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變蘿莉十二──平行漂流

 

第一章 離開之後

你不恨嗎?大家都把你忘了,你明明悲慘的死去,卻沒有哀悼,沒有眼淚,沒有葬禮,甚至……沒有屍體。

就彷彿沒有痕跡,不曾存在……

你不恨嗎?你所擁有的一切都被偷竊成了別人的,你的父母、親友、手足、愛人,甚至連你的敵人,都屬於別人的了,那明明是你的,卻被人取代,還活得比你好,比你幸福快樂,備受寵愛,你不怨恨嗎?

「為什麼要?如果你所講的是真的,那麼我的兄長因此而得以存活,有何不可?」

你有這麼犧牲小我嗎?別騙自己了,夏晨星,你怨恨、你不甘心,承認你自己不受歡迎不是什麼難事,畢竟顯而易見不是嗎?

承認吧,你沒有這麼偉大,你也會感到悲傷……你可以報復!回敬那些遺忘自己的人們,讓那些傷你心的人們通通都得到該得的懲罰!

來……你只需要一滴血……一點都不費力,只需要一滴……心甘情願奉獻的一滴血……

「然後讓妳這個瘋子把一切拿去當獻祭品?我傻的嗎?要發洩怒氣也是我跟他們的事,我憑什麼幫妳?多說無益,快點放我出去!」

是嗎?

冰姬的魂影終於放棄飄渺的私語現身了:「可是妳的另外兩魂似乎不是這麼想的唷。」一揮手顯現了一幕影像,正是白辰與宇文承皓,白辰就站在宇文承皓身後,雖然依然是面無表情,但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妳想對他下手?聽說他不是妳的兒子嗎?妳真能狠心,我看該被報復的是妳吧,再說了妳拿他開刀關我什麼事。」夏晨星的魂體以盤坐的姿勢坐在地上,被一層像是玻璃罩似的能量關著,正一臉諷刺的表情看著冰姬,先是利用四方神君對宇文承皓的疑心算計他們,後又乾脆想殺了他,癱上這麼個媽真是倒楣催了,還是生生世世的霉運,誰叫人家能重生呢。

「呵呵呵……不過是遺物罷了……」冰姬似乎心情很好,愉悅的說道:「不是我想拿他開刀,而是我想讓妳殺了他。」

「那又怎樣?不懂妳在想什麼,瘋子。」夏晨星一臉無所謂,冷冷的說道。

冰姬沒理會她,視線一眨也不眨的看著影像:「大陸生靈為祭,神靈之力為樑,血脈為引,原體為器……」冰姬臉上浮現期待的笑容:「若不是當初讓他的魂逃了,今日也不必多事,只不過……也許這樣效果更好。」

「神經病。」夏晨星乾脆閉眼休憩,誰死了關她什麼事?她早就死了,現在影像裡那個據說是她兩魂的人跟她有一毛錢關係嗎?她反正就坐在這裡動彈不得,誰管她是哪位?

 

另一邊,突然之間的風平浪靜讓聯軍忌憚,可趙紫陽等人擔憂遲遲未有現身的趙紫雲、林日揚和四方神君一行,盤古神皇說是跟日神在一起,盤古神皇應該不會有誰敢冒充吧?

最後趙紫陽等人決定分出幾個人上山看看,同行的還有分明不是那麼熱心卻主動幫助的宇文承皓,當然,有他的地方就會有宇文承德,至於宰相,礙於某個不可言喻的因素沒有被批准跟隨(萬一皇帝壯烈了至少宰相在不會動搖國力因為橫豎真的做事的不是皇帝而是宰相)。

聖武國一行,由於首都聖城稍早前突現的狀況,雖然貌似盤古神皇的傳音告訴他們無事,可偌大的聖城中所有人民都被挪出去了,挪去哪了?狀況不明令人不安,決定先打道回國,更何況罪魁禍首冰姬已誅伏,他們認為沒有繼續逗留的必要。

妖族一行也沒留下來,因為妖族領地也並不安好,不明的疫病正在妖族領地內流傳肆虐,頗有野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的勢態,參與聯軍的都是各族的首領或重要人士,聽到報告皆心急的趕著回族。

戰國與天龍國關係不好,和朱襄的交情也普普通通,沒事的話沒有留下來的道理,於是也帶著國內失蹤的人們返回國去了。

而冰姬顯現給夏晨星觀看的一幕,正是趙紫陽一行人回到聖山上神殿內的時候,白辰從來就不是愛說話的女子,更多時候她都是沉默著面無表情的跟在眾人身後,存在感挺薄弱的,因為如此,她從進到神殿之後的異狀便被眾人忽略了。

「怎麼會沒有人?他們到底哪去了?」趙紫翊不死心的找了一遍不見人影,奇怪的說道,跟日神皇在一起,有事?會事什麼事?

「之前的狀況應該是神皇們擺平的沒錯吧?應該不是出事。」趙紫嵐說道。

趙紫陽沉吟道:「盤古神皇既然傳音,應該就是神皇們解決的。」

默然幾秒,幾兄弟對視一眼:「再找找看。」

「我們也去幫忙找嗎?」宇文承德覺得自己跟上山只是一直站著挺尷尬的,小聲的對跟他一樣閒的宇文承皓問道。

宇文承皓倒是一點自覺都沒,跟上山的藉口什麼的認真你就輸了,好整以暇的攬著宇文承德走了幾步,還以為是要聊表一下微薄心意之類,沒想到只是想找個地方坐著看戲……

宇文承德刷下斜線,好歹也掩飾一下吧,這人要不是自己所愛,真的不客氣得好討人厭……

「那邊那幾個,會不會太閒啦?!」趙紫翊爆出青筋。

「怎麼會~話又說回來,神君們又不是小老鼠,存在感低到一座大殿就藏得住?看也曉得他們早就不在這裡了。」宇文承皓笑咪咪的說道。

宇文承德:「……」所以說,客氣點不行嗎?也不想想人家招待你吃多久白飯了?而且,貌似還要繼續吃下去?

「你……」趙紫翊一頓。

「說得也是……」趙紫嵐不由得認同,剛剛便多少有這樣的感覺,只是不願意承認罷了。

「他們會去哪裡呢?」趙紫陽皺眉道,有四方神君們和神皇在,應該不會有事吧?這段時間以來實在發生太多不可思議的事,導致他們對於神靈也不那麼有信心了。

「不如在這四周再找找吧,不過我總有他們不在聖山的感覺。」宇文承皓攤手建議。

「不知道為什麼,同感……」宇文承德也說道,從方才出發開始,他就有種此行會一無所獲的預感,而且還隱隱有股不詳感。

「那將人手散開搜尋一下周邊。」趙紫翊仍不打算輕易放棄,至少先搜尋一下再說。

「要注意,這裡隱約有種壓迫感,恐怕還是不如表面般看到的平靜。」趙紫陽提醒道。

趙紫嵐沉吟道:「嗯……而且冰姬死得似乎太容易了。」死前那番話也令人感到不安。

宇文承皓不置可否的擁著宇文承德率先轉身朝門外走,可就在轉過身來的那一剎那,銀色的刀光閃過,直直的奔向被他擁在身前的宇文承德,想帶著他一道閃開是來不及了,只來得及將懷裡的宇文承德往旁邊猛一推開,而匕首卻整個沒入了自己的胸口。

宇文承德因為他迅猛卻記得收斂的力道並未摔倒,可整個人卻被突如其來的劇變呆住了,直到看到他僵住的身軀微微搖晃爾後倒下,回過神來伸手去接,驚懼悲傷的喊道:「承皓!!!」

正好看著幾人方向的趙紫嵐將這一幕盡收眼裡,驚怒道:「白辰?!妳做什麼!」

趙紫陽的視角也正好看見了整個事發過程,不敢置信的看著刺完一刀後仍然面無表情的白辰,他們這段日子相處雖短,但她並不像這麼狠辣的人,更何況根本無從猜測她這麼做的動機為何,此刻他滿腦子充斥著「不可能」和「為什麼」,一點反應也做不出來。

趙紫華在山下安置從山洞救出來的人們,跟上山的只有少數精兵,考慮到速度並沒有軍醫隨行,眼下趙紫翊已經奔過去進行搶救了,也不管抱著他坐在地上的宇文承德,急忙的撕了塊乾淨的衣角摀住刀柄旁輕壓。

由於傷口位置十分不妙,趙紫翊不敢拔刀,又不敢壓太大力造成刀身與創口的原有壓力,暫時便只能這樣處理,腦子慌亂成一團,嘴上不自覺的碎碎唸著:「不是吧,一點防護都沒有?你真的是皇帝嗎?好歹放幾個鎖片防身吧……」雖然他挺討厭這人的,因為先前大皇兄失蹤和小揚合親傳聞事件,他看他一直都是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可是到底他還是心地純善的少年,面對生死時,即使看不順眼,依然感到驚慌。

「承皓……」宇文承德怯怯的喊道,彷彿置身夢裡,看著如幻似真般的噩夢,有種不真實感,就在剛剛而已,他還安穩的待在他懷裡,現在卻換他抱著有點微涼的他坐在地上,好像有什麼慢慢從他身體裡抽離,導致他逐漸虛弱,隨著眼前之人漸漸流失的生命一起流失。

不會的,不可能的,承皓本身就像打不倒的夢靨,在朱襄國時鬧得荒唐也沒人制裁得了他,沒人拿他有辦法,就連父皇和兄弟姊妹們、滿朝文武都鬥不贏他宇文承皓一人,所以這個躺在地上除了靜靜的注視著他用眼神安慰他以外什麼也不能做、包括挽救自己即將流逝的性命的人也不會是宇文承皓,不會是他……

他不要相信!

「你、你說你以後都要一直陪著我的。」宇文承德語才剛落的瞬間就像終於跟現實接了軌,因為過於震驚悲痛而麻木的感知也逐漸恢復、增強,悲痛充斥了他整個人,連指間都因為悲傷而痛得麻麻的。

「嗯……」宇文承皓輕聲應道。

宇文承德急喘了口氣,復又小心翼翼的怕破壞什麼而不自覺的憋氣,憋不住了就急急的小小換口氣,再繼續憋氣,周而復始就怕一個不注意就失去他了。

「呼吸,小笨狐狸。」宇文承皓至此居然還能微笑調侃他,可是宇文承德卻絲毫也開心不起來。

「你說要陪我的,你不能再騙我了。」宇文承德眼眶和鼻頭很酸,眼眶卻乾乾澀澀的。

「你記性太差,我可從未騙過你。」他對他從來都是直來直往,不管是傷害,亦或是寵溺。

「所以你不能騙我。」宇文承德拿住他的話,執著的想要得到保證,就好像這人承諾的一如以往般必定會做到,就算是不要死的要求也會一樣。

「好,我不騙你。」宇文承皓語氣很輕柔,嘴角寵溺的微笑讓他的輕聲像是溫柔細語而非衰弱,成功的安撫了他的小狐狸,雖然他眼裡的驚懼哀痛未減半分,卻總算能露出些許微笑了。

趙紫陽已經回過神來了,正制住完全不反抗的白辰問話,然而她不發一語,仔細端詳能發現她雖與平時一般無二的面無表情,眼神卻更加呆滯,少了原有的幾分靈性。

趙紫嵐剛結束跟趙紫華的通訊,讓他趕緊帶軍醫上山來救人,事情至此饒是再沒智商的人也能覺出其中的不對勁了,趙紫陽和趙紫嵐智商不低,皆能猜測這應該又是冰姬的一項陰謀,目的不明,而且殿內也不見得安全,可眼下卻不好移動宇文承皓,只好吩咐士兵們戒備。

在幾人焦心等待下時間彷彿變得很漫長煎熬,宇文承皓一直想插科打諢逗宇文承德,被他緊張的制止才消停沒幾秒就又故態復萌,結果他這個傷者反而是全場話最多的。

不多時,趙紫華領著三名軍醫和收到消息跟著上山的朱襄宰相一行人上氣不接下氣的衝進殿內,視線一掃首先看見有些呆滯的白辰,林采宸立馬炸了,怒吼道:「白辰!!」

「安靜點,在你眼裡女人比朕更排前囉?」宇文承皓躺著不能動讓軍醫們檢查傷勢,一邊還有精神嘴貧,雖然聲音很小聲,但在除了林采宸以外沒第二個人的聲音的大殿內倒很清晰。

朱襄宰相林采宸聞言收回目光,臉上還難掩怒容,焦急憂心的湊上前去,不敢妨礙軍醫救治沒有靠得太進,看見皇上胸口上插著的刀柄,到嘴邊的話立時嚥下,這時候跟皇上對話,靠譜點的人都曉得不行,所以皇上啊,拜託您別再一直話沒停了成嗎?您沒看軍醫的臉都抽抽了嗎?人家不樂觀您注意一下啊!刀還是不是插您身上了?!

林采宸忽略天龍國那方若有似無的同情視線,乾脆頭一扭,跟人家擠不進去卡位的趙紫華小聲對話起來,內容不外乎是關於白辰怎麼處理,是不是應該要交給他們的話題,被刺傷的可是他們皇帝陛下,雖然陛下尚未脫離險況,還不是全力究責的時候,也能先扯扯嘴仗表達一下己方追究到底的立場,他絕對不是有點感覺丟臉,絕對不是……

慎而又慎的查探了一番傷勢後,幾名軍醫咋舌驚呼:「這……這是……」惹來了所有人的視線,從頭到尾一直高度集中注意的宇文承德更是緊張的一眨也不眨。

「何事驚訝?」不要懷疑,問出聲的不是別人,正是即將便當的宇文承皓本人……

「呃……」正要開口的軍醫一頓,囧得無言。

趙紫翊離得近,黑線說道:「雖說應該沒有大礙,但畢竟傷口深,您還是保存一下體力吧。」

「沒有大礙?!」宇文承德和林采宸兩人疑惑又期盼的追問。

趙紫翊看向宇文承德,臉蛋和嘴唇皆慘白得沒點血色,還有些因不斷下意識憋氣和高度緊張驚慌而有些缺氧的泛青,眼眶微微發紅,整個然看起來脆弱得彷彿下一秒就會暈倒,簡直不能比宇文承皓這位重傷患更像傷者……

就連軍醫都不曉得是同情他愛人不靠譜多點,還是同情他遭遇此事多點,,見他大氣也不敢喘的模樣,安慰著解說道:「匕首避開了大動脈和臟腑,所以宇文陛下才能這麼……有精神說話,拔刀是無礙的,趕緊止血便不會有太大的出血量,不幸中的萬幸了。」這兩人的關係一點都不加掩飾,本就是御醫的老者不僅耳聞也眼見過,一開始也驚悚了他,沒想到男人跟男人也……可隨著兩人賴在天龍不走,看多次了反而覺得和諧。

宇文承德一時間還不敢鬆懈,再三確認了不會有生命危險之後才大鬆了口氣,似喜又悲的這才哭了起來,宇文承皓嘴裡含了片蔘片恢復了點氣力,抬手輕撫了幾下他的臉頰,拇指摩拭他哭得一蹋糊塗的眼淚。

「不哭,沒事。」宇文承皓臉上除了蒼白了點,一點也看不出受傷,表情一副沒事的模樣,活像沒痛覺神經,看得宇文承德反而哭得更厲害了,這人為了保護他而不顧自己來不及躲開,受了傷之後比起生命更在意他的情緒,從來沒像現在這樣確認他的感情是認真的,畢竟他之前太荒唐,可是以往只見他利用他人檔刀,哪裡可能為他人受傷,能為他做到這份上,就算是騙他,就算將來會變,他也甘之如飴。

沒有人打擾他們兩人,此時他們有種任何人也無法介入般的氛圍,軍醫們吩咐士兵架火堆燒水,水燒好呈到面盆裡繼續接著燒,淨手、整理工具和藥物後才說道:「殿下,請移位到旁邊稍候,宇文皇帝的傷勢必須趕快處理為好。」

宇文承德早就得著急,聞言將外衣脫下折成墊子代替自己的腿,墊到宇文承皓頭下,正要讓到一旁就被他拉住手,驚呼道:「你別亂動,萬一傷口不好怎麼辦。」

宇文承皓卻沒有放手,臉色微黑著明顯不滿,語氣雖虛弱卻不容置疑的說道:「不准脫衣服。」

眾人:「……」還以為是什麼溫情戲碼咧,結果就是要說這個?承德殿下包得夠緊了他們什麼都沒能看到好嗎陛下。

「……你,你就不能先等傷口處理好嗎?」宇文承德有些哭笑不得,說著又紅了眼眶:「你就不能先好好的嗎?」趕緊讓軍醫們治傷再貧不行?就一定非要他這樣揪著心憂懼?

宇文承皓臉色一軟,表情掙扎了一瞬便無奈的鬆開手,妥協道:「不許離我太遠。」

「知道了。」宇文承德的嗓音有些鼻音好不可憐,讓宇文承皓的眼神更柔軟了,完全不理會軍醫們,只一直盯著他看。

……

所以可以開始救治了嗎?眼睛好痛……

趙紫翊抽了抽嘴角,吩咐道:「還不趕緊。」

「是。」軍醫們這才上前剪衣服的、消毒傷口的、抹麻醉止痛的動作起來。

正在跟趙紫華扯皮的林采宸很有股想要掩面的衝動,或許他應該要先去跟趙紫陽了解一下白辰為何這麼做?眼神瞄了眼站得更遠的趙紫陽……

在不知名之處的冰姬看著這幕,冷冷的看向一旁正一臉譏笑看著她的夏晨星:「沒用的東西!」

「罵我?那是妳安排的人吧!自己的失敗怪到別人頭上會比較好受我知道。」夏晨星譏諷,她也一向都是這麼做的。

冰姬臉上閃過殺意又克制下來,現在還不是殺她的時候,她的主要用處還沒發揮呢,但是另外一個嘛……差點壞了她的事,相信少個兩魂也不會怎樣。

冰姬身影便消失閃現到大殿裡,甫一現身便閃電出手,始料未及的眾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才剛拔刀正止血中的宇文承皓又入險境,只是這回出手的人下手位置狠準。

「又想殺我一次嗎?」宇文承皓無視她插進心臟的手,一張口湧出些許腥紅,微笑道:「母親。」

冰姬的手幾不可察的顫抖了一下,隨即也帶上了微笑,說道:「換副身軀罷了不是嗎?你也希望你父親回歸是吧?」心口麟他自己也有,遺傳自白龍,否則他怎麼能轉生。

宇文承皓說道:「這麼正當,也用不著算計孩兒。」輕笑了幾聲:「心虛了?其實妳說對了,我也希望父親回歸。」

冰姬臉上一喜,還不待她說什麼,宇文承皓便續道:「真期待父親回歸後好好看看您的醜態,真想看他臉上會是怎樣一副噁心您的表情,呵呵~」所以他之前才會陪她瘋,但是他有了牽掛,有了想保護的人,不想繼續奉陪了。

冰姬的臉陰沉下來,猛地將手抽出,大股的血液頓時洶湧而出,她陰狠的說道:「你曉得什麼,乖乖的去死就好。」血脈為引……隨即像是發現什麼,原本將揚起的詭異笑容一變:「你沒有心口麟?!」仔細感知了下,扭頭瞪向身後──呆呆的站在不遠處,看著眼前急轉直下的巨變震驚得無法反應過來的宇文承德。

「你把心口麟給他?你瘋了?」扭過頭來怒斥。

「您是指父親瘋了?」別忘了自己是靠什麼得以一世更瘋過一世,還不是因為當年父親給了她心口麟護身,語氣一轉調侃,說道:「孩兒可是發現了一個有趣的事情呢,不曉得您能不能及時發現呢?」微微加重了及時二字。

感覺生命飛速的流逝,宇文承皓溫柔的看向正逐漸反應過來欲崩潰的宇文承德,運起最後的力量……

宇文承德聽見彷彿就像貼著他耳邊,宇文承皓溫柔的耳語:「睡一覺吧,我的小狐狸,做個好夢,醒來就沒事了……」不可抗拒的睡意襲來,身子一軟被站在一旁跟他一起被戒備的士兵圍起來的林采宸接住。

林采宸此時也聽見了耳語般的聲音,可卻一點也不溫柔,冷冰冰的富含警告:「保護好小狐狸,他會一直睡一段時間,不許讓他受到任何傷害!」

「臣遵旨……陛下……」很是感傷,又是感嘆佩服,雖然此人殘暴並非一位好君王,但身為愛人,他讓他見識了何為生死置之度外,希望承德殿下醒來熬得過吧,心裡微嘆口氣,隨即抱著他急退,他可不打算就這樣看著什麼也不做!

「將陛下……帶回來!!」縱使打不過,朱襄的尊嚴也絕不容污辱!

「是!」屬於朱襄的立馬群起圍攻,勢要將陛下的遺體救回,是的遺體……就在方才,凝視著宇文承德的眼眸失去了光采……

趙紫陽也怒道:「都上!幫手!」人死如燈滅,過往的恩怨拋諸腦後,現在躺在那裡的只是盟友。

被圍攻的冰姬看著已逝的宇文承皓沒有做出任何反應和還擊,打到她身上的攻擊全都像是打在空氣上穿透過去,分毫未傷,臉上的表情像是什麼情都沒有,又像是太多說不清楚的複雜情緒,半晌,連一眼都未瞥向他們便消失而去。

目的已經達成,原本以為心裡早就沒有的那塊居然有股缺失感湧現,讓她失去了與他們周旋的心情,沒有回到關著夏晨星的地方,現在的她不想聽見她討人厭的冷言諷語,她怕忍不住失手殺掉她,雖然她很想,她想讓某位也嚐嚐什麼都失去的滋味,看看他是不是還能保持那沒有感情、高高在上的姿態。

冰姬離開之後,大殿裡頓時陷入死寂,過了許久,林采宸才抖著嗓音艱難的說道:「幫陛下安置吧。」語畢便跪了下來,大殿裡立時跪了一片朱襄士兵。

趙紫陽不忍的對御醫吩咐道:「給宇文陛下整理一下儀容。」天龍國的一方雖未跪,但也都一臉肅容。

「原來在這裡。」一道會令人感到些許寒意的女音響起,驚得眾人再次戒備起來。

這次又是誰了?!一波接著一波的,這到底是怎麼了……不明存在的威壓隱隱令他們後頸悚然戰慄,嚴陣以待的眾人都不免感到有些疲憊,這個世界是不是瘋了?他們凡人到底該怎麼應對?

「帶點感情,別這麼嚇小朋友嘛,不曉得還當妳來找碴的。」另一道宏亮雄厚的男音響起,略帶溫和與詼諧的語氣趨散了前一位的威壓,就像有雙手為他們擋住了壓迫,不禁得湧起暖意,撫慰了灰心與悲傷。

「毛病,又不是見不得人。」男音續道。

「哼……」女音冷哼了聲,倒是沒那麼冰冷了,隨著這聲音剛落,兩道嗓音的主人也跟著現出身形,女音同其人──金色豎瞳不帶一絲感情,面容冰冷,被她注視時全身冰冷動彈不得,不是被施了什麼法力,只是沒有勇氣動作,人身蛇尾妖嬈卻令人興不起任何邪意,不敢褻瀆。

男音身形偉悍高大,貌似中年,金色的瞳眸溫和多了,注視眾人會令人心生一股可以依賴的可靠感,此時正以一副看不懂事的孩子的眼神看著眾人,搖頭嘆道:「不是跟你們說林日揚等人與日神皇在一起,有別的事暫時不能回嗎?都叫你們回去好好待著,怎地還上山了?」

看向躺在一旁整理好儀容的宇文承皓,安詳得彷彿就像睡著,又在嘆了口氣,這回帶上了憐惜:「可憐的孩子……」雖然此前鬧騰了點,可也是因為冰姬做出來的事太殘忍,叫一個孩子怎麼能承受?叛逆了也是正常的。

「您……您能救救陛下嗎?」林采宸忍不住開口詢問,跪下祈求,雖然人已死亡,但是面前的可是神皇啊!創世三神皇之一的盤古神皇大人,或許還有希望也不一定?

盤古神皇視線挪向林采宸和一同跪下期盼的朱襄士兵們,饒事君王再怎樣不是,君就是君,忠君的他們依然不願見陛下就這樣歸天,盤古神皇讚許中,遺憾的搖頭說道:「這孩子將自身的保障給了所愛之人。」目光看了一眼在宇文承皓身邊不遠躺著的另一個人──宇文承德,以他的神力自然能看出來,如果沒有宇文承皓的心口麟護著,宇文承德早就死了,因為這孩子的心臟是破碎的,說起來也是承皓自己做的,把人家折騰得自絕心脈,正所謂自己造孽自己償了。

「沒了心口麟,魂神將散。」盤古神皇手一輕揮,一道淡灰色輕煙般的身影在宇文承德身旁顯現出來,微笑的看了眾人一眼,向盤古神皇點頭示意感謝,而後又將注意力放回沉睡的宇文承德身上,就連死了只剩魂魄,也依然焦不離孟。

趙紫翊躊躇的開口懇求道:「難道……就不能讓他一直保持存在嗎?」哪怕就像現在這個樣子,相信對宇文承德和宇文承皓來說,只要能相伴也足夠了吧?兩人的感情讓他們這些旁觀者鼻酸,心生惋惜。

「唉……看著挺讓人不忍,老夫試一試吧。」盤古神皇憐憫道,將沉睡的語微承德連同宇文承皓的魂魄一同攝來,飄在他身旁打算一會兒帶走,對仍然跪著的林采宸說道:「起來吧,這兩人老夫等會兒先帶走了,不必擔憂。」

不僅朱襄的林采宸語士兵們欣喜,趙紫陽等人也是表情一鬆,盤古神皇既然做出承諾,想來宇文陛下應該無事,這才有心思疑惑道:「不知盤古神皇大人與女媧神皇大人因何至此?」總不會是專程為了救人來的吧?雖然據說宇文陛下是白龍神王的孩子轉世而來,但那位女媧神皇看著不像是來救人的?

女媧神皇外型十分容易辨識,即使不自我介紹也一看便知,又是與盤古神皇一同現身,沒別的其他可能。

女媧神皇從現身開始就幾乎一直盯著同一方向──白辰,趙紫陽早就注意到了,心裡閃過一絲擔憂,怕是神皇大人要追究,他對白辰感到有幾分複雜,總是令他覺得與某個早已逝去之人相似,因此一直不願開口主動詢問神皇們的來意,隱隱檔住白辰將她護在身後,雖然無用,卻是他下意識的舉動,自己也沒發覺。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漫步夢遊~白日幻夢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