的,承受攻擊時成功反彈後有機率震傷對方。

這個遊戲的情報很少,她無從比較裝備好壞,只能自己憑感覺猜測,覺得這個品質應該可以用吧,取出含有劇毒性的植物汁液附加植物染色,這是她的一個設想,植物染色之後的裝備會有機率開啟其它數值或者原有數值增加,那如果是使用具有劇毒的植物汁液染色呢?

成功染色之後再看,盾牌從土黃色變成翠綠色,只看顏色就彷彿是鮮活嫩綠的植物,數值如她所測想的附了毒性──受到攻擊時,有20%機率麻痺對方。

毒性是她萃取汁液的植物的毒性沒有變化,證實想法的白芊環心情很好,做了一個自己的之後又多做了兩個備用,這才飛出背包,獻寶似的把盾牌轉換成一般大小,因為沒有交易功能可以用,她又拿不動,只能放手讓盾牌往他身上砸去。

程泊懷不慌不忙的伸手輕鬆接住,淡淡的掃了她一眼,白芊環一臉無辜的回視他,然後喜孜孜的看他收回視線察看手上盾牌的數值。

程泊懷之前和蔚景榆他們一直都在忙著傭兵團的任務,已經很久沒有休息時間來玩遊戲了,要說比較數值好壞的話,他們幾人中大概就只有負責搞情報的燄翼比較知道,其他人大概都會做出跟他眼下相同的選擇──直接上手用用看就知道了(攤手)!

白芊環看他面色平淡的掃了遍數值就直接裝備,一點表情也沒露,好吧他有說謝謝,很有禮貌……她不是期待這個啊!失望的白芊環悶悶不樂的飛回包包裡,任性的想道,就不幫你警戒周圍哼!

哪知道程泊懷根本壓根就沒想要讓她待在外頭,她今天已經沒法再變換身形,外頭風又這麼大,小小一隻乖乖待在包包裡別添亂得好,省得他還老是要分心把被風颳走的她撈回來,心裡還正在滿意她的自覺性呢。

程泊懷利用先前丟到山洞口的巨石避開刮人的瞬間強風,在最後兩顆時開始交換著往山洞裡丟,以非常俐落的速度憑藉兩顆巨石和盾牌順利的進入山洞裡,發出風刃的本體也隨即揭曉──一隻比鳥怪還要大上十幾倍的巨鳥雕像立在山洞最深處,巨鳥雕像底下有一個不小的圓形鳥巢,裡面目測至少有八顆蛋,每顆蛋顏色和大小都不一樣,最小也有三十公分高。

灰綠色的巨鳥雕像每隔十數秒便會發出數道強勁的風刃,由於正對洞口,每道風刃都會朝著洞外颳去。

到了山洞內反而能避開風刃,程泊懷觀察了一下,對包包裡的白芊環說道:「等會妳聽到我說出來再出包包,目標是那幾顆蛋,隨便挑一個收起來然後回包包裡,行動的速度要快,石頭估計撐不了幾下。」

「我知道了。」包包裡的白芊環飛到包包口,還把彩光流逸也開好了嚴陣以待。

程泊懷丟好石頭衝上前,撐起盾牌擦過一道風刃,伸手的同時喊道:「就是現在!」白芊環趕緊飛出包包,看也沒看就撲向鳥窩,趴到蛋上時一收便立馬飛回包包,同一時間,程泊懷向風刃範圍外急退,擋在前面的兩顆巨石受到第二波風刃衝擊,發出砢啦咖擦的怪音破散成大小不一的石塊。

包包裡一直關注著外面的白芊環看見風刃的威力不禁咋舌,幸好程泊懷退得快,要不那些風刃和飛散的石塊就轟在他身上了,白芊環頓時鬆了口氣,撤掉技能坐到包包底擦冷汗,都是方才緊張時出的,喘了幾口氣才想起打開儲物道具檢視撿了哪顆蛋,那蛋又是什麼作用。

『叮~恭喜您獲得雷元素蛋,完成出村考驗20%。』

正在打量手上這顆轉換了大小的紫灰色蛋,就又聽見系統提示音……

『叮~提醒您,由於您額外收取了一顆元素蛋,即將開啟逃殺考驗。』

「蛤?」白芊環愣了,而同一時間,程泊懷那裡……

『叮~提醒您,由於您的隊友額外收取了一顆元素蛋,即將開啟逃殺考驗。』

「……」

「那個……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撲上去看也不看就收了,誰想到會收到兩顆,要不我放回去?」白芊環小心翼翼的問。

瞟了眼正在『活過來』的巨鳥雕像,風刃也停止了,程泊懷閃身拔腿就朝洞口奔去,一邊抽空回道:「不必。」

「喔……」惹禍了的白芊環眼下特乖巧。

知道幫不了忙,白芊環待在包包裡面乾著急,本來程泊懷就看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誰曉得他什麼時候就會發神經,現在遊戲艙都莫名奇妙挪來她房裡了,萬一這次再把他得罪狠了怎麼辦。

打開包裹看看到底是多收了什麼蛋,她還回去還不行嗎?欲哭無淚的拿出來……

「這是蛋?!」白芊環只覺得被冤了!手裡的東西根本一團黏土似的物質,表以為頂著『新生元素蛋』的名字就能詐騙大眾!不能怪她不小心,試問誰會去注意蛋上面有沒有粘著塊土啊?那時候有時間清理乾淨再收嗎?

任務坑人!白芊環不幹了,猛地飛出包包外,無視一逃一追如火如荼的情勢,拿著手上那塊『黏土』扔到追上來的巨鳥臉上啪地一聲:「還給你……呃……」看清楚砸到哪之後,白芊環驀地一頓,隨即轉身就想逃,被程泊懷一把撈到手裡,也來不及塞進包包裡了,腳步不停的把她往外用力一扔。

「快點飛!」程泊懷喊道,人也在快速的朝她、或者說朝山洞外跑。

被人扔出去的白芊環事發太突然,腦子都是懵的,聽到他喊下意識的按他吩咐往前飛──往程泊懷的方向飛……

沒幾下就被程泊懷趕超,大手一撈,又被人扔了一次,同時聽見:「往外飛!」似乎有那麼一些咬牙切齒……

這次白芊環沒搞錯方向了,被扔了兩次已經很靠近山洞口,努力的才剛飛出去,就再次被人撈到手裡,再扔……

白芊環邊注意別飛錯方向,邊頭暈眼花的抗議:「不要再扔了……頭好暈……」剛說完又被撈到手裡,這次沒扔了,但是……

「你……還是……把我……扔……出去……吧……」跑步兩手會自然前後甩動,因為發力奔跑,雙手也自然也發力緊握,於是悲劇了的白芊環整個人立時都不好了。

身後,被打臉的巨鳥看著比一開始暴怒多了,一出山洞就先扇了兩下翅膀發出兩波風刃,奔跑當中的程泊懷一個閃身避到稍早前扔的一顆巨石後,沒有停下腳步繼續跑到下一顆巨石後規避風刃打碎巨石之後爆散的碎石塊和瞬間強風。

看見程泊懷完好無缺,連衣角都沒刮破的,巨鳥憤怒的發出吼嘯──

『叮~您遭受元素守護者之厲嘯威嚇,敏捷降低3%、防禦力減10。』

巨鳥扇了幾下翅膀升空,盤旋了一圈俯衝而下,破開空氣的呼嘯聲在背後飛快靠近,突然程泊懷撲地一個打滾,巨鳥猙獰的利爪抓碎方才程泊懷跑過的石地,巨鳥尖嘯一聲又抓了過來,被他連續幾個打滾接連驚險的避過,趁著一次攻襲的間隙,空著的那手手掌拍地起身繼續奔跑拉開距離。

多次攻擊未果,眼看著程泊懷就快跑到鳥巢邊緣了,巨鳥也急了,猛地跳躍撲了過來……

『警告!玩家星逸正在非法侵犯您,請問是否由系統全權代理懲罰和求償、以及保存訴訟證據?』

「蛤?」暈得連吐的力氣都沒有了的白芊環,聽見提示音時還懵著呢,遲鈍的腦袋隔幾秒才意識到剛才聽見了什麼,她就這麼小隻而已,程泊懷抓著她又是奔跑又是打滾的,難免不小心碰到什麼部位。

……正忙著逃命呢!系統能不要添亂嗎?

『由於您未做出選擇,系統將於十秒後自動代理執行。』

『十……』

白芊環驚道:「欸欸!否、取消、快取消!」然後尷尬的看向還在奔逃、閃避中的程泊懷,說道:「這是意外,不是故意的。」比本人還著急解釋,之前的事她不想再來一次了。

還忙著逃命的程泊懷已經跑到了鳥窩邊緣,白芊環想他默不作聲,應該沒事了,況且他又不是故意的,她本身也沒有被占便宜的感覺,真的,這次她真的是認真嚴肅的敲定是件意外!

但……程泊懷一個側身躲過巨鳥閃著冷光的利爪──以跳崖的代價,身子往下墜的那一瞬間,把抓著白芊環的那手抬到臉前,冷聲說道:「打。」

白芊環因他突發的動作震驚著,傻傻的問道:「打什麼?」於是程泊懷的表情更冷了,她腦內突然閃過一道不敢置信的猜測。

「打你巴掌?這時候?」拜託!老兄,你在墜崖好嗎?!白芊環覺得太過荒唐,看他俊顏依然寒著,哭笑不得的伸手快速給了他一拍在鼻子上,雖然沒有用力道,但看著他好像放過她了。

…………

帥哥的腦迴路是不是不一般?總上趕著求打?話說他到底為什麼跳崖?太多問號擠在她腦袋裡,頭真疼……

墜地之際,程泊懷將她用力向上一拋,還撐著薄翼的白芊環在風勢下滑翔了一段才操控翅膀飛起來,驚愕的看著他觸地化成一道耀眼但柔和的白光消失不見。

『叮~恭喜您成功存活抵達崖底,通過逃殺考驗,獎勵額外收取之元素蛋一枚,經驗值1000點。』

對前所未有的高額經驗值沒有任何反應,像是沒接收到系統訊息,白芊環還在愣愣的看著程泊懷摔死的位置,100%的真實痛覺啊……這人咋就突然想不開了?

痛覺……痛……白芊環的眼神空洞的,像是罩上了一層灰霧,打開包裹果然不出所料看見被當成獎勵回到她包裹最底下的那枚根本不像蛋的黏土物體,半晌,做了一個決定。

從帳篷裡把鳥怪放出來,問道:「你能帶我再飛上去一次嗎?」

********

死回村里的程泊懷沒有返回找白芊環,而是做了一次修整,然後到村子門口等待她密語,可是等了半天都沒消息,開始他想會不會是有什麼意外?他在死回村時收到了逃殺考驗失敗的系統提示,代表著他的猜測正確,過關條件就是活著抵達崖底。

按照正常過程,肯定是要攀岩爬下崖壁,崖壁風勢就算沒了瞬間強風也一樣強勁,再加上巨鳥的追擊,根本十死無生,做出判斷後,他果斷的選擇了至少能讓一人存活的方式──跳下崖,自由落體的速度不是巨鳥追得上的,他的決策沒有失誤,白芊環應該是成功的通過考驗了才是,那就是後來遇到什麼事了?

程泊懷打開頻道,對她發出密頻:「在哪?」

等了將近十秒後,白芊環才回道:「等會兒就回村了。」程泊懷注意到她語氣有些倉促,微皺起眉頭卻沒有再說什麼,關掉頻道繼續站在村口等著,引來許多人注目,和陸續抱著大略相同目的來搭話的幾波人,無一不被他沉默冰冷的反應而自討無趣的放棄離開。

而村外,西面山崖處,兩道一大一小的身影從上面快速落下,好不容易大的那道身影總算抓住了小的那道身影,揚翅止住了下落的趨勢,帶著爪裡的小身影飛到距離不到十米的崖底落下才放開。

白芊環穩穩的腳踏實地,鬆了剛才一直緊繃著的一口氣,又聽見了一次系統提示音──

叮~恭喜您成功存活抵達崖底,通過逃殺考驗,獎勵額外收取之元素蛋一枚,由於是第二次通過考驗,將不獎勵經驗值,提醒您,收取超過三顆元素蛋將會開啟絕殺模式,請勿輕易嘗試。

「誰還要去收啊。」白芊環嘟囔,打開包裹看著躺在最底下那格的紫色元素蛋笑開了嘴角,方才一直隱隱悶著的心底也驀地一鬆。

, , , , , , ,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