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欄

本網站作品(同人文與小說創作)著作權所有,首發於冒險者天堂www.ezla.com.tw

文章請留言告知並於轉載時註明出處後引用(請不要將作者名字改成自己的,尊重創作者=尊重自己) 

廣告性質與不當發言(攻擊性、辱罵等言詞等)留言必刪

聯絡方式:部落格或FB留言

‡偶爾會舉辦活動,請關注FB粉絲團(網址於下方)

冒天專欄: http://paradise.ezla.com.tw/modules/article/articl...

‡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lolilovelife

☆出版中作品:

ζ穿越變蘿莉(1~13正文完結)

★新書:

ζ網游類型:千幻-Unreal Life-(原:荒世千幻)

http://paradise.ezla.com.tw/modules/article/articl...

ξ活動與更新訊息ξ

∮千幻(網遊)連載中(部落格更新)

∮穿越變蘿莉2017年世貿一館書展,於8月12日上午10:30小夢會在展場攤位,大家有空可以來找小夢唷~

∮目前固定於FB粉絲專頁活動:https://www.facebook.com/lolilovelife

蘿莉13封面.jpg

LINE_P201784_215958.jpg

預購方式:(約8/16~8/18寄出)

穿越變蘿莉第十三集(小夢簽名+開卷驚喜、海報)--1份

定價:160元+運費:80元=240元(不管幾份運費不變)

匯款方式:

郵局700(龜山大崗)

戶名:徐婉榕(無摺密碼7496)

帳號:0121010-0364033

匯款後請務必在此區留言(已強制隱藏)格式:

收件人姓名:

郵遞區號:

地址:

收包裹之連絡電話:

數量:

匯款人及匯款銀行名稱:

備註:

 

本集簡介:

林日揚看見了歷史原本的走向,怎是個慘字可形容得盡,他感覺自實驗意外以來,包括自己穿成小蘿莉的悲憤都受到了撫慰……

為了創造盤古世界的未來,首先林日揚得先──

『殺了日神』

『搞爆盤古大陸』

『創世神皇煙滅回歸為本源之力』


眾:『……你確定不是來滅世的嗎?!』

林日揚:毀滅,致他愛的人,一個不是未來的未來。

 

本集試閱(一)

第一章 過去

 

一片白色與亞麻的肅穆人群中,一個不起眼的角落裡安靜的站著一名男子,不論是外貌、氣質還是衣著都與周遭人群隔隔不入,按理說應該十分受人矚目,但卻莫名不引人注意。

男子臉上有點疑惑也有些哀傷,好半晌才打破沉默喃喃自語:「奇怪,不應該是這樣……」他原本為了讓那人有個好的未來而插手某些事情,怎料不但沒有朝好的方向發展,反而更加淒慘,以那人的堅毅性格,居然落了個自盡的下場,就算他沒有親見他的遭遇,也能想像該是怎樣常人所不能忍受。

而從他搜集的相關記憶來看,簡直不忍卒睹……那人在他沒有關注的這段日子以來,遭人監禁藥淫,非自願致人受孕,監禁他的人不僅摧毀他的自尊,也同時摧毀他的理智,到了後來,甚至不需要再下藥,他也停不下來了……

 

終於,可以預見的結局,那人自盡了……死後屍體遭人侮辱性的吊在邊境城牆──戰國的,全身赤裸,全身汙痕彰顯了死前所受的遭遇。

因憤怒焚毀理智的天龍國以一種同歸於盡的架勢打響了與戰國的戰役,不擇手段、以役換役,大有死前也要拉你下地獄的瘋狂。

而今日,終於被奪回的『趙紫陽殘軀』送葬隊伍抵達京城,全城百姓自發性的卸首飾、更白衣,一股民族性的屈辱悲傷感瀰漫在整個京城甚至是整個天龍國,趙紫陽棺槨所經之處,無數人涕淚哀泣、低聲嘆息。

 

安靜目送的男子──日神,臉上也露出悲傷,逝去的生命已不可挽回,而且經過太久了,靈魂早已消散,他完全無能為力,愧疚的嘆息一聲,想了想,還是沒將真兇為朱襄國新王宇文承皓之事透露給趙氏皇族們,畢竟,他們也未必不知真相,一個戰國便已耗盡國力,無力再戰一個朱襄,日神到底還是不敢再干預了,復又嘆了口氣,轉身悄無聲息的消失原地。

 

這一個世界他嘗試『改變』然而失敗了,日神在一個又一個平行世界轉移,每一個世界他都或多或少做出了干涉,有些世界現階段看起來似乎不錯,更多的世界卻走向微妙甚至不大好的趨勢,彷彿他越關注趙氏皇族,他們某些人就會不同程度的走向毀滅。

其中悲劇最多的當屬『趙紫陽』和『趙紫雲』兩人,至於趙舜和夏竦,大多結局都是過勞死,夏竦死亡,華胥的結局便注定了,他不願意如此,卻很難改變已經發展的走向,他雖然是一方平行世界的盤古大陸之創世神皇,卻不是所有世界的創世神,事實上,就算那些聚星辰之力的神靈存在,也不會有他日神,他只在一個平行世界存在而已,因此他在別的平行世界可以做出的干預真的不多,而且可以停留的時間也非常短暫便會被排斥出去。

 

看了幾個下場不大好的平行世界後,日神猶豫了…是否不應該再繼續干涉下去,目前他可以做最多事情,也就是他存在的那個時空,他反而不敢做任何事情了。

這方世界,他思及夏竦與華胥是他穿越前生父生母轉世投胎,大概因為他與盤古大陸的牽絆,令他已逝父母轉世至此,他發現並非每一個盤古大陸都有他父母的轉世,極少數才有,夏晨星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他的妹妹,有幾個世界他停留時,這女孩兒正犯熊招禍呢,他順手幫了幾次,可看看這個世界的夏晨星吧……眾叛親離,慘死冷宮!還連累父母鬱鬱而終。

他想,莫不是因為她做錯事情時都沒有得到教訓,導致她變本加厲最後自食其果?不禁不寒而慄。因為他存在的時空中,他也干涉了夏晨星的命運,他讓皇宮裡幾根粗大腿(當然不包括不講理的那根老的)和其父母對她簡直下意識的無條件寵愛,也讓他人對夏晨星第一印象偏向好感。

現在想來,那名夏晨星越來越驕縱任性,還有暴力傾向……日神皺眉,煩惱了……

 

趙紫陽死法頗多的,過勞死、戰死、兇殺死、毒殺死、暗殺死、各種意外死、自盡死、營養不良死……等等若干種。

趙紫雲死法就單調多了,居然高達百分之八十都是一個套路──家人死亡後轉型成冷血瘋狂的變態,毀滅世界也毀滅自我。

第二高機率、也是唯二機率中其一便是──那啥人亡死,不是死在女人身上,就是死在那啥啥完沐浴之後就寢時,通常都發生在趙紫陽或其他兄弟死亡與女性有關時,觸發機率達到了百分之七十……那叫一個沒有節操、沒有下限!簡直淫遍天下,整個盤古大陸高層因為他家宅不合,烏煙瘴氣,更甚者家破人亡!尤其戰國、朱襄、聖武國皇室以及天龍國霸權類高臣家,中招機率百分之百。

就像此時他停留的世界,天龍國王上趙紫雲歿,卒年三十九,死因諱莫如深,但由於死法太過旖旎,還是有不少接近事實的流言被人口耳相傳──話說王上開始時是與嚴妃嚴涵吉、朱襄女王在御花園某處涼亭歡好,光天化日之下一點也不遮掩,本就因為朱襄女王造訪而久曠的後宮們哪還能忍,一個接著一個,最後引來『大型混戰』,王上來者不拒,用藥提興,沒日沒夜之後力盡而亡,也有傳言王上不是死於力盡,而是死於失血過多,據說王上臨死前,那處噴血如湧泉……

如此香豔的死法,為盤古大陸天龍國的野史,添下了濃重又恥辱的一筆突兀色彩。

 

日神在停留時間遠遠不到時便離開了,沒辦法,待不住呀!對於趙紫雲和他原身林日揚之間的情愫他還是略知一二的,因此每一次面對趙紫雲大都香豔的死法,真心想把他活了再劈一次,雖然他曉得這追根究柢與他出手干涉也有關係。

人家全家都死光了,還不許人發瘋,不許人淫亂嗎?!不同的是,發瘋之下的趙紫雲直接毀滅四國,淫亂之下的趙紫雲……天龍國尤其是皇室保守估計可一家獨大三百年,為啥?人家子孫滿天下呢!連朱襄儲君都是他的種,沒死的時候又攬了不少長久的利益……

天龍國滅亡的方式也挺一致,無非是權臣造反改朝換代,或者權臣與戰國或朱襄國裡應外合,皇室滅亡後又被入侵國一口悶的滅國套路。

日神覺得不應該再這麼干涉(禍害)天龍國趙氏了,可要他什麼都不做,又實在不願意看到那些悽慘悲劇的未來,進而他決定,不如針對他存在的這一方世界的問題,改變其中最大的不利因素──冰姬。

 

他轉換平行世界停留時,若是此方世界有冰姬存在,且達到為白龍而滅世的條件時,他就會出手干涉某一些他認為關鍵的事情,但是轉換間,他看見了驚人一致的未來。

由於日神將白龍神王殘魂融入世界,沾染了身帶他心口鱗而不斷轉世造孽的冰姬作為的因果,得到重生的白龍神王變成沒有神智的普通靈獸──小銀狼。

冰姬誤以為給她熟悉之感的小銀狼是她與白龍神王之子的殘留執念所化,就好比宇文承皓一樣,因此算計宇文承皓成為白龍回歸的重要引子之一時,小銀狼也赫然在列,可宇文承皓怎會分不出自己與不是自己的區別,他猜到了小銀狼其實就是冰姬發了瘋想救的白龍神王,報復性的先是假裝沒有記憶,助她毀滅眾神與盤古大陸諸國,達成目標後惡意的裝作中計,讓冰姬當著小銀狼的面再殺他一次,不僅如此,她還同時對小銀狼下手。

陣法成功發動的同時,宇文承皓惡趣味的笑得歇斯底里,冰姬一臉冷漠的私毫不為所動,她覺得也許是第一次殺他時導致他部分情感、靈魂缺失,可能還缺了點智商,這一世才會這麼喜怒無常、瘋瘋癲癲,不過她不關心這個,他只需要發揮作用便足夠了。

 

笑聲方歇,宇文承皓咂咂嘴,回想他此生也瘋得夠本了,瘋得六親不認、連自己都瘋得沒命了,可看著眼前在兩種截然不同的陣法衝突下,眼中似乎越來越有神智的小銀狼,無聲笑了。

值!

唯一遺憾的是,他不能親眼看見冰姬瘋完之後發現的真相,也許白龍神王唯一生機反被她了斷?也許白龍神王復活,可是覺對接受不了這一髒事做盡的神經病?無論哪種,都好有趣的樣子,可惜他看不到。

啊……也許還有一點遺憾,他那漂亮的狐狸精皇弟,即使被他大方的分享給眾人,他也很注意的將他保養得很好,他最愛看他在無數男女的饗宴中絕望卻又無法克制天性本能,他將心口鱗給了他,為了斷絕他自決心脈的可能,讓他只能沉淪到他不願意沉浸的汙潭裡掙扎。

他自己是不碰他的,只拿他來助興,真美,他想……可惜他也再看不到了……

 

沉浸在人生中最後回憶的宇文承皓和忙碌於維持陣法的冰姬並沒有注意到,原本沉睡著的小銀狼不知何時睜開雙目,眼中神采泛著不屬於獸類的靈智與震驚,他身為小銀狼時雖然神智受限,可卻不代表他不記事情,恢復神智的同時,也了解了這段時日以來,冰姬究竟做了什麼,現在又是什麼情況,而眼前將逝之人……是他白龍神王唯一血脈!他直接、也間接虧欠無可足以彌補之人!

心痛的注視了一派悠閒的宇文承皓一會兒,在身體與神力恢復到足以移動的同時,飛身一躍到宇文承皓身前,恢復了龍型法身將他盤在中間。

宇文承皓和冰姬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一愣,冰姬諷笑:「不要垂死掙扎了,沒用的,真不愧是你的一部分,一樣的苟且偷生。」

宇文承皓倒是很快就明白過來,好整以暇的回道:「您老可再仔細瞧好,這可不是什麼我的執念還是我的殘魂,我可是好心提醒了。」輕笑了幾聲,饒富興味的注視眼前期待已久的一幕。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你……」隨著龍軀不斷吸收未知來源的神力,冰姬馬上便注意到那神力便是來自她所發動的陣法──為了白龍回歸所發動的那個陣法!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法陣,又將目光移回眼前正不斷變大,也不斷變得令她更加熟悉的白龍!

白龍!這是白龍?!

冰姬張嘴卻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好半晌才終於放聲阻止:「白龍快停下來,沒用的!」

白色神龍沒有開口,只傳來隆隆的男音說道:「我不能讓妳再鑄下大錯,我不能讓我們的孩子就這樣死亡!」

宇文承皓卻不領情:「完全不需要,我對我這身體也沒什麼感情,您老還是留著力氣互掐吧。」

白龍目露悲意:「我的孩子……你的生命、你所缺失的,是為父僅能為你做的微薄之力了……」

「那盤古大陸你不管了?」宇文承皓根本無所謂被救與否,只覺有些無趣。

冰姬文言立馬吼道:「白龍,你若再死,我絕對還會不擇手段的喚你回來!絕對!我絕對不會放棄的!」語盡之際帶著明顯的哭音和瘋狂。

 

「冰姬,收手吧……」白龍神王勸道。

「我不,我為你做了這麼多,經過這麼多世,眼看就要成功了,我絕對不會就此收手。」冰姬語氣堅定的說道。

「為我?為了我……」彷彿嘆息……「冰姬,放棄吧,我不會復活。」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為了……是他嗎?!」哀怨的神情在看向明顯看好戲中的宇文承皓時,變得淒厲駭人,沉聲說道:「既然你要保他不願復活,那我就斷了這個礙眼的攔路石!」都是因為他!就是因為他!白龍才會遭受無情天譴,現在又是因為他!

「他是妳曾經那麼殷殷期盼的呀……」白龍語氣哀傷,冰姬當初為了孩子,不知道與他鬧了多久才如願,天譴也非他所願,他曉得一切不過是世界法則之力作用罷了,他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他將心口鱗給了她,就是希望能在微渺的希望中,萬一他回歸了,可以再見她,怎想事情卻演變如此……

 

冰姬放聲痛哭,哭聲中說不盡複雜情緒,最後只餘不顧一切的瘋狂,突然加大了陣法的催發,攻向陣中的宇文承皓。

白龍神王哪能再看兒子受害,哀嘆了聲,閉眼法身大放光明,璀璨耀眼的銀白神力擋下了陣法的攻擊!一瞬間,白色龍身就像耗盡了力量,一道又一道的裂痕開始在龍軀上顯現、蔓延,很快便碎裂成粉塵,包圍住宇文承皓環繞,陣法的光線在粉塵所過之處不斷消散,然後攏聚回宇文承皓身周,發出最後一道銀白色光芒後消失。

「白龍?」冰姬怔神的默立在空中,不久之後發出尖銳絕望的叫聲投入其中一個法陣,自毀消亡。

完好的宇文承皓愣愣的呆立了許久,過往的所作所為在白龍犧牲為他補上缺失的部分後,一幕幕閃現回憶在他的腦海,大多都還是沒心沒肺的漠視,畢竟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缺失了許多情感太久,某些觀點早已成為了他的淡漠本性。

只除了某人以外──宇文承德,他那漂亮的小狐狸精,是他在臨死前唯一會想起的人,唯一會感到遺憾的存在,而現在,他的小狐狸呢?

「小狐狸?小狐狸!」宇文承皓驀地清醒,顧不上琢磨充盈在他體內的龐大神力,一個動念便消失原地。

 

瞬間出現在皇宮中宇文承德寢殿內的宇文承皓並未看見所尋之人,左右張望了下,附近皆感受不到小狐狸的氣息,一個大步抓起因為他突然出現而嚇傻的一名太監,問道:「承德人呢?」

太監並未馬上反應,人都嚇到忘了跪了,還失神著呢,由於眼下寢殿內只有他一個人,宇文承皓不得不耐著性子催問了幾次,快要控制不住暴虐殺意時,這名小太監才終於哆哆嗦嗦的回神道:「啟、啟稟……陛、陛下下……殿下人在宴廳。」

宇文承皓聞言顫抖了一下,抿嘴問道:「何時去的?」千萬是剛去沒多久,千萬要是……

「前、前日午後去的,您、您忘了嗎?」還是陛下自個兒吩咐的呢,小太監年歲還小,不知輕重,壯著膽子疑惑的看了眼宇文承皓,驚訝的發現陛下的臉色慘白得嚇人,一驚得又低下頭去不敢再看。

「前日……」他回想起來了,那天他算準冰姬會來帶走他,臨行前做了最後的安排──讓所有對宇文承德有興趣的男人女人們都到宴廳赴宴,當然也少不了宇文承德這個主角,所有太醫都到宴廳備命,時刻維持宇文承德的精神、體力和保護他傷口第一時間受到治理,御膳房優先供給宴廳,尤其以宇文承德的特殊膳食為最優先。

今天是第三天了,他是抱著滿滿惡意下的指令,雖然他不能看見,卻也想試試擁有他心口鱗的小狐狸,能不能撐到把所有趴到他身上的人都耗死!

他知道如果他不在場,那些人的舉動一定會更加放肆,可這正合他意,他看過幾次小狐狸全身被利用到極致的景象,卻因為小狐狸當下反應太劇烈而未能繼續,這次沒了能阻止的他在場,他幻想著小狐狸會被弄得多艷麗銷魂,可是恢復情感的他後悔了……

 

宇文承皓僵立在宴廳大殿門口不敢邁步進去,因為神力進化的目力讓他清楚的看見大殿中央特地打造的巨大床榻上的景象,每一個細節都看得清晰不已,小狐狸被隱沒在諸多聲音之中的悶聲哀吟也聽得無比清晰,直到天色變暗,所有人都盡興脫力到兩旁去用晚膳,全身濕糊的宇文承德像爛泥般扔在大床上一動不動癱著,幾名太監上前開始為他清洗收拾,身體內外都當著眾人的面清理著,收拾乾淨後,幾名等候一旁的太醫擁上前診治。

就在太醫診治完退開之際,宇文承皓看見有幾名甚至隱隱搖頭或目露同情,心裡撕裂般的劇痛這才像麻藥退了似的湧現,不斷增強、增強,邁步走進殿裡,兩旁看見他後的行禮聲都聽不見也看不到,只看得大床上渾身赤裸雙眼無神流淚不止的宇文承德。

宇文承皓止步在宇文承德身前,世界彷彿一瞬間都安靜了,事實上,整個大殿的人確實都在暴走的神力之下『乾淨』了。

他在他身旁坐下,小心的抱起他擁在懷裡,輕聲喚道:「承德。」

依然兩眼無神流淚的宇文承德沒有反應,他喚了幾次之後便沉默了,其實早不知從何時開始,小狐狸就像行屍走肉一樣不管他的做為多過分,他都沒有任何反應,看不順眼他那副沒了靈魂般的面貌,他對待他便越來越過激。

他將宇文承德用外衣包裹起來,抱回寢殿更衣,因為這宴廳不會有正經衣服,他不願意再往他身上穿戴這些東西,接下來的日子裡他抱著沒有反應的他,先是在朱襄國境內遊歷,然後又開始造訪其他國家的景點,試圖以景色的美好讓他恢復清醒,他體內源源不絕的神力除了方便兩人瞬間轉移景點以外,也在宇文承皓日漸絕望的暴走下將一個又一個地方變成死地。

 

終於某一日,他醒悟到他已經不可能恢復正常,那些汙穢殘忍的記憶不可能抹去,因為有心口鱗保命,他只能用這樣的方式讓自己『死亡』,他帶他回到了皇宮在兩人還是小皇子時待的寢殿,摟著他將手貼在他的心口,沉默的坐了一天,催動神力取下了那片心口鱗。

「要忘得乾乾淨淨的,小狐狸,據說盤古大陸沒有輪迴不能轉世,人死後靈魂很快就會自然消散,那些汙穢的記憶也不會再留住了……」他俯首注視著開始抽搐著湧出大股鮮血和碎肉塊的宇文承德,雖然將亡,但流著眼淚的雙眼似乎亮了些。

「對不起,我知道你肯定聽了沒感覺,我愛你,我也知道你肯定不想聽。」說著溫柔的微笑了,將臉貼到他耳邊:「原來,我是真的很愛你,只愛你。」語畢沒勇氣再看他的臉一眼,將心口鱗摧毀之後,就這樣抱著他自絕心脈,饒是身賦神力,也擋不住他自己尋死。

宇文承德空洞的表情露出一絲眷戀和悲傷,下一秒便歸於死寂,幾乎是同時與宇文承皓一起失去生機。

 

宇文承皓死後,他體內的神力並未因此消散,反而釋放在天地間帶著無盡絕望、悲悽和暴虐,催生了無數負面陰靈、陰獸和諸多可怕的疫病肆虐整個大陸,所有生靈們在絕望中掙扎,道德與人性面臨了嚴峻的考驗,幾乎快失去希望,岌岌可危的戰戰兢兢求生。

在此間,還有一個絕望的靈魂求死不得,正是多次轉生的冰姬,因為催毀不了心口鱗而無法滅亡,卻又因為最後與陣法同歸於盡而損傷了心口鱗,不得轉世,一直以靈魂的狀態保持著神智不生不滅,看著恢復情感的孩兒痛不欲生最後自絕身亡,想到等同於被她殺死的丈夫,她後悔、絕望了,卻失去了永眠的權力。

看著這慘烈下場的日神害怕了,他怕在原來時空也出手干涉的話,會導致相同的未來,回歸時空之後,他消沉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在他的干涉之下導致不好的走向。

 

盤古大陸──原本就會誕生的世界,卻因為他的『催生』導致五行不平衡,更是又將原本應該成為穩定世界的力量的五行之力封印起來,另立支柱四方神靈,致使盤古大陸在五行失控後走向滅亡。

原本應該守護世界的紫氣在他影響之下生了靈智化形,成為失去保護世界本能的女媧和盤古。

想要改變的天龍國趙氏,未來卻變得更加不可預測,全都是糟糕的未來。

想要改變的冰姬和白龍,卻全都落得一致的下場。

這不是一個世界的結果,而是無數數不清的平行世界給出的結論。他怕了,在這原來的時空裡,他不敢再出手了,由於先前便出手干涉的幾件事──眾人對夏晨星的好感度、宇文承皓下意識的迴避實質傷害宇文承德、補缺了一點宇文承皓缺失的情感等已無法改變,他只能密切觀察而已,而且堅決只旁觀不出手,他不想再看見那些黑暗崩潰的未來。

索性主魂林日揚的到來潛移默化著許多人與事,讓他看見了改變未來、挽救世界的希望!

 

終於,時間順利的走到了他記憶中的尾端,世界沒有滅亡,宇文承皓這孩子雖然熊卻愛上了宇文承德,而且是兩情相悅,他也同時收穫了寶貴的愛情,因為這份牽絆,他沒有做出最糟糕的行為……雖然以現階段來看已經足夠糟心了,可畢竟沒有跟白龍同歸於盡,也沒有真的傷害過他所愛之人不是?多少還是有那麼點安慰的……

小銀狼,也就是白龍也在主魂的庇護下順利破繭化形,雖然還是幼生期,但充滿希望的前景可期,就算冰姬還是『又殺了孩子一次』,他相信被算計了保住宇文承皓靈魂的盤古也不會吝嗇保護宇文承德,甚至,他因此開始催生了保護眾生的念頭。

女媧在他的懇求下保住了夏晨星的主魂和殘魂白辰,他的妹妹還有未來,趙紫陽也並未對她絕情。

天龍國在主魂的努力和傲璿他們的幫助之下已經轉變為好的趨勢,趙氏皇室勢力也不斷壯大起來,想必未來朱襄國與天龍國的關係也會更加友好緊密,人家皇帝和『皇后』都賴著不走了,簡直不能更好,前提是朱襄國的人沒因為這熊孩子幹的好事而死絕的話……

 

眾星雖然一時與盤古大陸脫軌,卻因為冰姬的法陣而截留了投影的力量,在未來,會真正發展成盤古大陸的神靈回歸。

被禁錮的五行之力重新回歸天地,渡過了最開始衝擊的危險期,一切都會緩慢的步入該有的正軌,五行之力會成為穩定世界的靈力。

事情沒有走到絕路,一切都還是很有希望,所有他想保護的人,都保有著美好的單純與天真,世界也會更加精采,接下來,他做了最後一個很流氓的決定。

 

本集試閱(二)

被日神接回原來時空的林日揚等人,看完了日神的回憶之後,受到了不小的衝擊沉默許久。

林日揚──不是誆我的吧?日神是剛剛我那個傻呆蠢萌的殘魂變的?這凌亂的時間點和神突變,怎麼就這麼的玄幻呢?還有,敢情我是那根滅世的攪屎棍嗎?!做什麼毀什麼,難道我的衰竟然連變成創世神了都擋不住?!太悲劇了,為什麼要讓我知道啊啊啊──

此外最糟心的是……那啥啥人亡是什麼?淫遍天下?子孫遍佈?大型混戰是什麼?御花園play?死在女人身上?死在完事後?洩血如湧泉而亡簡直沒下限這東西了!趙紫雲你這沒節操的淫貨真是好樣的,之前就覺得你連番薯那貨都能啃,噁心得沒邊,沒想到沒有最爛只有更爛!幸好老紙男的,以後得閃遠點!掰彎?連窗都沒有!

 

感受到林日揚散發的怒氣和裝做不經意的瞪視,趙紫雲苦笑,扭頭對著他露出無辜和討好的表情,他真心冤啊!那都不是他啊!現在該怎麼破?莫名其妙就被小揚惱上了。

在另一旁,姚傲璿幸災樂禍,涼涼的說道:「自宮吧。」以示純潔。

林日揚:「……」

趙紫雲:「……」隨即誠懇及嚴正的對林日揚說道:「那些事我都沒做過,那不是我,我從來不把你和家人以外的其他人放在心上,連眼神都懶得多看,從不給人近身,不要說接觸,連身體都沒給任何人看過,當然,嬰幼兒時母妃和大皇兄看過,絕對身心乾淨,小揚不能遷怒於我。」

林日揚:「但你總笑啊,不是挺溫柔和善的嘛。」這人說起來也挺會招桃花,那棵聖誕樹番薯不說,在學院時也有許多女性青睞,哼!不論是哪個世界,趙紫雲這廝反正不都長這樣,很好嘛,雨露都灑得跟梅雨一樣了,那用爛得都噴血的東西還不是就長那樣的一根!

趙紫雲見林日揚神色糾結,知他鑽牛角尖了,特感憋悶的討饒:「那不是我,不是我啊小揚……」探試性的輕輕環住他,沒被反抗掙開而稍微鬆了口氣,只是喚道:「小揚……」

喚了幾次之後,林日揚終於繃不住了,沒好氣的怒道:「沒事叫啥!」

趙紫雲還是軟軟的喚他:「小揚……」喚得他對他惡狠狠的一瞪。

「小揚……我沒做那些事情,我沒有……」

好一會兒,林日揚才撇了撇嘴:「哼……」雖然是同一個音,卻聽得出軟化了許多,趙紫雲這才綻放柔和的笑容,說道:「以後我都不隨意亂笑了。」

林日揚沒說什麼,心裡一直梗著的怒火似乎消減了許多,他不曉得今日他這句承諾會造就出怎樣一座冰山,令他哭笑不得又說服無效,改變不了。

 

至於趙紫雲對於他的父親兄弟們,倒是沒多少擔憂,不說目前大局已有不小差異,日神的記憶也給出他明確該注意、嚴防的方向,擔心弄巧成拙?

日神雖然是創世神皇,但就心計上來說,咳咳……他不是有意不恭敬,實在是真的嫩了點……換作趙紫雲,分分鐘反陰無壓力。

他也並不將日神與小揚視作一人,對他而言,林日揚是獨一無二的,即使是殘魂所化,那也不是他!完全不擔心混淆。

反觀姚傻就沒那麼清醒,目光一直在林日揚與日神間轉換,那震驚迷茫的眼神,都快被他自己繞成漩渦眼了。

姚傲璿雖然也驚訝日神的真實來歷,卻也跟趙紫雲一樣,並未有任何混淆,他關注的反而是──情敵的重大破綻!哈哈!他就說人類不可靠吧!被他逮著機會了吧!

 

日神慈愛中帶著看傻孩子般的笑容──蠢紅,怎麼就不多關注一下你旁邊正在曖昧放閃的倆正主呢?都在走神啥?居然不第一時間阻饒人家描補?情場如戰場知不知道?希望不大啊……他可不是主魂那沒多少歷練的,雖然他玩*不轉心計,但也不是白活這麼多年歲的,一眼就看出主魂和趙紫雲之間的微妙變化,小紅倒底還是孩子氣了點,太純了,不能說他對主魂的感情不認真,只不過那心態還比較趨於搶喜歡的東西而不是愛人,輸得不冤。

暗自傳音給姚炤雅,讓他在未來傲璿失戀的時候多關照安慰安慰,姚炤雅掃了仍不斷討饒的趙紫雲和已經沒多少怒火的林日揚一眼,又瞥了眼同覺蠢的某鳥,幾不可察的點了點頭。

姚煞的思緒單純多了,在他的想法中,挑事的──打,危害的──滅!他*眼下安安靜靜的其實是在回想日神記憶中那些刺頭們,自個兒列了張揍人清單,本質熊的姚煞壓根沒管後續影響,他覺得那些鬧事的都打成含羞草不就得了?從根源上一勞永逸!不得不說,姚傻這推土機法子似乎還蠻有道理,就是應該得不到響應,雖然姚昊濤輕挑版的肯定會應和,但人家還有個嚴肅版呢!

姚昊濤沒什麼想法,一般嚴肅情況下,他都是交給嚴肅人格主導的,感覺他正勉力運算著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時半會還沒什麼感想,對他而言世界存亡重要多了。

季翩然──她還沉浸在震驚之中,自己居然是冰姬所拋棄的軟弱與部分情感,在白龍神力影響下幻化而成的神靈。冰姬,她的主魂居然這麼喪心病狂!她是倒了什麼楣居然跟個神經病同出一源?等等,小揚的記憶中似乎有個神話系的故事,內容大概是說全世界的靈智都出自同源,沒什麼大不了的,她瞬間淡定了,決定忘掉她有個兒子而且還是宇文承皓的這一蛋疼事實。

據說是白龍神王的小銀狼──人還小,只知道吸拇指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漫步夢遊~白日幻夢

白日幻夢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