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任務完成

 

專屬保鑣陪玩的匪夷所思任務終於完成

雖然這個保標個性又冷又古怪,喜怒真的太難猜

但看在有特產可拿的份上還是得評個『滿意』啊!

 

程泊懷熟練的洗碗速度很快,兩人在帳篷裡休息了一下恢復疲勞度,白芊環把要給他的手套和獸皮靴拿給他,程泊懷這次沒有推脫,只看了她幾秒之後便接過裝備上了,並沒有多說什麼,可白芊環就是敏銳的感覺得到他沒有生氣。

 

收起帳篷開始繼續未完成的任務,白芊環記錄、採集了十幾種植物之後,飛回程泊懷背著的包包裡製作物品,任務上註明要用精靈新手村的植物做出最少三樣物品才行,目前任務就剩這最後一環了。

 

放出小希小瑟幫忙打怪順便蹭經驗,程泊懷也不反對,雖然以他的身手和反應越級打13等怪沒什麼問題,但多兩個幫手速度快效率比較高,他也不在乎那點被蹭走的經驗。

 

程泊懷掃了眼兩隻打怪打得很興奮的小豹貓,問道:「不用打開帳篷,寵物就可以從帳篷裡直接放出來?」

 

「是呀。」她也覺得挺方便的,但要收就沒辦法直接收了,要打開帳篷跟著走進去或者先收進寵物空間再進帳篷放。

 

「嗯。」

 

簡短的對話完,兩人就各自繼續手上的工作,包包裡多了小小一隻的白芊環,程泊懷挪動的幅度減小許多,配合著兩隻小豹貓打怪的動作看似比剛剛輕巧實際上卻辛苦不少,為了某人不被晃暈或者甩飛,程泊懷幾乎拿出入微的身法來打怪了。

 

白芊環拿了一截翠竹切割處理好,然後用植物製物做了好幾雙筷子、湯匙、叉子、餐刀和湯勺,木碗也做了好幾個,沒辦法,她目前就只有兩套餐具而已,想到出村後要跟蔚景榆他們匯合,多好幾個人吃飯,沒有餐具不行,反正要完成任務,就先製作這個了。

 

接著她打算做三樣東西給阿爾文、莉莉安和西洛艾雅當作謝禮,送給莉莉安的禮物她做了一個木雕小模型,是莉莉娜在房院裡曬鯡魚乾的場景,用植物染色將木雕模型上色,完成後仔細欣賞著,覺得做得還算細緻。

 

給西洛艾雅的是她之前製作過一次的音樂盒,原因是因為西洛艾雅提過一句「植物也喜歡聽好聽的聲音,特別是音樂」的話,用植物染色上好一層藍綠色,打開來聽發現跟之前製作過的兩個音樂盒的音樂不一樣,是一首給人感覺輕靈、柔和又活潑的清脆旋律。

 

最後要給阿爾文的禮物,她打算先把村長普爾西給她的一本『如何製作花草茶』的書學會,她在阿爾文家看到過一組茶具,想來與普爾西為摯友的他應該也喜歡花草茶吧?

 

懷著這個猜測,白芊環把『如何製作花草茶』翻閱完之後,系統便提示她學會了製作花草茶。

 

『叮~恭喜您學會製作花草茶,得到60點經驗值,人物知識增加6點。』

 

製作花草茶LV1:將新鮮花草製成花草茶,每10公克一包裝,有時效屬性增減效果,成品越好、出現永久屬性增加機率越高,技能提升會提高成品附加效果。基礎製作條件:洗淨、乾燥。

 

唔……看樣子這東西沒法在包包裡製作,看程泊懷目前固定在這個點打怪,白芊環從包包裡飛出來,對他說道:「我有東西要做,先回帳篷裡囉?」

 

程泊懷正好解決掉眼前的小雀鳥,偏頭問道:「要做什麼?」

 

白芊環挑眉,沒想到這人突然有關心的興致了?之前不是還口口聲聲的說「不關我的事」,心裡腹誹歸腹誹,嘴裡還是很坦白的回道:「花草茶,需要洗曬。」

 

程泊懷點了一下頭,收刀說道:「再往西走一點有一條河,靠近河岸樹木比較少。」意指方便曬也正好可以洗。

 

白芊環想了下覺得也好,雖說帳篷裡也有〝太陽〞可以曬,水洗也不成問題,可是比起來還是外頭的太陽較烈,眼下剛過中午沒多久,日正當中。

 

白芊環飛回包包裡待著,挑撿了一下待會兒要用的花草,有小雛菊、薄荷和茉莉這三種,都是在這個綠楓村採到的,每種都採集了不少,徽章裡也收著連根的整株準備種到帳篷裡。

 

小希小瑟兩隻蹦蹦跳跳的跟在程泊懷身邊,或者應該說是跟著他身上的包包走,小希比較好動,偶爾會嗅嗅這個嗅嗅那個,或者抬爪搔搔沒有殺傷力的普通小蟲蟲,小瑟就穩重多了,雖然看得出來牠也很興奮,看見小希欺負蟲子的時候總是會直勾勾的看著一副很感興趣的模樣,可還是乖乖的跟在程泊懷腳邊守著裝白芊環的包包。

 

程泊懷低頭掃了小瑟一眼,眼裡帶著讚賞,腳步放緩了一些,13等怪區的小雀鳥一般不會主動攻擊人,除非像白芊環那樣打擾到牠進食,或者驚嚇到牠,程泊懷避著一路上遇到的小雀鳥,沒多久就抵達了綠楓村唯一的一條小河流──卡瓦河。

 

據說盛產香魚,卡瓦河也會流經北邊1~4等怪區,許多玩家都打過抓魚的主意,可成功抓到的寥寥無幾,抓到的例子都是靠運氣抓到的,螃蟹倒是抓得到,可沒法煮啊!

 

另外還有長手蝦和河蜆可捕捉,生吃還算可以下嚥,可惜越靠近岸邊河蜆越少,少得『十摸一獲』而已,長手蝦更少!而且經常吃生的還會得腸胃炎……要靠水產填肚很困難,絕大多數玩家真的餓到絕路了才會來摸顆蜆,其他肉食生吃乾脆就不漲飽食度,吃了沒用還會得到生病狀態,所以玩家們主要還是集中在解任務領少量食物上。

 

在這樣食物稀缺的情況下,玩家們都不怎麼怕餓死……餓死了在醫療所復活還可以領一顆饅頭,但會被扣除300點經驗值,七成以上的玩家都體驗過為了一顆饅頭等級倒退的經驗。

 

「到了。」

 

白芊環正在整理分割後變成「破爛」和「粗糙」的材料,把它們都放到相鄰的格子裡,她打算拿來玩合成,不然她待在包包裡實在無聊得很,聽見程泊懷的話趕忙飛出包包。

 

眼前的河流挺寬的,對岸的樹木看起來很奇怪,枝葉都是乾枯的褐紅色,沒什麼生氣的感覺,白芊環稍微疑惑了一下就拋諸腦後,拿出一個木水瓢和水桶請程泊懷幫她裝水,自己則是飛到旁邊一處看起來比較平坦的地方,拿出百花奶奶送給她的野餐巾舖開,四個角撿了幾顆石頭壓住。

 

程泊懷幫她提了一桶水之後就去不遠處繼續刷怪了,河岸邊也有一些13等的怪會出沒,只是現在正中午太陽太烈,沒多少動物會願意跑到沒什麼遮蔽物的河岸邊,幸好不遠處的樹叢有一個小雀鳥和栗毛松鼠的刷新點。

 

在千幻裡怪的刷新區域並不是很硬性的制式規範『某區刷某怪』,而是有著很自然的生態,利用生物本來就有的地盤與活動區域達到劃分,然後再套上『普通生物』和『魔怪』區分,普通生物擊殺並不會得到經驗值和任何收獲,有時候殺多了還會收獲該區或該族的負評,還會被系統判定破壞生態環境,所以殺普通生物是完全沒有意義的行為。

 

『魔怪』是該區原住民希望清除、或者會破壞該區生態環境的生物,另外主動發出攻擊的生物也會被判定為『可擊殺怪』,所以肉食生物通常都會被規範為『魔怪』。

 

花錦村的蝴蝶和蜜蜂,這兩者都是花精本能就會排斥的生物,雖然還不到天敵的程度,但遇上花精就會主動攻擊,所以是『魔怪』的一種,換在其他地方的話就不一定了,譬如在人族,擊殺蝴蝶是會有懲罰的!一開始還只是系統警告,屢勸不聽就會罰款、扣聲望和經驗值。

 

在千幻,什麼區域有什麼怪並不是一成不變的,譬如綠楓村顯然是有著什麼東西或原因導致許多生物變異,變異的生物會對環境造成破壞,如果一直沒有解除,一但發展超過壓制,就會改變當地環境,造成物種消失、新增。

 

當然如果綠楓村的變異情況解除,那麼那些變異的魔怪就會消失,還沒被完全破壞的物種會重新繁衍壯大,形成新的生態鏈。

 

『真實的世界』這句標語遊戲公司還真沒有胡吹,要用那種看到東西就能拿、遇到生物就能殺的想法來玩千幻,肯定會遭到十分慘痛的教訓,某怪在哪裡出沒的觀念也不再是絕對,腦袋不靈活點,永遠就會是一直被千幻S著的M……

 

白芊環小心的將花草洗乾淨,舖在野餐巾上曝曬,在等待花草乾燥的枯燥時間裡,白芊環決定要來試試錫德給的釣竿,釣魚工具組鑑定完後就一直裝備在輔助道具欄裡,另一個裝備的是艾達給的那頂完全不像帳篷的帳篷。

 

把帳篷打開在野餐巾的後面,讓小希小瑟自由選擇要幫忙程泊懷打怪還是回帳篷,小希率先就撒開腿跑向程泊懷歡樂蹭經驗去了,小瑟一向跟小希形影不離,但沒有馬上跟過去,而是扭著小腦袋四面八方觀察了一下,似乎在確定白芊環在這裡不會有危險,然後又歪頭看著她一會兒才跑去跟小希匯合。

 

小瑟銀色的皮毛在陽光下起來優雅又光滑,小希活潑矯健的身形讓牠那身漂亮的金色的皮毛閃閃發亮,看起來十分高貴耀眼,兩隻身上的豹紋顏色也不大一樣,小瑟的豹紋淺灰、深灰,小希的則是深或淺的咖啡色。

 

白芊環欣賞了一會兒兩隻小豹貓既可愛又漂亮的模樣,午後的風溫暖和緩,花草沒有被吹飛之虞,幫花草翻了個面後,白芊環就飛到前面的大石頭旁躲陽光,拿出錫德送行時給她的『釣魚入門』書出來看,看完順便把『泡出好喝花草茶』的書也一起翻閱了。

 

兩本書消失,得到了人物知識增加共18點、經驗值共120點,記事手札(一)變厚了一些,系統提示她記事手札(一)就快要寫滿了,繼續加油努力、寫滿會有神祕獎勵云云,白芊環陸續記錄了許多植物,又看了不少知識方面的書籍,寫滿一本記事手札並不是讓她太驚訝的事情,倒是那個神祕獎勵讓她頗感興趣,決定有機會就多辨識、記錄植物,趕快把記事手札(一)寫滿。

 

釣魚入門書著作者是錫德,裡面除了說明了一下如何釣魚以外,也有介紹如何使用羅石釣竿和釣魚工具組,其中釣魚工具組的一項功能──『選擇工具』是說明最多的地方,漁場與魚類的不同,選擇釣耳、誘餌和釣鉤、沉坨等也不盡相同,釣魚工具組簡化了繁雜的手動程序,只要選擇就會裝備上釣竿。

 

釣竿上的捲線器會自動生成釣線,線結綁法也不用操心,從釣魚工具組裡選擇釣餌、釣鉤、沉坨等就會自動變化線結,譬如從平時的一釣鉤改成二釣鉤時,線結就會變換成八字環結,很方便。

 

這段水域河水清澈,水流不會湍急,水深目測不會太深,釣魚入門書裡提到的魚類裡正好就有香魚,會以附著在岩石上的藻類為食,白芊環從釣魚工具組裡選好浮木浮標、鉛錘、釣鉤,釣餌選擇了藻類添加米酒、糠餅提香做成的素餌。

 

香魚具強烈的領域性,強壯的成魚會佔領一塊長滿藻類的大礫石,不准其他香魚入侵,所以錫德就做了一個有趣的東西──香魚木雕,唯妙唯肖,隨著水流飄動看起來就像一隻真的香魚在遊動,利用這個假香魚去引誘原領域內的香魚過來攻擊,然後注意到魚餌。

 

甩出釣線後握著釣竿靜靜坐著等待,水面清漣波光粼粼,水流聲、鳥鳴聲、樹葉被微風吹動磨擦出柔和的西西沙沙聲,暖洋洋的和風和清涼的水氣相互平衡,森林釋放的芬多精讓皮膚和精神感到很舒適,令人心生安靜寧和的感覺,白芊環嘴角不自覺的掛上淡淡的微笑。

 

現實中這樣的風景已經很少有了,生物變得越來越野蠻,根本不可能像現在這樣悠閒的釣魚,走不走得進來都還是一個問題,流經城市裡的河水裡面沒多少魚能生存,而且也沒人敢去吃,少肉多刺且肉質腥淡酸苦,攻擊性極強。

 

難怪千幻讓人如此留連忘返,就算被虐也沒辦法捨得不玩,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太過真實的遊戲世界裡,有現實世界消失的珍貴吧。

 

白芊環稍微走神了一會兒就感覺到手裡的釣竿有些動靜,第一次釣魚手還很生,不懂什麼鬆弛還是拉扯的技巧,看了一下浮標確定有魚上鉤,就開始不管不顧的捲線,幸好上勾的魚似乎不大,再加上羅石釣竿的優勢,這樣蠻橫的收線也還是順利的把魚釣上來了。

 

香魚

優良

鱗片細小、新鮮魚肉帶有特殊香味,喜歡棲息在清澈乾淨的冷水溪流,幼魚以浮游動物與有機碎屑為食,成魚以岩石上附著的藻類為食。

 

體長大約22公分,側扁,頭小,體背淡黃綠色,腹部銀白色,胸鰭後方有一鮮黃斑點,釣上來的香魚扭動身體掙扎,正把牠拿到眼前看的白芊環被噴了一臉水,趕緊把牠放到木桶裡,裡面還有半桶洗花草剩下的水,選擇收回魚鉤就可以把魚鉤從魚嘴裡脫離出來,這是羅石釣竿的功能,看牠顎骨和舌上具牙,白芊環無比慶幸自己不需要把手伸進魚嘴裡拿釣鉤……

 

連續又釣上三條,上勾的速度很快,每回都是剛將釣線甩出去沒多久就有魚上鉤了,釣上來的魚都是香魚,最大條的一隻有28公分,四條魚擠在水桶裡,白芊環看了下決定不繼續釣了。

 

關鍵是因為她從剛剛開始就一直被眼前那清澈的河水吸引,看起來很清涼,感覺踩進去應該會很清爽,實在按耐不住了,果斷收起釣竿,把魚收進徽章裡,水桶裡的水倒掉之後也收起來,把曬著的花草再翻面一次,放在野餐巾上不怕被刷新,索性就這樣放著曬了。

 

腳上穿的是花草製的涼鞋不怕濕,所以白芊環也不脫鞋就踩到溪水裡,水深淹過小腿,河水果然如她想像的那樣清涼,一掃身上逐漸累積的燥熱感,舒服的輕吁了口氣,伸了個懶腰便低頭看著腳邊的河水。

 

河底是普通的灰沙和顏色、大小不一的石頭,旁邊有個石頭與石頭、泥沙形成的淺坑,白芊環視線掃過,就發現裡面似乎有東西,小心的靠進一看……蝦子!有著兩隻灰黑色細長前臂的蝦子!

 

雖然看見了,可對白芊環來說這不是可以伸手捏起來的尺寸,但就這樣放過又覺得很可惜,心想反正現在有程泊懷當〝保鑣〞,不怕變幻體型的冷卻時間,技能使用後3小時的時間也足夠她玩水了。

 

彩光閃過,白芊環頓時變幻成了人類體型大小,喜孜孜的像準蝦子伸手一抓,蝦子受到驚嚇想逃走但來不及,順利的被她到手。

 

「哈哈哈~」白芊環開心的看了手中的蝦子一下,把蝦子收進徽章裡繼續找了起來。

 

殺怪中的程泊懷聽見從河邊那時不時傳來的一陣銀玲笑聲,把怪解決掉之後看過去便看見變幻了體型的白芊環,眉頭微微一皺,收刀走了過去。

 

走了過去越靠越近,眉頭又是一皺,太沒警戒心了……開口問道:「等等回村能解除技能效果變回去嗎?妳這個樣子太顯眼了。」

 

白芊環全身上下的裝備與所有玩家相差太過迥異,光是外觀就看得出來不同,從衣服、鞋子到原就十分罕見的髮飾、項鍊無一不精緻非凡,貓爪狀的胸章和金斧鳳凰螺狀的徽章別在領口上,一金一銀就算只有小巧的一公分大小,存在感也強烈得叫人忽視不了,誰叫它們著實太精美了呢,在陽光照耀下彷彿帶著光芒似的。

 

聽見身後傳來程泊懷的聲音,正好抓住一隻蝦子的白芊環轉身看向他,回道:「嗯?我沒試過耶,要不等等我試試?」

 

「嗯。」雖然覺得她此舉有些欠考慮,若是不能解除技能效果,他們的行程就會受阻,可是看她臉上那副開心燦爛的笑容,玩得不亦樂乎,沒一會兒就伸手抓起一隻蝦子……嗯……怎麼蝦子到她手裡都這麼容易被抓了?掃視她的腳邊發現左邊游來一隻蝦子,游到附近躲到石頭旁停下,白芊環收起手上的蝦子扭頭一掃視就看見那隻剛游過來的蝦子,於是歡樂的伸手一抓,蝦子像是反應遲鈍似的,等她的手快要觸及的時候才知道要躲避,可哪裡來得及?理所當然的又收穫了一隻蝦。

 

注意到這個異狀的程泊懷瞳孔微縮,眼底帶上幾思懷疑之色,視線往上轉移到白芊環興致勃勃的臉上,兩眼正搜尋著水裡尋找下一隻蝦子,程泊懷定定的看了半晌,某人還是遲鈍得毫無所覺,將他忽視的那叫一個徹底,放在平時他會覺得這樣很好,他不喜歡那些看她一眼就好像找著縫的蒼蠅,湊上來黏著不走,臉皮比城牆還厚的人,可是……

 

程泊懷像是突然想到什麼,眼睛微微一瞇,張口說道:「妳有沒有注意到這些蝦子好像會主動靠過來?」

 

「欸?」白芊環聞言一愣,跟著也注意到了有兩隻蝦子前後游了過來,特意放慢了速度接近,這回蝦子的異樣就明顯了起來,在放慢的手速下反應居然還是這麼遲鈍,幾乎都要碰到了才想躲,看起來就像是被定住似的。

 

「奇怪……」白芊環直起彎著的腰,抬手將蝦子拿到眼前細看,抓在手上的蝦子很正常的在掙扎,收到徽章裡彎身抓像第二隻,還是一樣的情況,疑惑的歪頭看著手上的蝦子,腦內突然靈光一閃:「啊!我知道了!」

 

白芊環扭頭看向程泊懷,臉上帶著疑惑被解開了的笑容,說道:「我的種族天賦裡有一項技能,有機率讓附近的生物受到魅惑。」回想小希小瑟這兩隻一開始不就是因為天生魅惑這個技能才對她這麼友善的嗎?

 

一開始小希還想攻擊她呢!雖然是因為好奇,之後在她餵飽這兩隻小豹貓的肚子,兩小就對她更加友善了,甚至還在她累得睡著時主動背她回花錦村裡,又不知出於什麼原因不肯離開她,才變成了她的寵物。

 

這都是得益於天生魅惑這項種族天賦啊!要不是這些行為奇怪的蝦子被程泊懷注意到提了出來,她都快忘了自己有這項天賦了。

 

這邊白芊環目光溫和的看著兩隻小豹貓在她腳邊不知道是撲水還是撲蝦,沉浸在回憶中一會兒後突地彎下身抓住小希一通搓揉,看掙扎著的小希喵喵抗議,樂得哈哈大笑,緊接著又對忍不住靠過來想一起玩的小瑟潑水玩,主寵三個玩水玩得很開心。

 

那邊程泊懷就不一樣了,整個人身周彷彿都飄散著與白芊環她們截然不同的氛圍,臉色異常冰冷,誘人的嘴唇抿著,目光鋒利:「還是一樣一點戒心都沒有……」

 

「呃……」滿帶寒意的語氣讓白芊環哆嗦了一下,狀況外的看向程泊懷,整個人看起來呆愣愣的。

 

程泊懷雙眼微瞇著把白芊環從頭到腳緩慢掃視了一回,不明所以的白芊環全身冒起雞皮疙瘩,終於察覺到不對勁:「這、這又是怎麼了?你怎麼又變得怪理怪氣的了?」

 

程泊懷挑眉,反問道:「妳不知道?」

 

「……直說不行嗎?」這人又哪根筋卡到了?

 

程泊懷臉色驟然一變,恢復了原來淡然的模樣,給人的壓迫感卻逐漸上升……之前還以為她一副沒發生過什麼事的模樣是在掩飾尷尬,縱使他覺得未免表現得太自然了點,卻也沒有探究的想法,他原就只是有些失控了而已。

 

是的,他必須承認昨天的狀況是失控,他不是那種看到誰沒戒心就會犧牲自己教育他人的熱心人,就算對象是蔚景榆他們幾個,他也不見得會干涉,最多就是告誡個幾次吧,他自己也覺得奇怪,昨天怎麼就控制不住怒氣了?更甚者,他為什麼會生氣?

 

這還是第一次捉摸不清自己行動的原因,除了特定的幾個對象以外,他一向就是『無關心』,生氣了,還氣到失去理智,只不過是因為對方沒戒心?

 

而此刻映入眼裡的景象又讓他感受到了昨天那股失控的感覺,以超出自己理性的飛快速度上湧。

 

毫無防備……隨意就透露自己的技能訊息,全身濕淋淋的站在一個不熟的男人觸手可及的範圍內,不僅沒有做出防禦動作,連意識到都沒有!

 

「妳這是邀請?暗示?」

 

「蛤?」程泊懷的語氣就像繃緊的鋼索般硬梆梆的冰冷,白芊環皺起眉頭,在他的太過冷銳的目光下跟著往下一看……

 

…………

 

白芊環倏地瞠大雙目、倒吸一口冷氣,只見自己因為玩水全身濕答答的,薄軟的衣料貼在身上半透明水濕著,裡面的白色襯裙也濕得很徹底,就算隔了兩層布料,卻還是遮掩不了底下的白皙皮膚,胸前兩朵粉蕊尤其明顯,曖昧得比脫光更加羞人……

 

低著的頭忽然好像有千斤重,完全抬不起頭來,更加沒有勇氣去看眼前的人臉色如何,在心裡洗腦似的唸叨:「這裡沒人,沒誰在這裡,一切都是幻覺,前面這個是一棵樹……」眼精只敢看著自己的腳丫子,僵硬的挪著手腳繞過〝人形樹樁〞,然後猛地就要發力往帳篷衝。

 

旁邊伸出一隻鐵臂緊箍住腰,白芊環慢騰騰的抬頭偷覷了他一眼,俊美的臉上看不出是什麼情緒,也正好在看著她,白芊環接觸到視線趕緊將頭一偏:「你……不要亂來喔!會被罰的啊……」

 

「妳說的沒錯……」耳邊傳來比河水還要冷冽、隱隱透著詭異的話語,說完便又沉默下來,手臂卻沒有收回去,依然牢固的橫在她腰上,手掌握住她的腰側。

 

白芊環小心翼翼的看向他,不解他既然認同她的話又為什麼還不放手,然後就看見他臉上揚著讓她覺得莫名驚悚的微笑,在她看過來時加深幾分,開口說道:「下線。」

 

「嗯?」

 

「馬上。」沒有解釋,平淡的砸了兩個字給她之後白光閃過,人已經率先下線了。

 

皺著小臉,白芊環真心不懂這廝是在鬧哪樣,牙癢癢的把小希小瑟帶回帳篷的寵物房間裡後將帳篷收起,跟著也離開了遊戲。

 

下線之後的白芊環從遊戲艙裡坐起,正沒好氣的疑惑程泊懷究竟要她下線做什麼,就聽見兩聲輕叩的敲門聲響起。

 

「誰?」大概猜測得到來人,滿身怨氣的起身走向房門打開,果然站在門外的就是一身簡單睡衣的程泊懷。

 

接二連三的古怪狀況就算白芊環神經再怎麼粗、再如何處之泰然,都快要忍受不了了,這人就一定非要這麼彆扭嗎?說他是不爽,打著的卻又是關心的意味,每每強調的都是『防人之心』,說他是關心,行為和態度又太過偏激,明明只是老實回答他的問題,卻反而激起他的怒氣,這都什麼道理啊?

 

帥哥就算是穿著睡衣也跟穿著西裝一樣賞心悅目,微亂的長髮比梳理柔順還要來得誘惑人心,冷俊英氣的容顏此刻正透著不甚愉悅的氣息,平靜的表情下是快要爆發的火山。

 

「你到底要做什麼?」被這人靜靜的盯著好一會兒了,就是一句話也不說,白芊環眉頭微蹙,覺得頭有點疼。

 

程泊懷聞言先是看了看差不多是完全大開的房門,再移回視線看了看她身上穿著的棉質及膝睡裙,雖說是十月份但天氣尚未轉冷,所以睡裙短袖且單薄,兩顆扣子只扣著一顆露出鎖骨,目光又回到她臉上,眉頭輕擰,一臉疑惑中帶著些許無奈,很有耐心的站在門邊等他說話。

 

程泊懷看了半晌,終於施捨了句讓人聽起來沒頭沒腦的話:「要讓我進去說?」

 

白芊環微愣了一下,點頭說道:「喔,好。」側身讓開,待他走進來後才把門關上,一個轉身卻看到他站在身後,整張臉都陰了下來。

 

白芊環被驚得退了兩步,看他臉色越來越黑,周身氣息越來越危險,背抵著門板,硬著頭皮問道:「你、你要說什麼得特地下線說?」

 

「嗯,在線上就不是懲罰妳了。」程泊懷莫名其妙的回道,瞬地欺身上前,單手箍住她的腰將她帶往房內,速度快得令她反應不過來,回過神來人已經被他壓在床上了,震驚了幾秒,嘗試扭動被他單手禁錮在頭頂的兩手手腕,又嘗試挪動身體、雙腳,發現全身都被他壓制得幾乎動彈不得。

 

眉頭緊皺,深呼吸了幾下,終於怒道:「你到底要幹嘛啊?我就不信你不知道這樣吃虧的是誰!」

 

程泊懷不答反問:「喔?妳覺得吃虧的是我?」

 

語氣輕飄飄的危險,白芊環聽是聽出來了,卻還是一翻白眼回道:「難道不是?你要是真心想這樣做,願意投懷送抱的對象想必可以從你房間門口開始往外排,然後繞城一周不止,消息傳得夠廣的話搞不好還可以擠爆城市,你說這樣吃虧的是誰?」

 

「所以我這樣做妳不反對?」程泊懷又問。

 

「你!你講不講理啊?不反對我能跟你說這麼多?」不反對早就反撲了好不好!

 

「那妳為什麼不還手?」程泊懷的語氣聽起來怒氣值還是很高,而且逐漸有攀升的趨勢。

 

白芊環的怨氣也居高不下,自覺很有自知之明的說道:「我跟你打?你確定那樣不是找死?」

 

「在一個不熟的男人面前不知防備的衣服全濕,叫妳下線妳就照做,在可以實質性傷害到妳的情況下穿著清涼且沒有保留的房門大開,明知對方實力非妳所能及,卻沒有反對的讓對方進房,甚至沒有留退路的把房間門關上,在對方把妳壓在床上隨時能侵犯妳的情況下仍不知呼救,這就是妳所謂的反對?」程泊懷緊繃著一張黑臉,每數落一句語氣就越發冷厲。

 

「再加上……妳的房門都不上鎖的?」怒氣直逼臨界點,程泊懷的臉就貼在她眼前,寒意攝人的眼眸就直直的盯著她的眼。

 

白芊環咬著下唇聽完,心裡越來越虛,該說什麼?沒注意到?沒想到?聽起來蠢得像欲拒還迎,可卻是事實,她自己一個人習慣了,平時也沒遇過誰對她有意思,唯一一個王承翰還是別有原因的,聽說是很俗套的跟人打賭,她是真不覺得自己需要防備什麼。

 

眼神游移,很老實的說出心聲:「會對我有意思的,不是跟誰打賭,就是腦子壞了吧……」

 

程泊懷冷冷的聽完,腦內的理智線倏地斷線,微抬起壓著她的身體,空著的左手猛地撩高她的衣裙到胸部以下,然後飛快扯掉她最後一層防線。

 

白芊環尖聲叫道:「程泊懷──」程泊懷不為所動,堅固有力的壓制著她的雙手,擠開她的雙腿就要伸手拉下自己的褲頭。

 

都是鬆緊帶的內外兩件一起拉下肯定是非常輕鬆,手快一點也就一秒的時間,拉下來之後就現在這個貼近的角度要硬闖也絕對不會費力,左手碰到褲頭上,電光火石之間,門口傳來兩聲清晰的叩門聲。

 

「叩叩!」

 

幾乎同一時間,程泊懷迅速的將旁邊的棉被拉過來蓋住她整個身體,想到她毫不設防的愚蠢,又伸手將她整個人連人帶被包裹著抱在腿上,雙臂環著杜絕她掀開棉被的機會,然後扭頭看向房間門口。

 

蔚景榆皺眉輕咳一聲,象徵性的解釋道:「咳……房門沒鎖……」

 

「芊吶……需不需要我幫妳揍他?」童曦軒關切的看著白芊環,抬起一隻緊握的拳頭搖了兩下。

 

只露出一顆腦袋的白芊環嘴角抽了抽,腦門掛上一排黑線,殊不知門口那幾人腦後也是道道黑線……

 

此時此刻,面對眼前此景,他們有種必須要戳瞎雙眼的感覺……剛剛他們看到什麼了?!程泊懷、星逸,那個對誰都冷冰冰的冰山,對女性特別冷血的混蛋,居然準備強X一位高中女孩?!從那啥冷感的初哥一步飛躍跨向禁區,他們真的不是在〝酣眠〞嗎?!

 

一定是退出遊戲的時辰不對,眼前才會產生如此強大的幻覺……回想到剛剛聽到的對話,面對危機的某女孩居然說吃虧的不是她?!嗯……遊戲艙擺放的風水肯定也不對,才會連誇張的幻聽也發作了,一切都是假像,大家都在夢遊……

 

, , , , , , , , , , , , , , ,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