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泰然自若

 

律師團隊各個精英嚴肅以待

強大火力站位完成

後援團隊完美到位

事主……

報告隊長!事主他們都不配合啊!

──────────────────────────────────

 

程泊懷那裡在邵殷然惱羞成怒房間門一關之後就結束了短暫的討論,除了暫時被系統禁止登錄的程泊懷以外,其他幾人也紛紛回到遊戲裡,繼續為了出新手村的等級限制10級打拼。

 

白芊環不知道在自己離去之後幾人有過一番對話,怒氣沖沖的回到房裡,對著遊戲艙失去了登錄的興致,索性躺到床上矇頭就睡,可惜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滿腦子都是程泊懷那張冷冰冰的嘴臉。

 

說實話,對於程泊懷的舉動,她最初是覺得挺生氣的,可是這才過沒多久呢,突然就發現,她不明白自己在生氣什麼?!好像就是覺得面對這情況她應該要生氣,所以就生氣了。

 

她不由自主的思考,遇到這種事,正常的17歲女生會怎麼做?叫罵?這麼晚了,萬一吵到人怎麼辦?吵架?關鍵是程泊懷根本懶得根她多說幾句話啊!溝通?這不都溝通到被強吻了嗎……

 

話說那個其實不算是吻吧,遊戲裡那次就是貼著,剛剛那次也不過就是飛快的舔了她嘴唇一下而已,她初吻還在,所以她不用生氣對吧?

 

這麼想就覺得對自己莫名其妙沒了怒氣找著原因了,可接下來她要怎麼應對?若無其事似乎是最好也最符合她個性的了,橫豎她又沒吃虧,想想程泊懷那張雖然冷但俊得不像話的臉,正常女性被他親了搞不好還會竊喜咧。

 

所以她應該要感到竊喜嗎?

 

……

 

還是若無其事就好了吧,帥哥怎麼了?帥哥就可以欺負人了?

 

白芊環思緒越來越飄忽,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而程泊懷那,彷彿沒發生過什麼事似的,除非執行任務中需要,否則日常生活作息極其自律的他壓根就沒有睡不著的煩惱,也完全沒把名下總財產即將被扣除20%放在心上,一夜無夢睡醒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聯絡與他們傭兵團合作的律師團隊,告知他們會有相關部門根他們聯絡要扣除他名下總財產一事。

 

沒有告知他們原由,只是交代了下不用周旋,直接配合即可,而且還加了一項將原本的扣除百分之二十提高到百分之四十的授權……

 

結束通訊之後律師團隊無不張口結舌,搞不清楚平時因為性格冷淡不常有交集的這位是在鬧哪樣,視金錢如糞土也不這樣體現的吧?!他們傭兵團在業界很有名氣,不需要自己去找任務就會有委託人找上門,任務委託金額都很可觀,程泊懷加入傭兵團快八年了,在整個團隊中主要負責後勤,能力首屈一指,在傭兵團裡另外組成的小隊成員各個無不是A級的!執行的任務都不是一般的危險,而危險,通常就等同於巨額任務報酬。

 

這位不是聽說和他們小隊成員一起放大假去了嗎?怎麼放著放著就鬧出法律糾紛了?總財產的百分之二十啊!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這位居然還自己提高,這是為什麼?

 

不管律師團隊怎樣疑惑、各種驚訝不解,在接下來收到千幻委任的律師團隊聯繫時,得知原因是『侵犯女性玩家』,正在喝水的不是打翻就是噴了、手上有東西的全都掉了、站著的摔了,正拿著按了擴音的通訊器的人手一抖差點沒拿穩通訊器,一時間所有人都產生了幻聽的感覺。

 

程泊懷去侵犯女性玩家?!確定不是人家侵犯他嗎?!還是說一向備受騷擾的程泊懷終於黑化了?顛覆角色去報復社會?

 

被傭兵團委任的律師團隊專業是無庸置疑的,一個個雖然恍惚,但還是配合著完成了移交手續和提高為百分之四十的授權,結束之後,滿懷一顆八卦的心面面相覷,在爆錶的好奇心驅使下,第一次拋開專業紛紛走關係探問。

 

於是程泊懷侵犯他人一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流竄起來,暫時還沒人敢直接去問程泊懷本人,休假中的蔚景榆等人掛掉一通通訊又來一通,煩不勝煩只好全關機了。

 

邵殷然瞪著很平常的準備晚餐的程泊懷,抱怨道:「我說你就不能低調點嗎?都人盡皆知了!而且為什麼是我們的通訊器被打爆?幹壞事來連累我們,是不是應該要有點表示啊?」說了一長串的話之後終於說到了重點:「譬如掏腰包煮桌豐盛的大餐什麼的。」

 

程泊懷平靜的抬眼看了他一眼,旋即收回目光繼續手上的工作,菜刀往下一拍,一顆拍碎的蒜被掃到旁邊的小碟子裡。

 

「咳……」邵殷然默默的走回客廳,尼馬手上有菜刀的人你惹不起啊!否則就會像那顆即將下鍋的『蒜屍』……雖然程泊懷是後勤人員,但沒有人會懷疑他的兇殘度,尤其是同在一個小隊的成員……

 

 

跟疲於應付八卦黨的蔚景榆等人不同,白芊環這天過得跟往常一樣既平靜但又倒楣,說起來自她懷著可有可無的心態接受王承翰之後,就開始走了衰運,倒楣事、麻煩事接踵而來,後悔莫及啊!讓白芊環時常感嘆,早戀果然不好!

 

白芊環一早起床先打理完自己、準備好上課的東西之後才走出房門,門一打開就看見程泊懷在廚房張羅早餐的身影,一時間感覺挺奇妙的,在八名房客搬進來之前,她家的廚房從未有過這樣的風景,也沒有人像這樣煮東西給她吃過,雖然他本意不是要煮給她吃,她只是順便的,即使是這樣也令她感到淡淡的溫馨。

 

「呵呵。」突然想到,在遊戲中她餵他,遊戲外是他餵她。

 

「芊芊妳在傻笑什麼?」一張臉突然出現在眼前,白芊環一愣,不習慣如此接近,反射性的後退兩步偏頭看去,童曦軒就站在旁邊歪著頭看她。

 

「咦?不是還不到7點嗎?」賴床大王起得這麼早,而且還不到退出遊戲的時間,臉色也不像往常他剛起床時一副夢遊的模樣,神清氣爽的讓她感到有點意外。

 

「我餓了。」一句話道盡遊戲中的心酸,揉著感覺特別空的肚子,他就是耐不住飢餓才早早下線的,也因為肚子餓睡意全無。

 

「噗哧。」

 

「芊芊妳好沒同情心~」童曦軒皺著臉跟忍不住笑的白芊環一起走向餐廳,在那裡程泊懷已經擺上煮好的蛋餅跟熱奶茶,人還在廚房裡繼續煎蛋餅。

 

白芊環吃完一份蛋餅加一杯熱奶茶就把餐具拿到廚房洗碗槽放,跟程泊懷還有已經聚集到飯廳的蔚景榆等人道別就出門搭公車上學。

 

「芊芊……看起來似乎對昨晚的事不在意了?」童曦軒一邊咬著蛋餅,一邊遲疑的說道,不應該吧?明明昨晚看起來還挺生氣的啊?

 

「看起來跟平常一樣……」邵殷然目送白芊環出門的目光還沒有收回來,就是太平常了才不正常啊!根本一點異狀都沒有。

 

古欽仲早就迫不及待的坐到餐桌前開吃了,嘴裡塞滿了食物在嚼,也不等吞下,聽見兩人的話也跟著開口應和:「忘記了?」

 

「你以為每個人的智商都跟你一樣嗎?說了幾次了把食物吞下去再說話!」翟皓蒼一臉嫌惡的趁有的人還沒就坐,端著專屬的餐具換了個位置,至於對白芊環的事,他明顯不是很關注。

 

白芊環悠閒的走進校園,其實古欽仲一語中的,她確實是把昨晚的事情拋得很乾淨,甚至還邊走邊想著最近的生活令她感到很平靜滿意……假如沒有某些礙眼的人的話……

 

「白芊環,妳不是說要還錢了嗎?錢呢?」林燕帶著一臉不耐煩跟另外兩名同伴擋住白芊環的路。

 

白芊環看著林燕明顯心情很不美好的神色,特地一大早等在這裡找她麻煩出氣,不由得想起昨晚在遊戲中程泊懷讓她跟王承翰狠狠的吃了一次閉門羹的事情,猜測她是不是因為這件事情,又或者是心情不好的王承翰讓她受了什麼氣?

 

說起來她還真該為了此事跟程泊懷道個謝呢,感謝他讓這兩人不愉快!

 

一大早就被人破壞心情,白芊環皺起眉頭說道:「林燕,妳自己心知肚明這筆錢到底合不合理,我是不想被妳一直糾纏不休才會答應給妳這筆錢,我說要給妳就是會給妳,妳最好不要一直咬著不放,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鬧大了難堪的不會是我。」

 

林燕輕蔑的撇嘴一笑,「合不合理不是妳說了算的,妳答應我要還錢,可是到現在我一直都沒看到這筆錢,既然如此我親自來找妳討有哪裡不對?鬧大?妳以為妳能鬧多大?」

 

「就是!妳以為妳是誰?」

 

「人要認清楚自己的位置,不要老是妄想一些不切實際的事。」

 

站在林燕兩邊的人是跟她同一個班級的羅槿如,還有一年級的王玫雅,兩人一前一後的出言諷刺,其中王玫雅是王承翰同父同母的妹妹,兄妹倆關係很好,羅槿如是林燕的表妹,從小到大像跟班一樣黏著她。

 

王玫雅很討厭白芊環,她認為自己的哥哥之前會跟沒臉沒身材沒家世的白芊環交往全都是因為白芊環主動糾纏的原因,所以即使兩人分手後她還是很不待見她。

 

白芊環看向王玫雅說道:「妳以為這筆錢真的是妳哥哥要的?」王承翰這人最愛面子,怎麼可能會來討這種錢,根本就是林燕自己想要,也為了找她麻煩而故意編排出來的借詞。

 

王玫雅一臉憎惡,說道:「妳管得著嗎?再怎樣都是我哥跟林燕的事,妳只需要把不屬於妳的還來就是了。」

 

「我還是那句話,錢我既然答應要給我就會給,那些東西我也一個不少全都拿給林燕了,所有的東西我都沒用過,所以我根本沒欠王承翰什麼,再來煩我的話,錢我會給,但是是直接拿給王承翰本人!」白芊環對著林燕三人彎起嘲諷的嘴角,她就不信林燕敢讓王承翰知道這件事情,果然林燕一聽立馬變了臉色,咬牙怒目的狠瞪她一眼轉身就走。

 

王玫雅見狀直接就跟著轉身離開,林燕是不是拿著雞毛當令箭不是她關心的事情,她會過來只不過是因為看白芊環不順眼罷了,羅槿如則是很沒品的呸了一聲才轉身跟上林燕。

 

白芊環撇了撇嘴,繼續往教室走去。

 

「芊芊早啊。」溫倩穎一向是三人之中最早到的,她家住得近,早上來學校都是爸爸公司順路載她過來,不用花多少時間。

 

丟開方才不快的情緒,白芊環一臉壞笑道:「早,妳猜珊珊今天能不能安全上壘。」

 

黃玉珊也是家人接送,可是她每次都要摸到很晚才肯出門,抵達教室的時候都是差沒幾分鐘就要點名的時間。

 

溫倩穎拿著一本課本輕笑道:「很難說,我剛剛下線的時候她說她還要再玩一下,應該是玩到7點才會下線。」

 

高中二年級是正式開始感受到升大學壓力的時段,老師的態度也不像一年級時的放鬆,大考小考模擬考不知凡幾,自西元2167年開始,國家規定每個人一定要完成17年教育,沒有完成就無法合法就業,在這項嚴格執行的法規下,學生們不管願不願意讀書都認份許多。

 

由於大環境不同,教學的內容和科系也跟200多年前不同,譬如實習課程增加、技術訓練比專精理論還著重。

 

白芊環看了一眼教室內的同學,大部分都已經到了,有的在吃早餐有的在聊天,但每個人桌上或手裡都一定有本課本,邊聊邊看、邊吃邊讀。

 

在這個時代,就學是一件比溫飽還容易的事情,家境貧寒的學生有亞盟所設立的基金會補助完成學業,國內也有幫助學子排除困難就學的團體,雖然還是有升學壓力,可是因為自身條件、家境問題等無法就學或者輟學的可能性被降到最低。說學生時期是這個時代的人最幸福的時候也不為過。

 

教室裡不少人在討論千幻,雖然他們還不能進入遊戲,可是遊戲論壇是開放的,很多人在千幻開放之後對其投以高度關注,論壇裡的抱怨連篇一點都沒有影響到其他人對千幻的興致,反而還因為它的神祕感而更加期待了。

 

過沒多久,黃玉珊急匆匆的飛奔進來,上課鐘同時敲響。

 

白芊環揶揄道:「妳還真的是剛好耶。」

 

黃玉珊喘著氣緩勁,說道:「呼~開玩笑,我可是每學期都拿全勤獎的。」像她這樣每天都差一點就遲到卻可以領全勤獎,讓不少學生大呼不公、老師搖頭好笑。

 

「我跟倩倩都6等囉!」她跟溫倩穎兩人一起在人族,由於溫倩穎生性害羞比較怯生,所以她們很少跟別人一起打怪、解任務,大部分時間都只有兩人一起行動,她很理所當然的照顧起溫倩穎,解任務還是升等都會優先幫讓她。早上6點溫倩穎下線之前已經6等,她還在5等又98%,所以才會繼續待在遊戲裡一個人去打3等怪升級。

 

「嗯嗯,妳吃早餐了沒?」白芊環點點頭轉開話題,她不想在現在跟她們提到自己的等級,因為黃玉珊絕對會馬上忘了這裡是哪、周圍有誰,大呼小叫的沒法壓低音量,這樣很丟臉……

 

「吃了,我還有多帶一份,千幻真的太機車了,東西少又難吃,在遊戲裡有一餐沒一餐的餓死我了!」目前得到食物的途徑只有解任務跟湊錢購買,大家都很苦窮,所以都是解任務居多,可得到的量少不說,絕大多數都很難吃,像是硬得可以拿來當暗器砸怪的小饅頭、會咬到砂石的雜糧麵包……

 

白芊環三人很平淡的上完今天全部的課程,林燕幾個找碴的也沒再出現,最後一堂課的下課鐘響起,收拾著物品邊跟黃玉珊和溫倩穎有一句沒一句的嬉鬧,正當她又湧起一股平靜的滿足感時,站到台前的班長就毫不留情的打碎它。

 

「各位同學,下禮拜六晚上6點半開始在大禮堂舉辦藍霖晚宴,大家記得不要缺席,這是有算正式缺曠會點名的,沒有伴的同學到時候現場抓對。」

 

……

 

她都快忘了這個茬了,藍霖晚宴是每學年舉辦一次的大型宴會,每年的10月底舉辦,不僅校內的學生老師,還會邀請許多已經畢業的校友和其他外賓參加,強制全校學生要出席不說,還要兩兩湊伴,沒有事先找好或者攜伴參加的話就得現場抓對,她去年高一的時候參加過一次,那時候還沒有認識王承翰,也沒有比較熟的男同學,更沒有親朋好友讓她攜伴,於是她就用現場抓對的方式跟班上另一個沒有伴的男生湊成一對。

 

那是一次非常不愉快的經驗……

 

那男同學整個晚上臭著一張臉,嫌棄的神色跟語氣毫不掩飾,班上的幾個同學也在對他揶揄起鬨,偏偏又因為有許多校外來賓不敢造次,只能乖乖的跟她湊成一對,時不時的就對她冷嘲熱諷,在那之後也是時常人身攻擊,譏諷她人肥、長相醜什麼的,在她跟王承翰交往的期間有所收斂,可是分手後又故態復萌。

 

另一位男同學湊過去調侃道:「嘿嘿,你說你這次會不會又這麼巧跟白芊環湊對?」

 

那男同學──林閔賢黑著臉看向白芊環,語氣嫌惡的說道:「才不會!我寧願去求我姊陪我參加,大不了付錢給她。」他家就他跟他姊兩個小孩,姊姊大他2歲去年畢業升大學,去年要她陪他來參加的時候居然要收錢才肯來,氣得他一個人參加,結果就跟白芊環湊成一對,這事他姊姊也常常拿來說笑,他發誓今年絕對不會再給那醜女機會了,他寧願把下個月的零用錢都奉獻出去也不要再這麼倒楣。

 

圈圈你個叉叉……到底是誰比較倒楣啊!白芊環嘴角抽搐的收拾好東西,沒理會那群人東一句西一句嘲弄的笑鬧,耐著火氣準備往外走去,她是不想跟那群人磨嘴皮子,可黃玉珊就沒這麼好的修養了,當下大力一拍桌,破口大罵。

 

「你以為自己潘安在世啊!朝天鼻!歪嘴爛牙!臉像月球表面!整個人就是一坨狗屎還敢嫌棄芊芊,你連她一跟手指頭都配不上好不好!」

 

白芊環聽得既解氣又好笑,黃玉珊形容的這個真的是地球人嗎?雖然林閔賢那些被形容到的部位是有那傾向沒錯。

 

林閔賢被罵得脹紅了臉,氣急敗壞的吼道:「妳是視力有問題吧!就白芊環那個樣子誰見了誰討厭好不好,她根本不用照相,去翻豬的圖片就好了!」

 

「芊芊哪有你說的這麼誇張,她只不過是稍微圓潤了點,皮膚水嫩白皙人長得又可愛,拜託你回去把眼鏡戴好自己照照鏡子,你跟芊芊站在一起根本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那坨牛糞就是你!」

 

「黃玉珊!」

 

見兩人越吵越烈,一群人聚在旁邊看好戲,白芊環跟溫倩穎兩人對視一眼,個自看到對方眼中的無奈跟笑意,不約而同的上前拉上還氣勢洶洶的黃玉珊往外走去。

 

白芊環說道:「好了啦,跟那種人多費唇舌做什麼。」像她,都是開無視大絕,但黃玉珊這樣確實挺大快人心的。

 

「學校對面新開了一間咖啡廳,我們今天去那邊聚一下再回去好不好?」溫倩穎在一旁柔聲轉移黃玉珊的注意力。

 

「好啦,那我們快去吧。」喜歡甜食的黃玉珊雖然還滿腹火氣,可是看著一左一右拉著她的兩人,回頭瞪了林閔賢一眼就妥協跟兩人走出教室,對背後的謾罵聲充耳不聞……當然沒這回事!她一字一句都記得死死的,有機會絕對要讓他遭殃!

 

「芊芊妳怎麼不吃?」白芊環三人進了咖啡廳,運氣很好的搶到一個空桌位,黃玉珊跟溫倩穎都是點了一盤蛋糕一杯飲料,唯獨白芊環面前空空如也。

 

「不了,我怕我回去晚餐吃不下。」白芊環搖頭拒絕,程泊懷煮飯菜的量拿捏得很好,她食量不大,吃完自己那份的飽食感剛剛好,再多就會撐了,所以她不想在晚餐前吃別的東西,以免吃不下,人家煮好給她吃她還吃得很痛苦的話就太失禮了。

 

「說起來我們都還沒看過妳家的房客耶,是男的女的?」黃玉珊在她那杯咖啡裡加了一大堆砂糖跟奶精,白芊環跟溫倩穎都曾經講過與其要這樣用還不如直接點糖跟鮮奶比較多的咖啡或者乾脆點其他飲料來喝,可是她就是喜歡這樣的味道。

 

「男的。」白芊環沒有跟兩人詳細說過家中8位房客的訊息,只有提過家裡的8間空房都已經出租和其中一位房客會煮飯給大家吃這兩點而已,黃玉珊跟溫倩穎也沒想過要深問,她們相信以白芊環的個性不可能對進入自己生活領域的人不謹慎篩選,在私人空間方面白芊環很固執,就算迫不得已要分租出去也會有諸多刁難,不合格的話她寧可餓死也不會租出去。

 

她們對白芊環的個性算是拿捏得十有五六,但沒有想到的是白芊環在更多時候都是憑感覺做事情的人,省掉那些彎彎繞繞複雜的東西直接憑個人感覺反應,其結果就是閃電出租空房,更是在那之後近乎盲目的認定八人無害就開始泰然自若,要是被黃玉珊跟溫倩穎兩人得知非氣得吐血三升不可。

 

這姑娘的神經已經不能用粗心大意來形容了……事實上這也是蔚景榆一直想找機會糾正白芊環的一點,只是一直找不到時機加上被千幻轉移注意力一時忘了而已。

 

聽白芊環說了兩個字就打住,溫倩穎一愣,扭頭不敢置信的說道:「全都男的?!」

 

「嗯。」白芊環倒是很淡定的點頭,她是真的打從心底覺得住在她家裡的那八隻妖孽除了有時候閃亮到她的眼睛以外根本沒什麼,大家平常除了吃飯跟偶爾聊個天以外幾乎沒有交集,井水不犯河水的各做各事,生活就跟以前八人還沒住進來的時候一般平靜。

 

黃玉珊一頓攪著咖啡的湯匙,馬上就激動了,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說道:「我說妳怎麼就一點戒心都沒有呢?我平常都怎麼跟妳說的,妳這個沒心沒肺的呆瓜是不是全都左耳進右耳出了?難道妳不知道有很多人面獸心的人衝動起來連老太婆都能上的嗎!更何況妳這皮膚臉蛋兒水靈靈粉嫩嫩的模樣連我看了十指頭都很癢,很想摸上一把咬上一口,要是遇到禽獸的時候妳怎麼辦?妳真是氣死我了!」她無意識的攪動咖啡,力道大得咖啡都微微潑灑出來了。

 

咳……要不是十分確定這位死黨的性向正常,這話聽了說不定就誤以為她是百合了……

 

「哎呀妳們不要緊張嘛,我有這麼傻嗎?他們人都很好,從住進來到現在一直都很自律,沒有鶯鶯燕燕也沒有粉紅泡泡。」這麼一說她才發現她對家中那八人平日都在做些什麼還真不曉得,她只知道八人是傭兵正在休假中,千幻開啟前八人有空會出去慢跑或者關在房間裡做自己的事情,除了外出買東西就沒見過他們出門,也沒聽他們說過有女朋友,千幻開啟後就幾乎泡在千幻裡,出了遊戲就吃東西聊天打屁、看論壇收集情報、做簡單的體能訓練,還有做家事……她知道的就這些了。

 

這麼貧瘠的生活對八名長相優異的帥哥來說真的有可能嗎?

 

「妳怎麼知道他們心裡在想什麼?人心隔肚皮妳沒有聽過?我不管,總之我要找個時間去妳家一趟,我要親自看看他們是怎樣的人,妳最好做好隨時搬到我家去住的準備!」黃玉珊拿著叉了一小塊黑森林蛋糕的叉子指著白芊環,語氣不容置喙的說道。

 

「不好吧……」這樣很尷尬耶……

 

「芊芊!」在一旁默不作聲的溫倩穎繃著一張臉,她一開口白芊環就知道這事沒轉圜的餘地了,如果不讓她們兩人去家裡看看她們是不會罷休的,別看溫倩穎一副柔柔弱弱、羞怯怕生的樣子,其實她只要一固執起來八頭牛都拉不動,個性另人意外的堅強。

 

「好吧,不過不能今天,太突然了。」

 

費了老大的力氣才讓兩人答應後天再去她家,從公車上走下來邊想她是不是該去買本黃曆,以後每天早上出門前都先看一下測測吉凶,感覺她今天只要一開始心情變好就會遭到打擊。

 

走在回家的路上,白芊環不曉得家裡還有某人正想拿她當藉口敲程泊懷竹槓,剛剛才鎩羽而歸,一整天下來昨晚的事她忘得更乾淨了。

 

童曦軒坐在餐桌前擺弄著通訊器上網等晚餐,嘴裡嘟嘟囔囔的說道:「芊芊……早上才吃那麼點早餐就出門了,不知道會不會餓壞啊?」星逸最討厭餓肚子,他害芊芊餓肚子了愧疚不?

 

童曦軒的說詞誇張又故意,程泊懷臉上無動於衷,切菜的速度卻慢了一點,一直保持高度關注的邵殷然一看有戲,正想趁勝追就聽見大門那裡傳來一聲開門聲。

 

「芊環~~」

 

白芊環一打開家門就看到一道人影衝過來,受到點小驚嚇的她往後退了幾步,還沒待她看清來人是誰,那道人影就被阻截,掃興的收回雙臂。

 

「邵……邵殷然?」看著被攔住的邵殷然擠眉弄眼好不滑稽,她知道這人偶爾會不正經的開點小玩笑,可是從來沒這樣抽風過,今天這是麼了?白芊環有點詫異,同時心裡暗道好險,要是黃玉珊跟溫倩穎兩人堅持要今天來的話,看到剛才那幕鐵定會爆青筋,然後她就得打包行李住到黃玉珊她家去……

 

「芊環妳回來了,要先洗澡、吃飯還是先聊天?」邵殷然耍寶的眨著眼睛。

 

「省省吧,小心被人修理。」翟皓蒼捏住邵殷然的後頸,一手壓著他的肩把他挾到飯廳坐下,一路上都是他的抗議聲。

 

從房間走向飯廳的蔚景榆看著還在愣神的白芊環笑道:「芊環妳先進來吧,不要理燄翼,把他當神經病就好。」

 

「呃……」搞不清楚是什麼原因,白芊環囧然的走進屋裡關上大門,走回房裡的時候經過飯廳還偷覷了一眼聚在廳裡的幾人,特別是邵殷然,看到他也回望過來還一臉笑嘻嘻沒正經的模樣,坐在他斜對面的古欽仲表情也有點怪異,白芊環眼底盛滿疑惑的走進房間,才關上房門沒多久就聽到邵殷然誇張的慘呼。

 

「喂!說了幾次不准打臉,你這家伙是故意的吧!」

 

「剛搬進來就說過你要是敢亂動手動腳就把你揍個生活不能自理,看樣子你是忘記了嗎?」蔚景榆的聲音如沐春風。

 

「不要把我講得這麼齷齪好不好!我剛可不帶下流心思的,頂多只有食慾!還打啊?喂!那憑什麼星逸就不用被打啊!」

 

……

 

「大餐還有千幻裡的美食裝備武器跟寵物,別說你們不好奇!尼馬的又打臉……喂!你想打哪裡?不帶這麼狠毒的!」

 

…………

 

「噗嗤,呵呵……」白芊環待在房間裡換衣服洗臉,一邊聽從外面傳來的話語聲暗自好笑。

 

看來程泊懷有說到遊戲內的事情『交換情報』,於是邵殷然就抽了,但大餐是怎麼回事?想吃現實裡的大餐要去找程泊懷不該找她吧?

 

白芊環洗好臉換好衣服走到飯廳坐定開動,她的那份飯菜是另外盛盤跟八人分開的,這個小細節也體現出程泊懷的細心。

 

她一邊吃飯一邊分心瞄向邵殷然,只見他右臉頰微紅,神色自然的在吃飯,像是知道她在偷看一樣快速的朝她眨了一眼。

 

童曦軒對著她一笑露出小虎牙,捧著碗語氣開朗的說道:「芊芊妳多吃點啊,不用擔心,燄翼臉皮很厚,我剛也沒打很用力。」

 

白芊環驚訝看向童曦軒,怎麼原來剛剛打臉的是他嗎?!

 

吃飽飯之後收拾餐桌、碗盤的人並不是程泊懷,而是被懲罰的邵殷然,這是蔚景榆在吃飽飯慢條斯理的擦完嘴後宣布的:「從今天開始燄翼負責餐後整潔一個月。」

 

邵殷然才抗議了幾句就差點被幾人的口水淹沒,童曦軒跟翟皓蒼還威脅性的把拳頭握緊晃了晃,於是他只好咬牙吞下哀怨,嫻熟的整理餐桌跟清洗碗盤,看起來沒少被這樣罰過……

 

得以清閒的程泊懷跟白芊環約好上線時間,她是鐵定要先洗過澡才進遊戲的,程泊懷也是這個時間洗澡,時間上倒是很一致,只是女生總是會洗得比男生久,所以兩人約好他上線了會先待在原地等她。

 

有意無意在一旁〝圍觀〞其他人嘴角都有些抽抽,這兩人是不是太若無其事了?搞得他們好像很大驚小怪一樣,或者說他們落伍了嗎?!現在的風氣是很開放沒錯,但一個是他們相處多年的熟悉隊友,從來就只有別人騷擾他,不見他去跟誰鬧過曖昧,結果一鬧就鬧了個侵犯罪……

 

另一個雖然他們才剛剛認識沒多久,完全談不上熟,但這女孩心思太單純,並不像一個隨便的人,遇到這種事這麼淡定是正常的嗎?!更何況星逸的態度著實氣人,他們都明白原因是什麼,不外乎就是白芊環的處事態度戳中星逸過去不好的回憶了唄,可白芊環十足十是無辜的啊!偏偏她本人除了昨晚反應還算正常,一覺睡醒就跟沒事人一樣,害他們這些做好準備要在她發難時進行支援和圍剿的人好失落啊!

 

除了事主之一程泊懷和本就不怎麼關心此事的翟皓蒼、純粹就是想看熱鬧的慕藺慎以外,其他人都湧現了程度不一的『恨鐵不成鋼』的感嘆,尤其是邵殷然,心裡那個痛啊!就這麼束手無策的看著大餐離他遠去了,失落到都忘了追問白芊環關於千幻的重要情報了。

 

, , , , , , , , , , , , ,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