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回歸現實

曾經有一碗白稀飯擺在我面前而我卻不知道珍惜

等到我被肌餓折磨得肝腸寸斷的時後想要有一碗白稀飯都沒有

如果能讓我給當初那碗白稀飯加上個期限

我真心希望那是一萬年!

──────────────────────────────────

遊戲時間第6天──白芊環先是待在翠西亞家裡,獲得同意之後霸佔廚房練習烹飪一整個上午,在翠西亞的從旁指導下把烹飪術提升到LV2之後才意猶未盡的停手,午餐當然就是她練習出來的那些菜餚,幸好她現實中本來就會烹飪,煮出來的料裡味道雖然沒有翠西亞跟百花奶奶煮得好,但總的來說也還不差,多的菜餚就收到包裹裡面,反正放在儲物道具裡絕對不可能會變質,這點千幻系統還算厚道,手下留情沒有加上保存期限什麼的。

下午在村長家陪他閒聊到天色晻晻,同時完成『拜訪村長』跟『翠西亞的吩咐』兩項任務,分別獲得200點經驗值跟100點經驗值,要回翠西亞家時,村長不放心她在夜間行走,又是單獨一個人,雖然是在花精村落裡,老人家還是不大放心,拿了盞花朵提燈給她又教授她一項花精生活技能才讓她出門,臨出門前有點不捨的吩咐她明天早點來陪他講話。

「還聊啊?」白芊環一邊暗忖,一邊滿頭黑線的揮別村長後快步離開……她就知道村長是話嘮的可能性極大,把他擺在最後一天的下午拜訪,若是大早就來了還指不定要被拉著閒聊多久呢!可沒想到算盤落空,村長居然又要她來?還指定要〝早點〞……

望著任務面板上新增的任務──『再度拜訪村長』,白芊環只覺木有蛋也疼……

任務不想接也接了,木已成舟,多想也沒用,關上任務面板打開技能面板看向她耗時一整個下午才得到的新技能跟花朵提燈。

暖月流光:花精生活技能,散發著溫暖的光團,光彩閃耀像是隨波流動的月光,可以用來照明、取暖,把光團放到花朵裡可維持9小時不消散,無技能等級。

釣鐘柳(花精)

無品階

耐久度:300/300

重量:5

物品說明:是用玫瑰鈴鐺花做成的花朵提燈。

據村長說這個照明技能是每個花精都會的,花朵提燈裡微黃明亮又柔和的光團就是這個,提燈是用兩個巴掌大的花朵用細木棍加細繩繫上的,花朵的外面跟邊緣都是酒紅色、內裡是純白色的,很漂亮的花朵,印象中現實世界裡也有這種花,可惜已經絕種多年了。

提著釣鐘柳走在村子裡的小路上,感覺這6天真是過得太愉快了,花精本身就是和善的生物,對她更是親切,所以她從每個花精那兒都得到了不少好處,大多數是獎勵經驗或是各種材料,也有獎勵特殊的物品跟技能的學習,光是經驗就讓她等級提升到9級。

樂呵呵的回到翠西亞家,客廳裡的桌子上已經擺上了香噴噴的晚餐,翠西亞就坐在椅子上還沒動筷,看起來正在等她,她抿嘴一笑把釣鐘柳收起來,洗手開吃~

「我把全村子人都光顧了一次!」飯後她得意洋洋的收拾著餐桌邊說道。

「呵呵呵,妳這小鬼靈精,還真得了不少好處。」翠西亞好笑的用沒拿抹布的手輕刮了一下白芊環的鼻子笑道。

「那是!明天還是這樣到處晃晃嗎?」她很期待的問道。

「妳剛剛不是說村長要妳早點過去陪他說話嗎?明天上午吃完早餐就帶點東西去陪他聊聊天吧,他會告訴妳要做什麼的。」翠西亞擦好桌子,拿著抹布走向廚房。

白芊環也拿著手上的抹布走進去,幫忙把抹布洗好攤開晾好,把手洗乾淨才走回客廳裡。

「帶點東西?我要帶什麼?」這是代表她要自掏腰包?並不是說她吝嗇到拿個東西送老人家就不捨得,但他是花精村長耶,就像種族領袖的存在一樣,她得拿多好的東西出來啊?她怎麼思考都覺得她現有的東西寒酸到讓她不好意思拿出手呀!

彷彿猜透了她的心思,翠西亞說道:「嗯~妳就自己做樣小東西帶去就行了,村長看的是心意,不是妳的東西好不好。」

沒有明確、自由發揮的開放性目標讓她有點煩惱,她自己做的東西?可她的生活技能不管是花精專有的還是一般的都還很低等啊,估記做出來的東西會很破爛吧?用合成術的話又很不靠譜,出來的東西沒個規律,想想就覺得會浪費很多材料……

白芊環一直到上床睡覺都還在苦惱,左思右想就是沒個比較妥當的方法,還是……帶顆水果去就好?或是做個竹籃子裝各種水果做成水果籃?

〝叮~玩家遊戲時間已達上限12小時,請於10分鐘內下線,提醒您,再次登入請於12小時之後,否則將無法登入。〞

嗯?有時間限制的?她現在聽到系統提示音才想起來邵殷然有提到過,她沒有很仔細看遊戲公司給的小手冊,人家在說的時後她又剛好在走神……

她馬上就選擇了登出遊戲下線,睜開眼睛伸了一個懶腰,感覺全身舒暢沒有任何痠疼僵硬的感覺,精神也很充足飽滿,一腳跨出遊戲艙站起來,覺得艙內的墊子鬆鬆軟軟又不悶熱,躺起來還真是舒服。

遊戲艙普通時候是不會合上艙蓋的,狹小的空間會給大多數人類帶來下意識的壓迫感,會出現不安、緊張等情緒,所以遊戲艙的設定是有活物接近3米內並判斷為有害才會闔上艙蓋,同時遊戲中也會收到提醒。

而所謂有害呢,譬如說蚊子就被歸類成有害,艙蓋是會合上的!要是玩家不想連出現隻蟑螂都會收到提醒,那最好是把房間內好好打掃除蟲過一次,沒人覺得遊戲艙的設定大驚小怪,畢竟這年代的蟲子早就跟舊世代的蟲子不一樣了。

萬一蚊子、跳蚤之類的小蟲子真的在遊戲艙蓋合上之前貼到玩家身上,也會在下一秒就被微電流電死,所以安全系數頗高。

白芊環在房間裡的衛浴沖了一個澡,換掉身上的睡衣才走出房門,一打開房間門就聞到烤土司跟煎蛋、煎肉香還有熱豆漿的味道,往廚房一望果然是程泊懷在做早餐,看起來就快用好了。

她倚著門感嘆了一下,這人……真的是賢妻良母啊……光看他那張冰山臉根本不會知道,他是會負責起大家三餐的人。

「唔……芊芊妳也醒啦……」童曦軒揉著眼睛走進客廳,金髮亂糟糟的東翹一簇西翹幾根,身上還穿著白色印著一隻小綿羊的睡衣加純白沒有花紋的睡褲,顯然這位沒有整理就走出來了……

奇怪了……她覺得醒過來之後精神很好啊,比她正常睡眠的時候還好,怎麼他看起來會這麼累啊?難道是遊戲艙有問題?

她正想詢問,接著走出來的蔚景榆就幫她解了惑:「芊環妳別理他,他原本就有起床氣的,平常最會賴床的就是他。」

「沒錯,只睡了12個小時對他而言算少的了,而且他剛睡醒都是這樣半死不活的樣子的。」從樓上走下來的慕藺慎也附和道,在他身後又陸續走下其他人來,不一會兒所有人就聚集到飯廳裡。

童曦軒把嘴裡的火腿蛋吐司嚥下,開口說道:「聽說每個種族都只有一個新手村?這不合理呀,光人擠人就什麼都不用做了。」

「對啊,像我們人族人最多了,簡直就像在擠沙丁魚,每個地方都是滿的。」邵殷然頗為不滿,他從收集的情報裡料到新手村會開放的很少,但沒想到不只是少,而是乾脆各族只有一個,就算首批人數再少,放到一小塊新手村裡也是奔走如市,沒個地方清靜的。

古欽仲咬著嘴裡的食物好奇的問道:「唔我跟蒼榆還有燄翼都在人族,你們呢?」

「拜託你把東西吞下去再講話好不好。」坐在他對面的翟皓蒼皺眉,滿臉嫌惡的把餐盤端在手上移開。

古欽仲聳肩撇過頭去喝豆漿,不想理他,他又沒把東西噴出去,反應這麼大做什麼。

「我跟昂霄在獸族。」東桓難得主動開口,坐在最外邊的白芊環忍不住拿眼偷覷他。

「嗯~我們獸族人也好多,地方又好小……」昂霄就是童曦軒,皺著小臉揮舞了一下戳著香腸的叉子。

「我在妖精族,人挺少的,似乎是隱藏種族。」慕藺慎優雅的吞下一口豆漿,瞧那姿態簡直像在喝高檔紅茶,吃的是精緻小點……

能把大眾早餐吃得這麼不普通也算是一種才華了,真是印證了什麼樣的氣質做起事來就像什麼事,像其他人就吃得很一般,尤其是古欽仲,活像在啃大骨而不是在吃吐司……

「芊環你又走神了對吧。」邵殷然語氣很篤定的問道,自從昨天滿腔表現慾望被她走神潑冷水之後,他就小雞肚腸的記上了,從剛剛開始就時不時的撇過去一兩眼觀察,發現她在走神的時候都會兩眼呈現失焦散視的盯住一個方向不動,不注意看還會以為那裡是有什麼東西吸引她這麼關住,其實不過是在發呆罷了。

「啊……」她這習慣還真不好扭改,又很不受控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道:「我錯過什麼了嗎?」

「沒有,燄翼很機靈。」慕藺慎正優雅的解決第八塊火腿蛋吐司中,順帶一提,熱豆漿是第五杯。

邵殷然受到稱讚的一點頭,嗯?機靈……怎麼好像感覺有點怪怪的?

「我是鬼族,應該也是隱藏種族,加上我大概有10來個玩家吧。」翟皓蒼接話道。

蔚景榆確認道:「嗯妖精族跟鬼族在論壇都有出現,那個NPC老頭我也有去找過,確實有提到過妖精族跟鬼族是他們口中傳說中的種族。」

「精靈族。」程泊懷言簡意賅,端起桌上兩個大盤子打算進廚房再煮幾份,這幾個貨今天又更會吃了……

「聽說精靈族人也很多呢。」童曦軒搶到最後一份吐司說道。

「基本上只要不是隱藏種族人都很多吧,慕影你們妖精族有多少玩家?」蔚景榆頓了一下沒搶到吐司的手,撇撇嘴收了回來。

「大概也是10幾個吧。」慕藺慎回道,面前的餐盤疊著三份吐司,手上還拿著一份,顯然早有遠見不用爭搶。

沒人敢搶慕藺慎餐盤裡面的,只好等待程泊懷再煮好,開始喝豆漿打發等待時間。

「人這麼少,任務肯定很好接吧。」古欽仲喝著豆漿〝口沫橫飛〞的欽羨道。

「我說你能不能把嘴裡的東西完全吞下去再開口說話啊!」面前的桌子被噴得〝雨露勻沾〞,手上端著自己的餐盤不敢放下來的翟皓蒼忍不住額爆青筋。

「又沒噴到你。」真是的龜龜毛毛,又不是娘兒們!

「沒噴到那這些是什麼?沒看到他們都坐的這麼遠嗎!」翟皓蒼爆怒的指著桌上那片小水點,再分別指了坐在兩邊的東桓跟邵殷然。

「啊真的耶,你好髒。」白芊環好奇的從位置上站起來,往前走到古欽仲身後一看,果然看見桌子上一點一點的反光,下意識開口說道。

「呃……」後知後覺發現白芊環走到他身後,兩眼還盯著桌面,被自家兄弟說他覺得不痛不癢沒什麼,甚至有點〝我就是這樣咋樣?〞的無賴心態,可被個女的說還是不熟的就不大自在了,那啥……面子問題嘛……

「妳不要誤會,這不是我噴的,這是火腿跟香腸濺出來的油。」

……

白芊環愣住,其他人也是乾咳的、扭頭不看的、鄙視的,甚至連在廚房煎肉片的程泊懷都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兄弟……要找藉口也找個好一點、合理一點的,找這麼個連小學生都不會相信的理由,這不是存心找鄙視的嗎?還是一片純真的把人家都當白痴呢……

早就解決自己那一份火腿蛋吐司加一杯熱豆漿的白芊環,目瞪口呆的看著8個大男人吃掉小山一樣的漢堡和五壺熱豆漿,在那之前他們還吃了為數不少的火腿蛋吐司跟小香腸。

這……這也太誇張了,在今天之前沒發現他們這麼會吃啊,怎麼今天算是原形畢露了嗎?!

童曦軒揉著飽脹的肚子打了個飽嗝感嘆:「啊~感覺就像是活過來了~」

疑?她記得這隻正太每天都吃了不少啊。

「是啊~餓了6天了。」蔚景榆以從未有過的慵懶姿態半癱在沙發上,嘴角還有一小粒麵包屑。

蛤?她越聽越疑惑,毫不掩飾的將視線看看這個再換看那個的游移在8人身上,發現幾乎每個人都是一副〝終於吃飽了〞的模樣,就連面癱程泊懷跟時刻優雅的慕藺慎臉上都帶著一絲滿足。

「我們說的是遊戲時間。」蔚景榆抬眼看向不斷疑惑打量他們的白芊環,無奈的笑道,大多數進入千幻的玩家在這遊戲時間的6天裡,都被系統調戲得很慘,幾乎人人都是三餐不繼的,那飢餓的感覺讓人即使下了線也會下意識的想把肚子填滿,所以他們才會有這樣的反應。

她也有玩千幻吧,他很久沒有跟普通女生相處過了,難道說普通女生的食量都是這麼有控制力?他心裡不禁有點好奇也有點佩服。

「疑?你是說你們在遊戲裡餓了6天?」不會吧,她每天都吃的很滿足啊,遊戲裡的東西到目前為止除了那個醃漬鯡魚以外,全都很好吃呀,如果不是挑剔的話,那他們到底是什麼原因沒吃飽的?

可是……看他們也沒有挑食的跡象啊?還是說他們吃到的食物都像醃漬鯡魚那樣的?

「對啊,我最後那一天只啃了一小半個又硬又沒味道的黑麵包。」古欽仲是剛剛吃最多的人,毫無節制狂吃海塞的結果就是現在肚子撐得很難受,感覺食物都滿到喉嚨來了,整個人不舒服的冒著冷汗。

唔喔……不能吐,浪費食物煮飯的會翻臉……

「怪難殺得要死就算了,掉率、噶……真的太低了,就算有掉也是不值幾個銅板的爛東西,生活技能又不知道該怎麼學,系統物品又樣樣貴,搞得我都想啃生肉了!」邵殷然說到一半還忍不住打了個嗝,再繼續老大不爽的抱怨。

「我TMD都數不清被普通兔子殺掉幾次了,在牠之前的雞也很可惡!」說到怪難殺,掛點最多次的古欽仲就忍不住怨念大爆發。

兔子?雞?聽起來不難打啊?而且……

「這不是有食材嗎?」白芊環不解道。

「有是有,也多虧一個鞭雞屍體的變態發現怎樣學會採集術,但是生肉實在沒辦法吃,那已經不是挑剔味道的問題了,是系統判定不可食用,吃了東西消失也不漲飽食度,難吃又不解饑,誰要再吃除非餓到神智不清了。」翟皓蒼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說道,他也想過別太計較食物味道,他當傭兵出任務的時候也常過〝茹毛飲血〞的生活,可是系統就是要噁心玩家,就是不給玩家好過!

「你說這千幻是怎麼回事,到現在除了採集術跟一個不痛不癢的被動加不能升級的技能基礎打擊以外,什麼都學不到!沒有攻擊技能、沒有生活技能、沒有裝備、沒有武器、沒有物資!什麼都沒有怎麼混啊!」邵殷然就不懂了,這樣嚴苛的遊戲設定有必要嗎?想被M就去當傭兵就好啦!他內心腹誹著,卻完全沒想到自己也是打算繼續被M的其中一員。

白芊環想了一下,提議道:「唔……我想應該是沒抓到訣竅才會學不到,而且,要是自己領悟不了,可以去找導師或者NPC接任務啊。」不看論壇的資訊小白認為她的際遇很普通,甚至能算是倒楣,一派天真的如是說,馬上就收到來自邵殷然跟遮掩技巧很差的古欽仲等白眼兩雙。

「芊芊吶……先不要說絕竅什麼的,至少我知道目前所有玩家都沒抓到有什麼絕竅,任務要跟一大票人搶,搶到了還得花大把時間去解,任務難接又難解,NPC每個都很賊,導師……有這東西嗎?」覺得沙發太窄的童曦軒索性往地上移,坐在地上挪了個舒服的姿勢把沙發當靠背再搶了個抱枕,嗯……芊芊家的大廳不錯,長毛地毯很軟很暖和,玄衡(東桓)把它清得很乾淨。

「嗯?你們的種族沒有導師嗎?還是說有保姆?」翠西亞是保姆,但應該要算是導師吧?

「芊環的意思是,妳有遇到導師?」蔚景榆問道。

「是呀,你們沒有嗎?那你們初生的時候是誰引導你們的?」白芊環頷首,想到翠西亞說過她是她的引導者,在她初生的這段時間,可以從翠西亞那得到幫助和基礎學習,印象中是這樣沒錯吧?

「引導?你是說那個沒什麼特色的小水窪嗎?」古欽仲問道。

馬上就遭到同為人族的邵殷然反駁:「那叫初生之池好嗎!」

「那水只淹過我的腳踝,根本不能叫池好不好!」

「誰像你本來就高又調得更高,當我是隻熊的時候也會覺得3M以內的深度都是水窪。」

邵殷然跟古欽仲一來一往的鬥起嘴,眼看就要偏離主題了,一直保持沉默的東桓在此時開了口。

「獸族的是充滿水的膜。」這種破膜而出的方式讓許多玩家感到很不自在,電影裡的異型都是這樣誕生的,雖然沒這麼噁心,膜是一層薄膜,水是清澈透明的水,但還是讓他們感覺很不舒服,也是有絲毫不在意的,像童曦軒就覺得挺有趣的。

白芊環看了很難得開口的東桓一會兒,覺得……原來這人雖然沉默,存在感又很低,居然是救火員一樣的存在吶……

「我的種族鬼族也沒有什麼導師,初生的時候也沒被誰引導,就是從一個都是血的骨池裡爬出來。」翟皓蒼又適時接話,話題一瞬間又被導回正題,東桓就恢復沉默了。

「精靈母樹裡的水池。」程泊懷還是依然惜字如金。

「我也沒有,芊環妳是哪個種族的?」沒有提妖精族是怎樣初生的,慕藺慎直接表示跟其他人沒兩樣,對白芊環丟出疑問。

雖然有點不想說,但話題是她先開的,只好回道:「花精……」

她一說完就聽到好幾聲〝嗯?〞的疑問聲,只好又再解釋得更清楚一點:「我的種族是花精,一初生就看到聲稱是我的引導者的花精NPC,她說她是所有花精新生兒的保姆,這6天都是她照顧我的,像你們剛剛說的技能什麼的,她帶我去學了不少種,但是沒有學到攻擊技能就是了。」

「花精……隱藏種族吧?」蔚景榆聽得微微瞠大雙眼,敢情她還學了不只一種技能,而是好幾種?!

古欽仲半失神的喃喃道:「隱藏種族果然就是好啊……老子就沒這麼好的運氣……」不行,對方是娘們兒,不能羨慕忌妒恨……

「放屁,我也隱藏種族啊,也沒好到哪去。」身為隱藏種族之一的翟皓蒼馬上就反駁了,他這6個遊戲天也過得很淒慘好嗎。

慕藺慎沒有作聲,但從他吃早餐時那個大量就知道這位至少也是餓肚子的。

「呃……」饒是神經粗大的資訊小白也查覺到不對勁了,古欽仲身上那股子哀怨氣息實在太明顯或者說根本沒憋住,躊躇的再問:「可是……那你們怎麼開啟個人包裹的?」

這個就非開不可了吧?個人包裹是翠西亞送她儲物道具後才開啟的,或許能從這兒摸索?

「沒有開啟。」童曦軒說道,東桓點頭附和,接著古欽仲、蔚景榆、程泊懷也跟進,搞情報的邵殷然保持沉默覺得很沒面子,翟皓蒼原本就顯銳利的眼神又更上一層樓了,也不知道他大爺這樣算不算是不爽,讓她被盯得有點想逃走。

「妳的意思是妳有開啟個人包裹?」慕藺慎笑問,白芊環一把目光對過去就有點發毛,怎麼覺得這笑、這表情……有點陰森森咧?

「嗯……那個,拿到儲物道具就會開啟了,每個人裝備上限是三個……」

「嗯哼。」慕藺慎微瞇眼,「那妳裝備了幾個?」

「疑?」怎麼辦,每個人眼睛都好像眼冒綠光,她不想說……

「呵呵,不要嚇到人家,不好意思芊環,慕影有點性急。」蔚景榆安撫著,她才剛鬆完一口氣,他又接著道:「那麼芊環妳是裝備了幾個儲物道具?」

白芊環一噎,看來不說真的不行,只好怯怯的開口:「兩個……」

「&︿!%#(*(#*……」古欽仲撇過頭去嘴裡小聲喃喃自語著,情緒很明顯的他背後都快飄鬼火了。

「都是妳那引導者給的?」邵殷然不可置信的問道,千幻才開啟12小時,也就是遊戲時間的6天,NPC太過真實,出了名的難纏,沒有哪個遊戲的NPC是這樣的,玩家們都在NPC那裡遇到碰壁、滑鐵盧等悽慘遭遇,為毛她遇到的不一樣?!

白芊環有點怯怯的點頭:「嗯,所以我才想說,也許找到發儲物道具的NPC就會找到導師了……」

妳以為是發大白菜呢大姐?更何況連發大白菜的都沒有啊!

……

一陣沉默,不是他們不想保持男人風度,是被系統虐的太慘,他們憋屈得快內傷了,幾人都有點小哀怨。

白芊環被幾人盯得發毛,早知道她就不說了,保持緘默才是王道啊……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